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呯呯呯!
 
「什麼聲音呢?好像從陵園的入口傳來?」游同塵問道。所謂入口就是指一開始讓他跌進陵園的機關門處。
 
「嗯?我去看看。」小珣跑到入口旁,然後從石壁的小孔隱約看到機關門外──很多山賊正在鑿向石壁,看來他們已經發現陵園,而且還開鑿了好一段時間。
 
「游哥哥!之前追殺你的人好像發現這裡了!」小珣大驚道。
 
游同塵臉色一沉,「大概都是因為我,害到陵園的位置曝光了。」
 




「別這樣說,是小珣自己決定要帶游哥哥來陵園,跟游哥哥沒有關係啊。」
 
「可是該怎麼辦?他們人多嗎?有能力強行闖來這裡?」
 
「小珣不知道……小珣第一次看見有外面的人入侵。」說著同時,小珣的雙手亦不停地顫抖著。
 
然而,當鑿壁的聲響越來越清楚,也說明了外面的山賊快要把機關門鑿開。
 
游同塵靈機一動,就問小珣:「妳不是說過陵墓裡面有殺人的機關嗎?我們可以利用它來消滅外面的山賊?」
 




「那個……機關是會把陵墓裡面的人殺死,但要先把山賊引進裡面。」
 
「這個應該沒有問題吧。反正他們是來搶寶物的,只要我詐降帶他們入去陵墓拿寶物,他們也不會懷疑我吧。」
 
「可是……這樣做游哥哥也有危險啊。」不知不覺間,小珣已經哭了出來。
 
「但只有這樣做才能夠保護到陵園和小珣。」游同塵輕撫著小珣的頭,「妳告訴我陵墓內的機關是怎樣吧,我事先知道就有方法避開機關。」
 
「不過……」
 




鑿壁的聲響繼續在洞窟內迴響,看起來山賊就快要闖進來。
 
「時間無多了!小珣妳相信我吧!」
 
小珣哭著說:「那個……陵墓內其中一間供奉著朱陵大帝石像的地下室,其寶劍就是放在裡面的石棺內。然後一旦石棺被打開,毒氣就會立即充滿整個空間。聽說只要吸一口就會立即毒發身亡。」
 
「只要我閉氣走出地下室就沒有問題吧!」游同塵故作鎮定地說。
 
「游哥哥你真的要這樣做嗎?」
 
「嗯,小珣妳先躲起來。這裡交給我就好。」
 
「不過!」「小珣妳聽大哥哥的話吧,很快我就可以處理好那些壞人。」
 
游同塵拖著小珣回到她的廂房,並把她藏到橫放在地上的衣笥內。




 
「游哥哥萬事小心……」
 
「嗯,很快我就會回來接妳。」說畢,游同塵便把藏著小珣的衣笥蓋上。而同一時間,山賊亦已經衝進陵園內。
 
「就是這裡嗎,」山賊的首領並沒有特別高興,「把這裡徹底地搜一遍,找到寶物之後就回去交差吧。」
 
還在小珣廂房內的游同塵深呼吸一口氣,然後走出屋外,假裝驚訝地道:「又、又是你們嗎?」
 
「哦,不就是之前那個等級1的臨湘劍門弟子?」山賊首領望著游同塵說:「你果然是知道寶藏的秘密吧。」
 
「我……也不瞞你說,我是聽命守護陵園的人,我自己也是身不由己啊……」游同塵說:「就不阻各位大爺,只要你們肯放過我,寶藏什麼的就交給你們啦。反正又不是我的東西,我一直守在這裡也沒有好處。」
 
其他山賊竊竊私語,好像有點懷疑游同塵的話。
 




「各位大爺大可以把我雙手綁起,然後我再為你們帶路拿寶物。這樣就不用擔心吧?況且你也看見我只有等級1,我想反抗也打不贏啊。」
 
山賊首領考慮了一會,然後答道:「好吧,就按你的提議去做。但要是你想弄什麼花招,當心我的刀把你的頭顱砍下來!」
 
「啊……啊,當然了。」游同塵口齒不清,並覺悟到現正在賭命,唯有看一步走一步。
 
用麻繩把游同塵的雙手綑綁後,山賊首領便命令手下:「你們跟那小子走,我自己在周圍逛逛。」
 
「欸!」游同塵掩飾不了自己焦急的心情,「為什麼不一起跟來呢?」
 
「本大爺就是喜歡隨意逛不行嗎?難道這裡有什麼東西收起來不能讓我知道?」
 
「當、當然沒有了!」
 
「那你快點在我的視線範圍內消失吧!」山賊首領厲聲呼喝,游同塵只好無奈地帶著其餘的山賊走到陵墓的石梯前,一步一步地走向地底深處。




 
石梯非常狹隘,只能容納兩個人並排走。游同塵帶著二十多個山賊一直往下走,走約一百級就走到底了。因為游同塵雙手被綑綁,旁邊的山賊只好替他推開眼前石門,塵埃四散,在石門背後就是一條長長的走廊。
 
走廊左右有不少石室,看來都是用作存放陪葬品之類的。而在走廊的盡頭卻是一個與眾不同的空間──一尊等身大的石像坐鎮石室正中央,還有一副石棺,這大概是小珣所說的毒氣機關室吧。
 
「那石棺裡面放著的,就是傳說中朱陵大帝所用的寶劍。該寶劍也是這個陵園裡面最珍貴的寶物。」游同塵向眾山賊解釋說。
 
「那麼你還不快去把石棺打開!」其中一名山賊罵道。
 
「我的手被綁著,打開不到石棺啦。」
 
「真是礙手礙腳,讓我來吧。」另一名山賊不耐煩地說。
 
游同塵聽後便悄悄地退後數步,慢慢向石室的出口靠攏。
 




山賊用力一推,石棺蓋就應聲掉到地上。同一時間觸動機關,室內一息間煙霧迷漫,游同塵知道毒氣開始充斥整個空間,就立刻跑向出口──
 
「砰」的一聲,門口猛然落下一道石門!其墜落聲響有如千斤之重,把所有人包括游同塵都關在石室內。
 
「該死的!放毒氣就要關門嗎,可惡啊!」游同塵一邊閉氣,一邊心裡咒罵自己的笨拙。
 
他奮力推著石門,但石門沒有移動半分。此時石室內的山賊一個接一個口吐白沫倒在地上,彷彿同樣看到了自己的下場游同塵就腳軟起來,跪在石門前。
 
「不行,小珣還在外面等著我……而且還有山賊的首領在外面,小珣一個女孩太危險了!」
 
事實上,游同塵最擔心的事情已經發生了。
 
地底陵墓外,山賊首領在陵園周圍逛著,很快他就意識到這裡肯定不止是一個人生活的。簡單地看廂房就有兩間,而且都最近有人在用。所以那小子不可信,他一定有什麼隱瞞著。
 
山賊首領不經意地走到其中一間廂房,這裡正正是小珣匿藏著的房間。
 
小珣抱著自己,一個人躲在黑暗的衣笥內。但陌生人卻一直在衣笥附近徘徊,感覺隨時都可能被發現。
 
漆黑之中,只有陌生人的腳步聲,和自己的心跳聲。小珣害怕得在衣笥裡大哭起來──
 
突然間眼前一白,並傳來陌生人的聲音:
 
「喔,竟然在這裡躲著一位小姑娘。」山賊首領把衣笥打開,小珣只好跌跌碰碰地爬出衣笥逃走──可是立即就被山賊首領捉住,哪裡都逃不了。
 
正如游同塵一樣,無奈地被困於石室內,哪裡都逃不了。閉氣亦已經到了極限,游同塵不由自主地吸了一口毒氣,全身開始乏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