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師父偏偏要我帶你去那個偏僻的地方呢。」
 
起程後還沒有過三刻鐘,松子桑就已經自言自語地抱怨起來。
 
「可能所有弟子裡面二師兄最空閒吧?」游同塵回應道。
 
「哼,我可不像你那樣每天只是打坐跟睡覺。我要做的工作可多了。」
 
「例如呢?」
 




「最近魔教越來越猖獗,除了不久前魔教的人殺了我們弟子,其他門派也有跟魔教衝突的報告。」
 
說著的同時,松子桑心想如果游同塵某天在山頭被魔教中人殺死就好了。
 
「其他門派也有弟子被殺害嗎?」
 
「武林五大派除了八八門之外,在神農宮、白鹿派、巫山派附近都有目擊到魔教的情報。」松子桑補充道:「但就算是魔教,他們亦不敢招惹八八門。」
 
「八八門」全名是「八卦八詐門」,乃武林公認最強的門派。自從有武林五大派的稱呼以來,武林盟主一直都是由八八門所壟斷。當今武林盟主也是八八門的現任掌門,是武林中唯一達到等級40的人。
 




「要是八八門這麼厲害,為什麼還可以容許魔教胡作非為呢?」游同塵問。
 
「魔教中人行事鬼祟,哪有這麼容易將他們一網打盡。所以我才忙過不停啊!」始終是徒弟輩中排行第二,一個月前臨湘劍門弟子被殺的事件,松子桑在公在私也不能袖手旁觀。
 
由芙蓉峰到朱陵洞,全程要翻越不少山峰叢林,這路程對於游同塵可不簡單。不斷走,走了一個時辰左右終於來到朱陵洞前。朱陵洞雖然也叫水簾洞,但由於好一段日子沒有下雨,所謂的瀑布到處都找不到。
 
「唉,這地方跟普通山洞有什麼分別。」松子桑嘆氣道。
 
游同塵心裡面也同意松子桑的話,但既然是師父吩咐,就進去看看吧。
 




「游師弟,把你帶來這裡我的任務就已經完成了。」 松子桑對游同塵白眼說:「你這個等級1的就在裡面慢慢打坐吧。打坐完就自己回來,我可沒有空再替你帶路。」
 
「我已經把路記下來了,不用勞煩二師兄。你就繼續去調查魔教的行蹤吧。但要當心,畢竟不是每個人都能夠在兇臉人前活下來,尤其你比起他還是弱得多。」
 
「嘖,二師兄做事不用你說三道四。」
 
 
松子桑離開朱陵洞,獨自沿路返回臨湘劍門。走了半個時辰,在叢林山路的遠處看見兩個背著刀的男人。
 
松子桑從二人背後觀察,並心中盤算著:「等級15、等級16,不是平民百姓,但也不像是魔教的人。」
 
松子桑因為要替游同塵帶路浪費了人生的兩個時辰,原本已經心情煩躁。於是他對二人大喝並打算發洩怒火。
 
「前面的兩個人,背著武器走在臨湘劍門附近有什麼企圖!」
 




豈料兩個背著刀的男人一聽到松子桑大喝竟拔腿逃走。松子桑見狀,就運功踏在地上,枯葉如水花濺起,轉眼間就飄到二人的眼前。
 
「還想往哪裡逃?」松子桑瞪眼二人。
 
「只不過是一個人,別太囂張!」
 
二人隨即拔刀跟松子桑對峙。
 
──嚓的一聲,血花四濺,地上和樹上的葉片都沾上了二人的血。
 
松子桑雖然之前在逍遙殿上出醜,但他的武功卻是真材實料。若論等級,那兩個人其實跟松子桑不是差太遠。但他們真正的實力差距在於內功修為跟外功劍招。松子桑最擅長的「萬里歸雁劍」快如無影,持刀的二人還來不及反抗就死在松子桑劍下。
 
「來看看這兩個雜碎有什麼企圖。」松子桑走近二人屍首,接著在其中一人的腰間搜出了一份筆記。
 
「看來他們只是普通的山賊……原來衡州城附近還真的有山賊,我以為只是凶臉人為了把我們弟子引出來而設下的陷阱。」




 
松子桑仔細查看筆記,發現山賊正在尋找衡山上的某個寶物。松子桑冷笑一聲,然後把心一橫,就在筆記上動手腳。
 
『寶物就在紫蓋峰朱陵洞內。』
 
松子桑再把山賊的筆記放回屍體的腰間。一切大功告成,就等山賊的同伴發現,然後幸運或者不幸的話山賊就會跟游同塵碰上。
 
「不知道會是我幸運還是你幸運了,游同塵。」松子桑內心對游同塵的怨恨也越來越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