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啦,你們在這裡等一下,我去叫小姐來見你們。」
 
矜兒帶游同塵等人來到江夏一所豪華府第作客,看來臨湘劍門在荊州的影響力已經伸延至長江中游一帶。
 
在客廳坐了一會,游同塵看見外面有三個人急步走來,他們正是水清瑤、矜兒,還有敖維。
 
游同塵站起來打算跟水清瑤行禮的時候,卻被水清瑤搶先說話:
 
「游師弟,你安然回來實在太好了。當晚在襄陽附近,我們的接應隊找不到你們,還以為你們在樹林裡面迷路被燒死了。結果你們是怎樣來這裡的?為什麼知道我們就在江夏?」
 




於是游同塵把他與二師兄相遇的始末告訴給水清瑤,水清瑤聽後便皺眉道:「這是不幸的事,都是我的錯……只怪我沒有注意到松子桑的想法。」
 
敖維在旁邊道:「崑崙山之約已近,此事不宜給外面的人知道。松子桑就是協助游同塵逃跑時喪命的,一切就暫時告一段落吧。」
 
水清瑤沉默了一會,便對敖維說:「這段日子我們將要離開中原,門內的一切事務就交給你辦。」
 
「離開中原?」游同塵問:「打算什麼時候啟程前往崑崙山呢?我可以跟水掌門一起走嗎?」
 
水清瑤回答說:「當然沒有問題,游師弟和你的朋友也是計劃的一部分。」
 




「是阻止司馬止登上武林盟主的計劃嗎?」
 
「沒錯。崑崙山之約扣除被蚩尤滅門的,大概有133個門派將會出席,然後在133個門派當中以投票的方式推舉出新任武林盟主。八八門,還有與八八門友好的門派一共51個,只要他們再得到16個門派的支持就能繼續壟斷武林盟主,對於世界的秘密我們將會繼續蒙在鼓裡。」
 
不過水清瑤這段日子一直暗中保護那些受蚩尤所害的門派,並把倖存者組織起來,成為了一共29個門派的第二大勢力,暫時能夠避免司馬止輕易當上盟主。這樣爭取得到的時間,就可以讓水清瑤她們揭穿司馬止的真面目,說服其他門派反對司馬止和八八門。
 
「不過最後關頭司馬止還是有蚩尤這個殺手鐧,」關於蚩尤的事水清瑤是從老胡口中得知的,「如果司馬止要聯合蚩尤一起要脅其他門派支持,到時候我們能否阻止也是一個未知數。」
 
敖維交叉手閉著眼睛說:「當日我跟胡前輩還有其他高手一同決戰蚩尤,但那頭怪物實在太厲害了,我們完全傷害不了蚩尤半分。」
 




「游師弟,還有游師弟的朋友……應該是八八門的司馬姑娘對吧?你們對蚩尤有什麼頭緒?」
 
然而,事實上游同塵根本對蚩尤束手無策;他在蚩尤面前更加不能正常發揮,只是舉步維艱。
 
水清瑤想了一想,便說:「這是跟游師弟等級太低有關。根據倖存者提供的情報,那些被蚩尤所滅的門派子弟有很多都是毫無反抗之下被殺的,他們都有一個共通點就是等級太低。」
 
「青青等級20,她好像沒有受到影響。可能等級20就是最低要求吧。」
 
「青青?南宮姑娘這是妳的名字嗎?」水清瑤現在才跟她以往的掛名丈夫說話。接著南宮青青便回答:
 
「嗯……清瑤,妳認得我嗎?不過抱歉,我已經決定跟游大哥在一起了。」
 
「不要緊,但妳要跟妳的父母解釋呢。畢竟天劍門也是將會出席崑崙之約的門派之一,」水清瑤又說:「不過天劍門那麼憎恨魔教,倒也不用擔心他們會支持司馬止。」
 
 




之後游同塵與水清瑤互相交換了關於八八門和蚩尤的情報,直至黃昏吃過晚飯後才回到房間裡休息。可是一進房,游同塵就發現了有四位少女在裡面等著自己。
 
「家庭會議。」姬藻拋出莫名其妙的四個字。
 
「既然是家庭會議應該與我無關,」司馬幽如察覺到勢色不妙,「我還是先離開比較好吧。」
 
「妳留下,不能走。」南宮青青捉住司馬幽如說。
 
小珣感到有點可怕,便說:「姬姐姐,南宮姐姐,小珣有點兒累了,可以先回房休息嗎?」
 
「嗯,小珣妳可以先離開。」姬藻又對游同塵說:「你,坐下。」
 
游同塵看見姬藻和南宮青青神色凝重,就問什麼是家庭會議。
 
「有鑑於游同塵你的等級不能跟蚩尤對抗,經過本小姐跟南宮青青的商討,我們決定把我的司馬幽如借給你一晚──」




 
「等一下!」司馬幽如大聲阻止姬藻:「第一,我什麼時候變成『妳的司馬幽如』啦!第二,為什麼這件事妳不是找我商量,而是找南宮小姐商量啊!妳把我的個人感受放到哪裡了?」
 
姬藻回答說:「我當然有考慮妳的感受,妳不是也喜歡游同塵嗎?」
 
司馬幽如臉紅起來,「喜、喜歡跟行房是兩回事啊!」
 
「我又沒有說過行房,看妳這小賤人滿腦子淫蕩的思想。」姬藻奸笑著說。
 
「妳說要幫游公子升級……升級自然要做那個……」
 
「所以別反抗了,快束手就擒吧!」雖然司馬幽如一直說不,但基於被調教的結果,身體還是配合著姬藻的一舉一動,姬藻就很熟練地就把她的上半身和雙手都綁起來。
 
「好了,藻兒、青青,畢竟是司馬姑娘的第一次,這樣也太可憐了吧。妳們先離開,這裡就交給我處理好嗎?」
 




姬藻和南宮青青覺得游同塵的說話也有道理,只好離開了房間讓游同塵與司馬幽如共處。
 
司馬幽如眼泛淚光,楚楚可憐地說:「游公子,你先把我解開吧……我認命跟你做就是。不過這是我的第一次,我想可以溫柔一點……」
 
「司馬姑娘,不,幽兒。變成這樣我也感到很抱歉。可是妳的確是一位很吸引的姑娘,我不是為了其他原因,只是因為喜歡妳才這樣做的。」游同塵把司馬幽如抱到懷裡親熱。
 
「你這個大傻瓜……我也不是討厭你……」司馬幽如欲拒還迎地在游同塵的懷裡掙扎。
 
「嗯……等、等等……先替我鬆綁啊……」
 
游同塵雙手在司馬幽如的嬌軀上游走,司馬幽如想起當晚在衣笥裡偷窺游同塵與姬藻翻雲覆雨,把自己代入角色,整個身體都變得十分敏感;因此司馬幽如很快就被攻陷,被放在床上任由游同塵擺佈。
 
親熱了一會,游同塵索性躺在床上把司馬幽如放在自己上面;在司馬幽如急促的呼吸聲中,游同塵反覆用盡渾身氣力把精氣灌注入司馬幽如體內──頭腦一片空白,這種快感同時也代表自己再一次突破等級上限。
 
 




不過直到最後,甚至第二天日上三竿,游同塵還是沒有替司馬幽如鬆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