自此之後,呢個班長就接受咗老麥嘅任務,開始乜都幫我手。小至借筆,大至趕走嚟串鳩我嘅蝦兵蟹將。個陣時,如果唔係佢成日幫我擋住個班人,我估我應該差唔多去自殺。

但係,呢個麥思宏,從來都唔係一個好人。

應該話,佢只不過係一班仆街裏面,冇咁仆街嘅人。

「康洛文呀,你等我一陣,我去搵麥 sir 攞啲嘢先,整間再教你數。」佢一支箭咁行出去。

等咗一陣,我突然覺得有啲急,所以行咗出去班房,諗住去廁所解決。



點知,比我見到麥思宏,同另外一班人一齊。兩邊似係傾緊一啲嘢,而另一班人之中,有八婆。

「班長,你嗰邊搞成點?」

「咪都係咁。不過,你真係覺得咁樣係好?」

「你唔好唔記得佢係邊度嚟至得架!佢喎!」

麥思宏好激氣:「我梗係記得啦!但係,你唔知咩叫反作用力咩?你施加壓力越大,你受返嘅力只會更大。我地玩太大,最後唔會係好事。玩夠就收啦,好冇?」



「講到尾,你都只不過係唔想賴屎上身姐!你唔想玩落去就出聲啦!」

八婆拉埋佢班朋黨離開現場。而我終於知道,其實麥思宏都係呢班藍血貴族嘅一員。

但係我唔怪佢。至少佢係呢個已經接近失控嘅情況底下,嘗試維持自己嘅地位之餘,亦都保持人類應有嘅理智。

而佢都做得好成功,令我有一刻相信過佢,相信呢個問題會可以解決到。

麥思宏並唔知道我聽到佢地之間嘅對話,而我亦都冇同佢講。佢照樣幫我,我照單全收。咁唔代表我認同佢嘅行為,只不過我唔想佢難做姐。



自此之後,我任何人都唔信。只有自己先可以保護到自己,要幫助嘅,就搵運氣。

嗰班契弟一嚟,我冇再捱打,而係自衞反擊。佢玩我書包,我直接摷佢春袋,就係咁簡單。

去到 form 2,佢地終於唔夠打,停止對我嘅戰爭。我似乎獲得勝利,但係兩年以嚟嘅慘烈戰爭已經令我臭名遠播。我獲唔到應有嘅尊重,只有追求暴力。去到當日我比人踢人出校嗰日,現實先再一次整醒我。

「就係咁。」

申屠即刻拍一拍我膊頭:「你真係堅勁。比着我都未必有咁嘅膽量。」

Yvonne 甚至聽到眼濕濕:「康洛文,估唔到你受過咁嘅經歷。」

「而家都冇嘢啦。喺呢到,我似乎搵得返我嘅地位。」

「冇錯,你幫咗我地好多。」陳天元難得正經。「你又幫我地補習,又捱義氣,而且唔會囂張。」



「唔好咁講,係你地改變咗我。你地令到我搵到人生嘅意義。如果我冇嚟到呢間學校,我估我仲係喺街邊同人開緊片,等比人打死。」

「咁講嘅話,文哥你要請我地食飯啦!」

「屌你啦申屠。咁講嘅話,今日我嗰球入波,你全隊都要請我食飯啦!」

(鍾意嘅,記得追稿!)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