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逍遙殿上游松對劍的三天後,掌門水中天召喚遊同塵到書房裡。
 
「讓我再確認一次,你的等級上限真的只有等級1嗎?不是因為偷懶不練習所以才沒有升級?」
 
雖然每個人都可以看穿對手的等級,但等級上限就只有當事人自己清楚。
 
「嗯……雖然不是什麼光彩的事,但我的等級上限確實只是等級1。」
 
「大概是這樣吧。正常來說你幾天前跟松子桑對拆十招,要是可以升級早就應該升級了。」水中天若有所思,「我這樣問只不過感到好奇,因為我從來沒有見過上限等級1的人。你自己有沒有什麼想法?」
 




「我真的沒什麼頭緒……我沒有見過我的父母,小時候也是跟其他孤兒流落街頭。當時雖然經常跟其他小孩打架,但一次都沒有打贏過。到我懂事之後我就發現其他小孩的等級都比我高,而我一直是等級1。」
 
「好,我了解。可是你也知道臨湘劍門是武林正派,每名弟子都有責任維持天下正道,幫助弱者。只不過你現在太弱了,要履行義務之前一定要提升自己的實力。」
 
「望師父賜教!」遊同塵一聽到可以變強就掩飾不了內心的興奮。
 
「習武之人要提升實力主要就是兩個途徑:練等、練武功。既然你不能跟隨其他弟子練等,就只好依自己的方法練武功。」
 
「會學習新的武功?」遊同塵緊握著拳頭。
 




「否,本門等級1能夠練習的武功你都已經接觸過了。接下來你只可以反覆練習那幾門武功。」
 
所謂幾門武功就是利涉湘川劍、秋雁步法、衡湘心法。
 
「如果我把這三道入門功法練好就可以變強嗎?」
 
「入門的劍法套路始終有其極限,但內功心法是無窮盡的。」
 
周天運行,有如日月星辰的運轉從不休止。這是跟等級沒有關係的,所以理論上即使是等級1他的內力也沒有上限。
 




水中天說:「但以你的等級只能夠領悟到衡湘心法的第一層。因此你經脈的真氣循環會比其他人慢得多,內力就不容易累積下來。」
 
「那怎麼辦?」
 
「唯有用時間與努力去補救。你每天至少要花五個時辰打坐修練內功,不出二十年,你就有能力跟山賊對抗。」
 
──練功二十年才能打贏山賊嗎!
 
「不、不……二十年也太長了吧!」游同塵百感交集,用這種代價變強不懂得應該要高興還是怎樣。
 
「可惜目前你沒有其他選擇。」水中天的語氣沒有留下任何懸念。
 
「那麼……弟子應該是時間要去打坐了吧……?」畢竟每天要打坐五個時辰。
 
「不用急,我還沒有把話說畢。即使是打坐練氣,衡山上也有比芙蓉峰更適合的地方。只不過來回那地方要上兩個時辰的路程,一般來說都不會特意到該處修練。」




 
但是對於先天不足的游同塵來說就顯得很有需要了,水中天大概是這樣暗示著。
 
「那裡是怎樣的地方?」
 
「洞天福地,三十六小洞天。第三洞,南岳衡山,周回七百里,名朱陵之天。」
 
朱陵洞天向來是衡山的風水寶地,位於紫蓋峰下,泉水從峰頂飛流直下宛如銀河落九天,形成的水簾絕壁叫人把朱陵洞亦稱作水簾洞。
 
水中天補充道:「如果你可以潛心於朱陵洞天修練內功一定會比較有益,不過就先要摒除雜念、告別平常的生活。」
 
一天只有十二個時辰:打坐五個時辰、來回朱陵洞天兩個時辰,剩下的時間就只是足夠起居作息。換言之人生就是打坐練功和吃飯睡覺,然後重複二十年才能夠打贏山賊,難免讓人感到沒趣。
 
「你先到朱陵洞天看看,然後再決定吧。」水中天對游同塵說。
 




「好的,其實只要是能夠變強我什麼都願意做!」重點是游同塵自知沒有其他辦法,只好聽天由命先答應掌門的提議。
 
「不錯的志氣,我帶你去找松子桑讓他為你帶路吧。」
 
「欸?」
 
「有什麼問題嗎?」
 
雖然臨湘劍門上下都看得出游松二人自比劍之後心存芥蒂,但水中天卻不以為然,經常要二師兄照顧游同塵。游松二人理所當然只能從命,松子桑亦只能無奈地就帶著游同塵離開臨湘劍門,前往三十里外的朱陵洞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