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海之南,流沙之濱,赤水之後,黑水之前,有大山,名曰崑崙之丘。有神,人面虎身,有文有尾,皆白,處之。」
 
崑崙山位於中原之西,西戎吐蕃之地;是高原地帶的骨架,氣候嚴峻,自古相傳有神仙聚居,是道教修仙的福地。
 
由於崑崙山相距中原甚遠,水清瑤一行數十人計劃用一個月左右的時間,從江夏出發往西北走,經襄陽、長安、天水、金城、西平、伏俟城,然後再登上崑崙山玉珠峰赴約。
 
當然中原各大門派同樣也開始準備前往崑崙山,因此在冬至前後,整個江湖都沉靜下來,只剩下一些不為人知的弱小門派互相爭執而已。
 
至於為什麼武林盟主的推舉要到那麼遙遠的崑崙山,這就跟盟主登位的儀式有關。當各門派代表同意推舉其中一人成為新任盟主,新任盟主就要到玉龍殿閉關三日三夜,接受上天的冊封;受命於天,到出關時才正式成為新任的武林盟主,獲得至高無上的力量,接受其他門派的祝福。
 




「以上就是關於崑崙山之約的基本知識。」司馬幽如對游同塵說。
 
這是第一天啟程前往崑崙山的事情,以水清瑤為首的十多台馬車,浩浩蕩蕩從江夏出發。其中一台馬車就由游同塵負責拉韁,馬車車棚則載著他的五位「後宮紅顏」。
 
「我們這樣聲勢浩蕩的走,不怕蚩尤來襲擊嗎?」游同塵問。
 
「水小姐大概是故意這樣做的。大搖大擺地走,司馬止才會有所顧忌,不敢明目張膽的下手吧。」矜兒回答。
 
這時候姬藻在游同塵的背後大喊:「好──無──聊──啊!」
 




南宮青青無奈地說:「才出發了半天,我們還要困在馬車裡頭一個月呢。」
 
「游同塵你快點想辦法替本小姐解悶吧!」
 
「藻兒妳要跟小珣多多學習喔,妳看小珣只是靜靜地在看書,哪像妳這樣愛抱怨。」
 
「小珣看的書太多字,本小姐看了就頭昏腦脹啦。」說話後姬藻便趴在車棚裡面發呆。
 
提起小珣,游同塵便想起了當晚跟蚩尤對打的時候,他只是依照小珣的指示就可以使出一套連續劍招,一氣貫通地打向蚩尤的弱點。到底這是什麼原理?
 




「原來你現在還是不明不白的嗎?真是笨蛋。」司馬幽如問:「你知道什麼是『變卦』嗎?」
 
誠如之前小珣也示範過,易經能夠以擲三枚銅錢的方法占卦,重覆擲六次得出六爻。銅錢二正一反,或者二反一正,分別對應陰爻和陽爻;銅錢三枚皆正,或者三枚皆反,則分別對應陽爻和陰爻。
 
易經第一卦「乾為天」,就是連續擲出六個陽爻。陽爻稱「九」,陰爻稱「六」,所以「乾為天」的六爻順序就是:初九、九二、九三、九四、九五、上九。
 
不過關於擲銅錢,凡事物極必反,因此三枚皆正或者三枚皆反的爻是不穩定的,會發生陰陽變爻。如果「乾為天」的第五爻是「變爻」,卦象的六爻就會依序變成:初九、九二、九三、九四、六五、上九──是為易經第十四卦「火天大有」。
 
這個例子,就是本卦「乾為天」,因為第五爻由陽變陰,就化成變卦「火天大有」。
 
「所以占卦不只是用六十四『本卦』就能解釋,加上『變卦』才是千變萬化,包羅萬象。」司馬幽如補充說。
 
游同塵聽見後恍然大悟:「假如以易經的道理融入三皇五神劍當中,三皇五神就有六十四『劍招』,六十四『變招』……八八相錯是六十四,六十四與六十四相錯的話,招式就是數之不盡……說不定能夠模仿天下所有武功,同時間亦可以化解天下所有武功呢。」
 
「欸?話是這樣沒錯……」司馬幽如吃了一驚,這一點連她也沒有想過,不得不佩服游同塵的悟性,「不過前提是你要先把六十四劍招融會貫通,才可以繼續修練六十四變招。」




 
「嘛……還有一個月,我盡力就是了。」
 
「說不定你是對付蚩尤的關鍵,」司馬幽如害羞起來,「如果你用功練武的話我可以晚上給你獎勵喔……」
 
「不行!」姬藻忽然爬起來說:「沒有我的批准妳們都不可以跟游同塵一起睡!」
 
「哼,妳什麼時候擺起正室的架子。」南宮青青手握腰間長劍:「游大哥還要迎娶我接任天劍門的當家,妳這個過氣的神農宮千金已經沒有地位跟我搶吧!」
 
「妳說什麼!要比武決勝負嗎?」姬藻沉不住起拿出了鋼鞭。
 
看見如此景象,車棚內司馬幽如顯得不知所措,小珣則悠然自得地繼續看書,而矜兒就冷眼看著游同塵說:
 
「看來不用占卦也知道游同塵是女難的相格,命犯桃花吧。」
 




爭吵聲音從游同塵的馬車內不斷傳出,最後要水清瑤出面喝止,車隊才能繼續上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