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數年之前的故事,衡山臨湘劍門水家大小姐水清瑤才剛滿十六歲。二八佳人,本應是待嫁的好年華,不過作為武林五大派的掌門獨女,水清瑤同樣背負另了一個更加重要的數字。
 
「清瑤,無論作為妳的父親或者是師父,我也很高興看見妳的努力有了回報。相信妳也知道等級16對於臨湘劍門弟子有何意義吧?」
 
「女兒知道。」
 
「那麼妳心目中有了決定嗎?」
 
今早臨湘劍門掌門水中天召了水清瑤到書房詳談。然而,面對父親的問題水清瑤沒有回答,似是舉棋不定。
 




「不要緊,」水中天微笑說:「此路仍然十分遙遠,用不著急於一時三刻。妳先下山將事情辦妥,回來後再告訴我亦可。」
 
水清瑤點頭後便離開書房,走了數步,便看見自己的丫鬟一直在門外等侯自己。
 
「矜兒,可以起行了。」水清瑤輕聲說。
 
「小姐,掌門問妳的問題,妳有答案了嗎?」
 
水清瑤搖頭道:「其實我心中有答案,只不過還是沒有信心……我想辦完這趟差事後我便可以作決定了。」
 




「哦,」矜兒牽著水清瑤的手,笑說:「那麼我們就起行吧。」
 
那時候的矜兒才十五歲,同樣是青春少艾;相比起水清瑤的貴氣,矜兒就多了一點淘氣,惹人憐愛。
 
 
臨湘劍門作為武林五大派之一,除了鎮派武學「湘君湘夫人劍」之外,還有幾套極之精妙的劍法。那些劍法都有一個共通點,就是最低要求等級16。雖然要求不算嚴苛,但劍法易學難精,因此臨湘劍門的弟子到了等級16便需要選擇其中一套劍法修練,而修練的日子往往要花上數年的光陰才能融會貫通。
 
二師兄松子桑潛心修練殺傷力極大的「萬里歸雁劍」,大師兄敖維則是選擇了至為困難而且精巧的「三清劍法」。可是水清瑤對這兩套劍法的興趣不大,她其實偏愛以防守為主的「七十二路青天芙蓉劍」。
 
只是該套劍法掣肘比較多,遇上同級的對手優勢也不明顯,很少臨湘劍門的弟子會首先選擇「青天芙蓉劍」作為進階的武功,始終一練就不知道要練至何年何月。




 
「小姐,妳也可以學大師兄那樣啊。那就不用這麼煩惱了。」
 
轉眼間,矜兒跟隨水清瑤下山來到了衡陽城,又繼續剛才的話題。
 
「敖師兄是武學奇才,我是學不了他的。」
 
臨湘劍門的大師兄敖維,原本是一名孤兒,幸得水中天夫婦收留。為報答養育之恩,敖維比起任何人都要努力練功,打算將自己的一生都獻給臨湘劍門;再加上他的武學天份,竟然只用了一年時間便完全掌握三清劍法,到了二十歲就把所有劍法都練得爐火純青,根本沒有修練哪套劍法的煩惱。
 
「嘛,大師兄的確是很厲害呢。」矜兒古靈精怪地笑著,問:「小姐妳喜歡大師兄嗎?」
 
「為什麼問這個?」水清瑤不以為然。
 
「因為綜觀本門,就只有大師兄是人中龍鳳,才配得上小姐妳嘛。」矜兒輕浮地說:「大師兄武功高,等級也高,跟小姐也算是青梅竹馬。其實大師兄也一直認為只有自己才可以跟小姐妳相襯呢。」
 




「敖師兄的條件確實是不錯,但是我對敖師兄大概沒有男女之情……」水清瑤補充道:「而且我的夫君又不一定要是龍或鳳,也不用等級高。」
 
「欸,那小姐理想的夫君會是怎樣?」
 
「一定要回答嗎?」
 
看見水清瑤臉上泛紅,矜兒便笑說:「想不到小姐也有難為情的時候呢。」
 
「我不是經常告訴妳女兒家要有矜持嗎?矜兒妳就是命格缺了矜持,所以才起這個名字吧。」
 
矜兒感到沒趣,但當看見大街上的寺廟便拉著水清瑤說:「要不要到寺內求籤看看姻緣?聽說這種新玩意十分靈驗的!既然小姐不打算親自告訴我便由神靈代答吧。」
 
「我們下山可不是鬧著玩。」水清瑤嘆氣說。
 
「我知道喔,我們是來衡陽城調查殺人鬼嘛。只不過傳言她只會晚上出沒,現在距離日落時間尚早啦。」




 
縱使矜兒只是水清瑤的丫鬟,但二人自幼一同長大,早已情同姊妹。水清瑤不忍心看見矜兒失望,只好奉陪到底,「嘛,只是一會兒就好。」
 
於是水清瑤與矜兒便走入寺內,低頭跪拜,誠心求籤。
 
──嚓嚓嚓,二人的靈籤一同掉到地上。接著水清瑤便看著籤文,自行解籤:
 
「果然我的未來夫君看起來只是一個普通人,沒什麼突出之處。」
 
「不過小姐條件這麼好,妳的未來夫君一定不會是普通人啦!一定是籤文不靈驗。」矜兒續說:「妳看我跟小姐都求到相同籤文,難道我們都要嫁給同一人嗎?不可信,不可信。」
 
「如果嫁給同一人好像也不錯喔,這樣矜兒便可以一直陪著我。」水清瑤微笑說:「時候不早了,趕快準備做回正事吧。」
 
 
正如矜兒之前提及,她們二人下山是幫忙搜集有關殺人鬼的情報。相傳最近於衡山郡一帶有惡女出沒,專門在深夜潛入人家拐走男孩。而被拐走男孩,最後多在荒野發現,但已經是一具枯竭的屍體。




 
由於惡女武功奇高,官府多次圍捕亦失敗告終,於是只好求助於臨湘劍門。
 
「大概那殺人鬼所練的是要一種要飲童子血的邪門武功。」水清瑤面不改色地跟矜兒解釋,當時已經黃昏,她們剛好拜會了官衙,並打算回到客棧投宿。
 
「就那殺人鬼等級18比較意外呢。」矜兒不安地回應:「說不好那女人的武功還在小姐之上,我們還是回去跟掌門商量吧。」
 
「嗯。」水清瑤亦同意矜兒的話,可是在往客棧的路上,有一婦人突然撲上來,跪在水清瑤面前大哭:
 
「妳一定是水家大小姐,臨湘劍門的弟子個個都武功高強,這位女俠一定要救回我的兒子啊!」
 
「妳先起來吧。」水清瑤扶起那位婦人,可是婦人卻不願起來,又嚷著說:
 
「官府已經不插手此事了,只有水女俠妳可以救到犬兒啊!」
 




水清瑤十分無奈,只好答應婦人的要求。不過矜兒卻大聲反對:「太危險了!如果小姐出事我可擔當不起啊!」
 
「矜兒,沒有問題的,我懂得保護自己,我也會保護矜兒妳。」水清瑤跟婦人說:「妳知道那惡女的藏身之所嗎?可否為我們引路?」
 
婦人大喜,連忙抺淚道謝,又為水清瑤和矜兒帶路。
 
 
當水清瑤等人走出城外時,大陽經已下山,天色漸漸變得昏暗。水清瑤和矜兒跟著婦人急步走了幾刻鐘,四周杳無人煙,甚至連昆蟲也不叫不鳴,像是惡鬼隨時都會出沒的氣氛。
 
婦人的步伐愈來愈急,矜兒有點兒氣喘,差點就追不上來。於是婦人便停下來,回頭說:
 
「水女俠的小丫鬟,妳還可以吧?」
 
婦人欲走近矜兒,卻被水清瑤橫劍阻止,眾人都大吃一驚。
 
「妳並不尋常,」水清瑤對婦人說:「妳是殺人鬼嗎?」
 
婦人連忙否認:「怎麼可能!妳看我等級只有11──」
 
說到一半,婦人用右手高速抓向水清瑤的頸,此時婦人的等級顯示突然變成了等級18!
 
由於水清瑤早已架劍攔截,她只是把劍平移,就用劍鞘把殺人鬼的鬼爪架開了。
 
「果真是妖魔鬼怪。」
 
「沒可能!為什麼妳會識破我的真身!」殺人鬼不忿氣,因為平常人沒可能知道掩飾等級這些技倆。
 
「妳吸血太多,等級遮得住,戾氣卻掩不了。」水清瑤胸有成竹,「我跟妳走只不過想確認妳有沒有同黨而已。」
 
殺人鬼大怒,「去死吧!」然後飛撲向水清瑤使出「噬血魔爪」──魔爪所到之處,都會在空中留下一道血痕;左右拉弓,五爪齊發,十道血痕猛然衝向水清瑤的頭顱!
 
水清瑤出劍橫掃殺人鬼的手指,豈料劍刃竟被空手擋住了,不對,是殺人鬼用指甲擋住才對。殺人鬼血淋淋的指甲居然可擋兵器,非常堅硬,有如載上指甲套一樣。
 
「太邪門了。」水清瑤嘆氣搖頭,同時間心想這也是測試一下她的武學理論的好機會。
 
這是水清瑤首次在實戰中使出七十二路青天芙蓉劍。此劍法雖變化很多,但都是以靜制動,乍看之下平平無奇;相反殺人鬼的鬼爪凶猛異常,鬼影幢幢,氣勢一下子就壓倒了水清瑤。而且月黑風高,鬼爪並非反光之物,眼睛要追上它就更加困難。
 
不過水清瑤相信,招式霸道的武功,很多時候只是用來掩飾自己的短處。「無所特顯則物無所偏爭,無所特賤則物無所偏恥」;眼前的殺人鬼太過凶殘,太過暴戾,過猶不及。
 
結果水清瑤每擋一劍就添了一分信心,雙方交手十餘招,水清瑤已經是佔盡上風。只見水清瑤從容自若,水色芙蓉披紗在風中飄逸,出劍無聲無跡,一撥「玉女朱裳」,劍脊敲在殺人鬼的頸側,封住對方的經脈就把殺人鬼打暈倒。
 
「嚇死我了!」矜兒放鬆大叫:「剛才那殺人鬼的臉很可怕啊!」
 
「抱歉,但我就說過我會保護矜兒嘛。」水清瑤收劍道。
 
「嗯,還是小姐厲害。」
 
「不過有一件事情很令我在意……」
 
「是她掩飾等級的事?」矜兒問。
 
「對,為什麼會這樣?在那一瞬間,等級就好像是幻象妖術一樣。」而且從那一刻開始,水清瑤就開始對這個世界抱有疑惑。
 
「嘛,困難的事情之後才給掌門報告吧。我們把這殺人鬼綁起來再送回官府就好。今天可累透了。」
 
「唯有這麼辦。」說畢,水清瑤運功於指,快速地在殺人鬼身上點了不同穴道,以防她突然發難。
 
「話說回來,小姐妳的表情變了一點,好像想通了什麼呢?」
 
「是呢,劍的領悟,人生的體會,剛才跟敵人對劍的時候思考了很多東西。」水清瑤對矜兒笑說:「還有妳最在意的東西我也有答案了。」
 
「欸?是心目中理想的夫君嗎?」
 
「挫其銳,解其紛,和其光,同其塵,是謂玄同,故為天下貴。看似是普通人,但都能做到不普通的事情;如果有男子能夠做到這一點,大概他就是值得我愛慕的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