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門關上的一刻,玉龍殿內就變成與世隔絕。眼前是一個可以容納數十人的正廳,但空空洞洞,只有左右兩排油燈和放在大殿盡頭的一張玉椅;雖然沒有人氣,不過跟瑤池城內每件東西一樣,都是打理得一塵不染。
 
游同塵在這個封閉的空間內沒有覺得侷促,因為他感到有微風和雜聲從玉椅背後傳來。游同塵繞過玉椅,走近最盡頭的牆壁,之後牆壁突然隆隆聲的向側移開,原來是游同塵不小心踏在開門的機關上面。
 
暗門打開,看到裡面有一條通往地下的樓梯,大概三、四十階級。游同塵走下去,原先微弱的聲音變得越來越清晰,是淙淙的流水聲。
 
走完最後一階,在游同塵面前又是一條長長的走廊,兩邊都有河水在流,油燈的光在水面反射到白玉牆壁上面,晶瑩剔透。除了是流水聲,還有奇怪的機械聲音,是前方流水推動著水輪,然後又牽動著大大小小的齒輪,接連不同的滑輪和傳動帶發出「吱吱」聲響。
 
游同塵從未見過如此精密的機械,比起任何紡車或者水車都有更多配件,更加細緻。就在游同塵看著牆上齒輪看得入神時,忽然有人影在走廊的盡頭彈出!
 




游同塵大驚,作好迎戰的架勢,才發現眼前的那位只是瓷製的傀儡人。傀儡人雖然仔細看的話就知道不是活人,但面容卻比起許多姑娘還要漂亮。加上她的關節動作十分細膩,穿上輕紗長裙就如真人沒大分別。
 
游同塵不禁苦笑,又放鬆心情。這時候傀儡人擺出恭迎的姿勢邀請游同塵內進,游同塵就恭敬不如從命,走向她身後的房間,發現裡面的東西更讓游同塵讚嘆不已。
 
房間周圍掛滿了綾羅綢緞,左右兩側又有十數位非常標緻的傀儡姑娘在吹笙奏琴,載歌載舞。輕紗遮掩不住她們姣好的身材,在姝麗的舞姿下,她們甚至讓游同塵動了心,竟想一親芳澤。
 
游同塵搖搖頭,冷靜下來,無視著一眾傀儡姑娘繼續前進,終於走到出口,游同塵又見到那個和地上一模一樣的玉龍殿正廳。
 
正當游同塵以為自己迷路的時候,玉椅上傳來了一把女聲:「不用懷疑,地上的玉龍殿是仿照這兒建築,這裡才是真正的玉龍殿正廳呢。」
 




從說話的聲音判斷,對方像是二、三十歲左右的女人。看她優美的坐姿應是千金之軀,只不過她戴著面紗,就不能看清其容貌了。
 
「請問姑娘是什麼人?這裡是只有盟主才能踏足的地方,我可沒有走錯路嗎?」
 
「呵呵,沒錯,你就是新任的盟主游同塵,我對地上的事情全部都瞭如指掌。」
 
「『地上』嗎?說得姑娘妳好像不是普通人一樣。」游同塵已經對她知道自己身分不感訝異,但心中還是有其他疑問。
 
「難道游公子你看見妾身,還不知道妾身是什麼人?」
 




游同塵不解,因為他的確不能見到該女子的臉。但是,除了臉龐,還有一個游同塵沒有看到,就是「等級」。
 
「姑娘妳是『天兵』嗎?」
 
「對,用你們的語言來說,妾身就是『天兵』。」
 
「那麼姑娘妳知道我來這裡該做什麼嗎?」
 
「當然知道,歷來武林盟主親臨玉龍殿就是要跟妾身做一個交易……游公子你也留意到玉龍殿裡的各種機關吧?」
 
游同塵點頭,女子就繼續解釋:
 
「那只是其中一小部,看上去利用流水推動,實則背後還需要更多的力量才可以維持到整套機械呢。」
 
「更多的力量?」游同塵問。




 
「嗯,就是地上人的屍體。我們都在燃燒你們的屍體來獲得動力,好讓玉龍殿和瑤池城的機關繼續運行。這可是武林盟主的工作喔。」
 
「……妳說什麼?」游同塵又驚又怒,大聲道:「妳的意思是歷來的武林盟主也要送妳地上人的屍體,來供妳看那些該死的傀儡戲嗎?」
 
「呵呵,你知道嗎?你的父親也是虐殺了不知多少萬人送給我們呢,他是八八門掌門,看起來比你可靠得多。反正地上人命本來就低賤,除了用來燒之外也沒什麼用途了。」
 
「妳們究竟是什麼人?」
 
「我們可是你們的主人。你們身上等級的印記就是奴隸的印記。而且將地上人劃分等級,你們當中低等級的自自然然就有奴性,會聽從高等級的人說話,所以劃分等級可是為了你這位盟主著想,方便盟主行事喔。」
 
游同塵聽見後,雙目空洞,「妳說我們一直追求的等級只是奴隸的印記嗎?」
 
女子掩嘴笑說:「恭喜你成為奴隸的頭目呢。游公子,妾身可以給予你舉世無雙的力量,助你在地上呼風喚雨,但條件就是每年要為我們獻上一萬具地上人的屍體,明白嗎?除了用來燒,妾身剛好又想到一個用途,就是用來造傀儡人。」
 




「別說笑了!我來可是要求取消等級的系統,從此讓所有人都可以得到公平的看待!」
 
「你可沒有選擇的權利喔。」女子的眼光忽然變得凶狠。
 
游同塵感到危機,於是拔腿逃跑,跑回之前穿過的走廊,再狂奔往地上,奮力推開了玉龍殿的紅色大門──
 
眼前的景色叫游同塵不敢相信,原本如死城一樣的瑤池城竟然變得車水馬龍,人聲鼎沸!一眾沒有等級的人望向游同塵,然後都冷笑起來。
 
「怎麼就這樣愛亂跑呢游公子?」不知不覺間戴著面紗的女子已經出現在游同塵的面前。
 
「這裡……是什麼地方?」
 
「既然有真正的玉龍殿,當然亦有真正的瑤池城。」女子說:「別妄想逃跑了,你可不能走得出妾身的掌中。」
 
於是女子一揚手,一陣風就把游同塵拉回殿內,滾了幾圈,並同時間關上了大門。




 
游同塵站起來,拔劍說道:「我寧願跟妳同歸於盡,都不會做妳的傀儡人!」
 
「游公子真是懂得讓妾身傷腦筋呢……」女子輕嘆,「要是游公子不合作的話,我們對你那幾位如花似玉的小姑娘也不會手下留情喔,你自己選擇吧。」
 
「妳少唬人,天兵就是不能離開瑤池城,不能直接干涉地上人,所以才派蚩尤來殺計盟主吧?」
 
「呵呵,看你呆頭呆腦的樣子,倒還是心思細密。只可惜太會反抗,不受控制,不會討人喜歡。」
 
「我要立即離開這裡,放我出去!」游同塵提劍大喝。
 
女子不悅,但又覺得游同塵有意思,派地兵殺他可惜,「妾身不單止不會殺你,還要善待你。」說罷就喚來了三位性感貌美的婢女:「珂雪、霞月、芫花,妳們好好侍奉游公子……榨取他的精氣,一滴不留。」
 
游同塵察覺到女子的意圖,想逃脫的時候已經被女子隔空點穴,動彈不得。
 




叫做珂雪的婢女把游同塵推倒在正殿地上,寬衣解帶,一襲薄紗散在地上,珂雪粉白的雙峰完美地呈現在游同塵面前。
 
霞月則低頭為游同塵脫去衣褲,努力愛撫著游同塵的敏感部位,連同旁邊芫花主動地輕舔著游同塵的乳頭,讓游同塵頭腦一片空白,就連精神上也不懂反抗了。
 
三位婢女雖同為處子,但表現都十分積極,享受著跟游同塵的魚水之歡。
 
珂雪比較含羞,起初動作生硬,但抱著自己豐滿的胸跟游同塵按摩不久,原本冰霜的臉上也流露了愉悅之意;霞月最為大膽和淫蕩,她騎在游同塵身上扭擺蛇腰,竭盡所能地去榨取游同塵的精氣;芫花則是帶著婢女侍奉的心,跪下來全心全意地服侍游同塵,反而令到游同塵欲仙欲死。
 
四人在大殿上的淫亂行為持續了三日三夜,直至游同塵精疲力竭,再也做不下去為止。
 
 
「游公子你已經可以回去了喔。」戴著面紗的女子對倒地的游同塵說。
 
游同塵嘗試站起來,但四肢軟弱無力,掙扎了很久才站得穩。這不只因為連日來的翻雲覆雨,亦由於他的等級和等級上限已經變回了1,體力差了許多。
 
「……妳為什麼要這樣做?」
 
「純粹覺得有趣喔,經歷了這麼激烈的三個晚上,游公子你日後恐怕已無力行房,沒有升級的手段。究竟世人會怎樣看這樣等級1的武林盟主,妾身可是十分期待。」
 
「難道只是因為有趣,沒有其他原因嗎?」
 
「呵呵,妾身可活了不知道多少百年,還是頭一次遇見像你這樣有趣的人。回去吧,再想想辦法如何跟妾身討公道。」
 
一陣嬌媚的笑聲過去,女子已經隨風消失。游同塵帶著等級1的身體,推開了玉龍殿的大門,並決意要全力反抗天兵的統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