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大清早在衡州城廣場附近擺滿了小食攤販,比起平日市集更為熱鬧。小販在火爐前都滿身大汗,但當看見一串串的銅錢就是笑逐顏開。
 
不少孩子都貼著大人的屁股,竄進人群裡面,務求要走到最前親眼見證天下比劍大會的第一場比試。
 
在用岩石拼砌而成的擂台上舖上了木板和紅線毯,而首對踏上擂台的參賽者正是臨湘劍門大弟子敖維與他的對手:一劍門掌門鐘一劍。
 
擂台下面的其中一人說:「其實那個鐘一劍來頭也不小,聽說長沙的武館沒有一個師傅是他的對手。於是他就自立『一劍門』,更宣稱自己是『長沙第一劍』。」
 
「長沙和衡州同是湘江流域的大城市,彼此素有淵緣。臨湘劍門在衡山創立的時候長沙也同樣被命名為臨湘縣,鐘一劍宣稱自己是『長沙第一劍』分明也是衝著臨湘劍門而來的。」
「作為衡州城的代表,敖維一定要把那個姓鐘的打到落花流水啊!」




 
 
第一輪──第一場比試:
 
敖維(臨湘劍門、等級21) 對 鐘一劍(一劍門、等級18)
 
 
大會示意第一場比試開始,但敖維卻沒有拔劍,甚至閉起眼睛無視鐘一劍的存在。於是鐘一劍就先發制人,箭步出劍斬向敖維的心臟──
 
然而敖維只是微傾上半身避開,再以入門劍法回敬一招「湘中月落」,右手彷似劃出弦月,而長劍亦在不知不覺間已經握在手中;整個過程快如轟雷,鐘一劍手上的長劍亦已經順勢被劈掉到敖維身後,接著敖維才慢慢睜開眼前怒目鐘一劍:




 
「利用本門名聲來抬高自己身價,但本事卻只是如此。如果你還想活命就馬上投降!還是你認為自己有能力可以繞到我背後取回佩劍嗎?」
 
鐘一劍沒有理會,就嘗試探出身體,但敖維的劍氣卻已經「颯」聲斬在他的腳下。
 
「再動一步我就往上劈。」敖維冷漠地定睛在鐘一劍的腦袋上。二人對峙了一會,最後鐘一劍還是投降。
 
第一輪──第一場比試:敖維勝。
 
 




接下來的比試都沒有驚喜,白騰遠跟敖維一樣以壓倒性的姿態擊敗對手。比劍大會進展得十分明快,來到中午的時候已經是今天最後的一場比試,臨湘劍門弟子之間的對決。
 
 
第一輪──第十六場比試:
 
游同塵(臨湘劍門、等級2) 對 松子桑(臨湘劍門、等級19)
 
 
此時天色突然變得昏暗,天有不測之風雲,就像預告會有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一樣。
 
「那個人是來鬧場的嗎?等級2又帶著一把爛劍。」
 
擂台下的小珣聽起來不是味兒,就大聲喊:「游哥哥加油啊!」
 
「說起來你身邊的小珣很可愛呢,」擂台上松子桑對游同塵說:「要是我錯手殺死你的話我會代替游兄弟照顧小珣的。」




 
「是這樣嗎。聽說越沒有本事的狗就越會吠。」游同塵回答。
 
在雙方的眼神交流後,大會宣佈比試正式──就在宣佈開始的一秒前,松子桑就已經踏風飛到游同塵面前並刺出「飛雁摘頭」來一個下馬威。不過游同塵知道他性格卑鄙,早就料到有此一著便躍後再使出「夜渡湘川」反指他上半身的要害,迫使松子桑撇步保持距離。
 
游同塵心想:「果然如水師姐所說,松子桑每一招都又快又狠,但收招的時候明顯會有破綻,所以他的劍招都是斷斷續續的。可是這次只是因為我預先估計到他的劍跡,不然也不能輕易避開他的快劍。」
 
松子桑沒有停下來,他不斷衝前壓迫,而游同塵且戰且退,互相對拆還不到十招游同塵已經雙腳踏在擂台邊緣。
 
「已經沒有退路了。」於是游同塵使出利涉湘川劍中最精妙的劍招「湘回九曲」,連續以不同角度刺向松子桑。松子桑見狀,就暗自高興起來。因為游同塵的劍招太慢,每一刺之間都是空隙。
 
松子桑靈光一閃,他知道游同塵在第五刺會刺向自己的左肩,便立即想到反殺的招數,而時機就是現在!
 
可是游同塵卻沒有使出全套「湘回九曲」,而是在中途手腕向內彎硬接祝融八式的「龍圖四瀆」──本身祝融劍身是沒有規律的彎曲,所以只要把祝融劍自轉就會做出扭麻花的效果──二人的劍互刺並纏繞著,擦出刺耳的高音聲與一瞬即逝的火花。
 




這突如其來的變化嚇窒了松子桑,不知所措就只好退後離開纏糾。
 
「游兄弟我對你太失望了,竟然用這種旁門左道污辱了本門劍法,你還有作為臨湘劍門弟子的驕傲嗎?」松子桑喝道。
 
「是不是旁門左道二師兄你就過來試試看吧。」游同塵重新架好姿勢緊盯著松子桑的一舉一動。
 
「那你就看我這招!」松子桑一個箭步再接「長風萬里」,排山倒海地連續斬向游同塵──太快了,雖然游同塵有熟讀萬里歸雁劍法,心裡知道這套路但眼睛卻追不上松子桑的劍。
 
追不上就只好以攻待守,游同塵兵行險著横掃祝融劍,希望能夠迫退對方──可是松子桑卻突然消失於眼前!
 
游同塵抬頭看,只見松子桑躍在空中並把內力灌注到劍刃上──
 
「完結了!」劍氣與松子桑的呼喝聲同時擊向游同塵,這是等級19所修煉的內勁,並不是等級2可以抵擋得住。但游同塵才剛好出劍,根本來不及回避,只能反手用劍硬擋松子桑的劍氣──
 
劍氣撞上了游同塵的劍,但游同塵竟然毫髮無損!




 
松子桑呆愣著,著地後久久沒有動,驚訝地問自己:「沒可能!他的內力怎麼可以擋得住我的劍氣?」
 
「那顆九鼎煉心丹看來是真材實料呢,」擂台下的矜兒跟小珣說:「吸納後天真氣,並暫時化作先天真氣。不過松子桑本身就太注重身法,內功修為遠遠及不上我們小姐。」
 
「看來我是小看你了,游兄弟。」松子桑運內丹把真氣通過足三陽經注入雙腿,甚至能夠感覺到紫色的氣場從雙腿散發出來。
 
這狀況矜兒也有事先告訴游同塵:當松子桑這樣做的時候就代表他認真起來。這時候他會不斷消耗內力去提升身法,所以只要捱到花光他的內力就可以有機會反勝。
 
於是游同塵也按原先定下的作戰,使出祝融八式的「力拔三垣」,不斷用祝融劍打圈並將內勁從劍尖發出射向松子桑──
 
因為九鼎煉心丹的加乘,遊同塵這一劍的威力比起以前在朱陵洞內更勝一籌,松子桑腳下的擂台應聲被轟成碎石塊──不過松子桑本人卻打不中,而且彈指間松子桑的劍已經貼在游同塵的胸口,游同塵迴避不及胸口被斬出一條長長的血痕。
 
這時候衡陽城忽然烏雲密佈並開始下起雨來。而擂台下的人只能默默地撐傘,見證著這一場比試的去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