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同塵這一劍,不止刺穿了蚩尤的腦袋,更加收服了廣場上所有人的心,從此再沒有人敢看輕那個叫做游同塵的少年。
 
而且八八門和白鹿派的掌門已經當場死亡,四大派餘下的臨湘劍門表明支持游同塵,神農宮亦沒有意見,其他門派也不敢說三道四。
 
一直瑟縮一角的朝延官員看見大局已定,斯斯然的回到封神台上,宣布接受臨湘劍門的建議,並詢問在場的人有沒有其他想推舉的人選。
 
台下的人互相對望,也不知道該怎麼辦。就算當中有人早知道司馬止的惡行,他們都沒有想過司馬止會像這樣失敗告終,現在的情況是預料之外。
 
「……沒有其他推舉嗎?」朝延官員慌張的問。因為盟主大會不單止是武林大事,更加和朝延息息相關。如果八八門失勢,朝延在江湖的影響力亦大減,到時候他回去也不知該如何跟皇上交待。
 




廣場一片沉默,最後還是讓輩分比較高的老胡站出來說:「游少俠今天揭發司馬止那老賊的陰謀,又親手諸殺白眼巨漢為武林除害,實在是英雄出少年,武林盟主之位當之無愧!」
 
主持官員無力反駁,只好繼續盟主大會的下一步,以武林令表態支持。作為唯一候選人,結果可想而知,大家的令牌都遞給了游同塵,意味著游同塵成為了武林人士公認的武林盟主。
 
「恭喜游少俠。」主持官員戰戰兢兢地宣布結果,並送上了祝賀的句子,連同台下的人都紛紛恭賀這一位新任盟主,掌聲如雷。
 
游同塵看見眼前的景象,不禁想起那一位從沒見過的父親,他當年也是站在封神台上看著相同的景色嗎?心情十分激動,但一切都如夢幻一般,游同塵害怕表露自己的感情後,夢就會完結,只是呆站在台上不懂吭聲。
 
「游師弟,不對,已經是游盟主了。」水清瑤說:「這是你努力的成果,不用害怕,欣然接受就可以。」
 




「這不是作夢嗎?」
 
「當然不是。」在水清瑤的臉上綻放了久違的笑容,縱然只是一瞬即逝,「你還記得當初的約定嗎?」
 
游同塵回想起來,他決意幫助水清瑤是希望打破不公平的等級系統,讓世人認清真相,不再被蒙在鼓裡。這一切只有武林盟主才可以辦得到,一切的秘密應該就藏在玉龍殿裡面。
 
還有所謂盟主至高無上的力量又是什麼?它值得讓司馬止泯滅良知濫殺無辜嗎?
 
「嗯,水師姐,我當然記得。我不會成為另一個司馬止的。」游同塵正視著水清瑤說,也是對自己說。
 




「我對游師弟有信心。」
 
此時,主持的官員打岔說道:「游少俠,請移步往玉龍殿完成盟主的儀式。」
 
這就是最後的儀式,在玉龍殿閉關三日三夜,接受上天的祝福,正式登上武林盟主之位。
 
「這樣有三天會見不到游哥哥有點寂寞呢!」
 
「笨蛋游同塵,別忘了有我和小姐的幫忙你才走到這裡啊……我等你回來。」
 
「記得回來之後要跟本小姐回家提親。」
 
「夜闌人靜的時候,游大哥你有需要的話只可以想起我。」
 
「嘛……早去早回吧。」




 
五位紅顏各自有五種性格,游同塵摟抱著五位美人,遂一親吻並說再見,羨煞旁人。
 
「三天後回來,我再迎娶妳們吧。」
 
「你要先娶哪一個?」幾位姑娘異口同聲地問。
 
「欸?看起來已經耽誤了不少時間,我還是要先往玉龍殿準備閉關了,哈哈。」游同塵說罷,便急步起程離開了廣場,向北走往瑤池城內最宏偉的建築物──玉龍殿。
 
只有武林盟主才能夠踏入的聖地,游同塵穿過玉龍殿外圍的拱門,走到舖滿雪的內園裡面,清楚看到玉龍殿的紅色大木門屹立在自己面前。兩扇門上均掛有龍型鋪首,像是以白銀鑄造,氣派非凡。龍口銜有一銅環,於是游同塵順其自然伸手往銅環叩門,大門竟自己緩緩向內推開!
 
「呃……這三天請多多指教。」游同塵自言自語的走進門內,裡面沒有其他門窗,猶如密室一樣,只有大門口的光線照亮裡面。
 
游同塵想走近看清大殿內廳,豈料身後的門又緩緩移動,於是殿內的光線又越來越弱──
 




「砰」的一聲!不止大門緊緊關上,殿內兩側牆壁上一排排的油燈突然點燃起來,大殿立即變得燈火通明。
 
游同塵吃了一驚,同時間又有了心理準備,接下來無論遇到什麼都不用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