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吓等吓,同莉曦吹過幾次水,增進下感情之後,終於到今年第一次社際比賽。話時話,雖然我叫洛文,但係我唔係Dennis Rodman,我反而鍾意踢波多啲。而呢一年第一個社際比賽,正正就係足球比賽。
 
開會既時候,鄧國燊對呢次比賽顯得好緊張,甚至連講野嘅方式都好似變左另一個人咁。
 
「喇,我地就要係聽日交報名表,如果唔係就會當棄權處理。我當然唔想我地第一次社際比賽就棄權,所以我地要快啲決定隊伍嘅名單。」
 
「社長,我地不如揀一啲有入足球隊嘅社員啦!」我知道天元哥嘅潛台詞係「揀我」。身為足球隊隊員嘅佢,自然想有份玩。
 
「好!陳同學提出嘅意見真係有建設性!」講完之後,社長先生意氣風發 ,跟住離開左會議室。
 


冇幾耐之後,佢又返番黎,手上攞住張紙,仲話:「我頭先揾左足球隊嘅教練吳sir,佢比左張名單我。而我宜家已經有9個人選,因為我地今次比賽係7個正選加3個後備,所以我地仲爭一個人。」
 
聽到佢咁講,我feel到我嘅機會黎喇。
 
機會黎喇,飛雲!
 
「其實社長,我係XBS嘅時候都有入足球隊,仲係正選,只不過宜家我想專心係學業,先冇入到。我相信我技術冇退步到。」
 
 「洛文哥,XBS足球隊好似係學界三連霸架喎!你仲要係正選添!你實冇問題!」
 


 所以係適當嘅時候,有好似天元咁嘅人同你講好說話,係一件好事。
 
「係呀,上年學界精英賽決賽我入過一球,仲係MVP。」
 
 「既然係咁,睇黎我地最強之人已在陣中。康同學,加油!」
 
 第二日,學校門口附近既壁報版多左四張紙,而呢四張紙裏面,最令我注目既,除左係我個名之外,就係:
 
 「黃社
·


·
·
No.10 申屠子成」
 
 「萬眾期待嘅抽籤儀式即將開始!我地將會以抽籤決定兩場四強嘅戯碼!」
 
 「第一支隊伍係……紅社!」
 
 「紅社嘅對手將會係……藍社!」

「喂Sky,我唔太熟你地,我想問藍社足球勁唔勁架。」 我問坐我隔離,一齊睇住抽籤嘅天元。

天元即刻除低佢副眼鏡,自信心爆棚:「放一百萬個心!唔好唔記得紅社有我」 

足球隊嘅人啤一啤佢,天元自然淆一淆底。 「—同你,仲有其他足球隊嘅精英,再加上藍社本身實力唔強,所以入決賽,應該無難度!」 



「咁我就聽你講,放足一百萬億個心囉喎。」

兩日後。 

「45,46…」 

「唔掂啦文哥!放過我啦!」
 
「唔係呀嗎?仲話自己足球隊精英,連50下掌上壓都做唔到?」 「我真係頂不順啦,我唔係XBS出黎呀嗎!」 

「唉,算啦算啦,今日到此為止啦。」 「謝主隆恩!」 

其實,我真係有啲擔心,擔心我嘅大計會因為比賽而失敗。 



終於,到比賽日。 

「各位觀眾!今年社際足球比賽第一場準決賽,藍社對紅社即將開始!都咪話唔期待呀!」

學生會評述係賽前嘗試帶動氣氛,而睇黎佢都十分成功,同學都唔理附近友愛嘅熱心街坊,落力打氣。


望住班同學幫我地打氣,我諗番起以前係XBS嘅經歷。講真,以前邊撚個會理課外活動?個個淨係識讀書,番屋企就做功課。我唔係話讀書呢樣嘢唔好,只不過咁樣讀,遲早都會死。所以黎到涼糖清夷,雖然佢地讀書唔算好叻,但係佢地嘅生活肯定比嗰班所謂「未來精英」更加多姿多彩,亦都會更加開心。至少,佢地知道,生活係唔止讀書,仲有好多好寶貴嘅野。 

「ok未?」 「ok啦球證。」 

「嗶---」 

紅社鬥藍社,正式開始! 

我今日打中場中,前鋒有唔係幾識入波嘅陳天元,左右兩個中場就係中三孖寶---莫錦佳同黃展賢,仲有後衞陳振銘同梁志仁,而龍門就係文以立。除左我之外,全部都係足球隊嘅人! 



對面嘅人我唔係幾識,不過有一個我一定認到,就係我嘅同班同學白文翰。睇佢個樣斯斯文文,估唔到佢係打龍門!睇佢個樣就有姿勢,唔知有無實際?

 講多無謂,踢波最實際。一開波,天元驚驚青青,即刻回傳比我。我都知靠佢一定死,所以自己帶波向前,連扭過兩個球員,再比黃展賢。佢攞到波之後,簡直係無視防守,又爆兩個,仲帶左入禁區。黃展賢,爆佢! 

「阿賢,波呀!」 天元都趕得切入禁區,仲諗住攞波射!展賢都好大方,斬球靚波入禁區。 不過,你就好人,信得過佢啫,我就信唔過喇!當陳生仲等波到嘅時候,我已經衝上前。蓄勢待發嘅我拉弓一射!

 個波係禁區邊直飛楣底死角入網,白文翰都只可以做觀眾。如果阿叔仲在生嘅話,一定會大讚呢一球! 

紅社啦啦隊即刻歡呼,為我呢一球吶喊助威。 

入左一球,你問我夠皮未?梗係未! 

35分鐘後,上半場完。 紅社3-0藍社。其中兩球係我入嘅,包括一球罰球直入。而另外一球,就係陳天元入嘅十二碼,仲要係我博番黎嘅。 上半場,簡直係我嘅表演時間。 



既然上半場咁犀利,唔洗問阿貴,都知最後點啦,係咪? 

「嗶---嗶------」 全場完。 

紅社啦啦隊除左歡呼,就係大嗌: 「6比0!」

 我完成帽子戲法,而黃展賢亦得償所願,憑住佢嘅速度入左兩球。 

唔好話看台上面其他三個社,就連我自己對呢個比數都有啲驚訝。雖說我對自己都有信心,但係兩邊實力差距真係未免太大。 

Yvonne 趁我地啱啱坐低抖抖嘅時候衝左出黎,仲攞住一大堆嘢飲。 

「各位精英中嘅精英,我都知你地踢左咁耐都好攰架啦,我就買左幾支嘢飲過黎,就當係我呢個啦啦隊長慰勞下你地,好冇?」 

「多謝慌張姐!」 

「……嗱,呢支你嘅,呢支你嘅……呢支,就係呀文嘅。」 

咦?大支裝寶礦力喎。 

「喂!有冇搞錯!點解康洛文個支咁大嘅?」

 「我支野係大啲架啦,你恨唔到架啦。」

 呢個時侯,Yvonne 突然一個微笑,令到我地七個都呆左一陣。不過,我係最早醒嗰個,因為我知我嘅目標係邊個。 

「做咩呀?慌張姐都昅?前世未見過女人呀?」 「哈哈哈……屌...」 

正當我都笑埋一份嘅時候,我嘅後腦遭受到類似拳頭物體嘅襲擊。好撚痛呀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