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望著周圍的景物,難以想像紫蓋峰的山洞之中竟然隱藏著這個神秘的空間。陵園左右分成兩個區域:左邊都是人工建築物包括巨岩墓碑與小珣居住的木屋;而右邊則是一片綠洲,陽光穿過石窟頂的隙縫照在草地上,與陵園中央的地底湖形成了童話一般的仙境。
 
游同塵心想,這裡才是真正的朱陵洞天福地吧。那麼眼前的女孩又是仙女嗎?沒有等級這件事讓游同塵十分在意,於是忍不住開口問。
 
「小珣妳沒有等級嗎?」
 
小珣歪頭一臉疑惑,「等級是什麼?」
 
「咦?等級就是……等級啊。」
 




「嗯?小珣一直都生活在陵園裡,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是怎樣呢。」
 
看來游同塵的常識並不適用於小珣身上,他只好轉換話題:
 
「那麼,妳知道怎樣離開這兒嗎?我想我要回家了,謝謝妳幫助我脫險。」
 
「不行!」小珣立正起來,像貓咪般弓著背豎起尾巴警戒,「大哥哥不可以離開這裡啊!娘親吩咐過不可以給外面的人知道陵園的存在。」
 
「可是……難道妳打算一輩子也留在陵園嗎?」
 




「這裡很好很漂亮啊,又有什麼不好呢?湖裡的魚也很美味喔,大哥哥留在陵園一定不會後悔的!」
 
「這裡沒什麼不好……只是外面的世界更加有趣嘛,也有更多其他好吃的東西。妳就不想到外面看看?」
 
小珣猛地搖頭,「娘親說過我們一族有責任要守護朱陵大帝的陵園。小珣只能說是朱陵大帝的奴婢,亦不能不聽娘親的話……為什麼大哥哥不喜歡留在陵園呢?大哥哥不喜歡跟小珣一起嗎?」
 
「怎麼會?能夠跟小珣這樣可愛的姑娘一起我自然十分歡喜。只不過就我們倆也無法一直守護陵園吧,不是到外面找更多人幫忙比較好?」
 
「說起來,娘親說生小孩子也是作為守陵人的義務呢。」小珣水靈的雙眼直視著游同塵問:「大哥哥你知道怎樣生小孩子嗎?聽娘親說好像需要大哥哥的幫助喔。」
 




游同塵凝望著小珣嬌小的身軀,雖然帶點稚氣但已經是一位十分吸引的少女,這應該跟自己的性癖沒有關係,大概。可是面對這樣純真的女孩,游同塵在禽獸與君子之間做了一個取捨:
 
「聽說好像只要親嘴就會生小孩子。」
 
突然間柔軟的唇輕碰著游同塵的嘴,少女的香氣仍殘留在空氣中。
 
「像這樣嗎?」小珣微笑著問。
 
「嘛,大概是這樣吧。」
 
「嘻嘻,那麼大哥哥就要留在陵園跟小珣永遠在一起呢。」
 
「喔……」
 
游同塵實在拿小珣沒轍,唯有暫時留在陵園,之後再看有沒有其他辦法吧。而且最壞的情況也只是跟小珣生小孩而已,聽起來好像也不錯,至少不用帶著等級1的身分回到外面殘酷的世界。




 
──不行,我的夢想不是這樣。
 
游同塵心裡想著:「還是想辦法帶小珣離開這裡吧。」
 
 
夜幕低垂,地底湖上剛好映著月亮的倒影。小珣帶游同塵參觀陵園後便坐在草地上烤魚準備晚飯。
 
「很香的味道。」
 
「希望游哥哥也喜歡吃小珣燒的魚呢。」
 
小珣一邊說,一邊用類似香草的植物為烤魚調味。
 
「說回來這陵園的設施很齊全呢。」游同塵回想起剛才的參觀,「有點好奇那塊巨大岩石好像有石梯通往地底,究竟裡面又會是怎樣?」




 
「那裡是朱陵大帝的陵墓,小珣也沒有進過去裡面喔。」
 
「說起來朱陵大帝是什麼大人物?」
 
「那個嘛……好像是很久很久以前一位很厲害的王帝,用醫用毒用劍也很厲害。不過所有關於朱陵大帝的東西都一同收藏在陵墓裡呢,聽娘親說陵墓內還有一把只有朱陵大帝才可以揮舞的寶劍。」
 
事實上「朱陵」此地原為「祝陵」,乃祝融氏之陵。
 
「寶劍嗎?或許就是山賊要找的寶藏呢。」
 
「但即使是游哥哥也不可以打寶劍的主意啦!」小珣鼓著腮假裝生氣,但那可愛的臉蛋反而令人想親下去。
 
「嗯,我不會打寶劍的主意。」此刻游同塵只是打小珣的主意就已經足夠了。而且既然是寶劍的話大概也會有等級限制, 游同塵要駕馭寶劍恐怕是不可能的事。
 




「真的嗎?因為陵墓裡面有殺人的機關,游哥哥千萬不要入去裡面啊。不然小珣會傷心的!」
 
「放心吧,我只喜歡看見小珣高興,不會讓妳傷心的。」
 
「嘻嘻。」
 
 
如是者,游同塵跟小珣共度了一星期優哉游哉的光陰,生活甚是寫意。可惜這只不過是暴風雨的前夕。這個時候他們還不知道因為游同塵在山賊眼前失縱而曝露了陵園的位置,山賊闖入陵園也只是時間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