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武林盟主大會之前所發生的事情。水清瑤帶領眾人從江夏出發前往崑崙山,途經長安於是投宿作息。當晚夜深,游同塵剛好把易經背誦了一遍,正打算吹熄油燈上床入睡時,卻傳來了敲門的聲音。
 
──叩叩,游同塵跟他的紅顏相處久了,很清楚她們每個人的性格,從敲門聲便能分辨出站在走廊外面的人是誰。
 
假如是矜兒來找自己,多數會大力拍門;藻兒的話甚至會直接推門而入;青青則喜歡等自己入睡時才偷偷地闖入;只有司馬姑娘會正正常常地敲門。
 
可是現在敲門聲帶點含蓄,大概就是她嘛。於是游同塵說:
 
「小珣嗎?先進來再說吧,外面很冷呢。」
 




木門慢慢推開,門後的人果然是小珣。
 
「游哥哥,今晚可以跟你一起睡嗎?」小珣的眼神略帶寂寞,「要做游哥哥最喜歡做的事也可以喔。」
 
那事情就是指生小孩的遊戲。其實關於此事游同塵是於心有愧,因為自己根本沒空閒處理家事,要是小珣真的懷了自己孩子又沒有成親,一定會招人話柄;所以一直以來游同塵都盡量避免讓小珣懷孕,除了好幾次太過興奮控制不了之外。
 
不過現在小珣看起來不開心,應該是有心事吧?
 
「抱歉呢小珣,是不是最近冷落了妳,讓妳感到寂寞了?」游同塵溫柔地問。
 




「不是喔!游哥哥對小珣很好……只不過小珣剛才做夢想起以往的事,覺得有點兒寂寞而已。」
 
始終還是年紀小,游同塵便吹熄油燈,然後把小珣抱到床上一起睡。小珣亦伏在游同塵的胸懷裡,像剛出生的小貓咪一樣撒嬌。
 
「游哥哥很溫暖喔。」
 
在一眾紅顏當中,游同塵對於小珣最沒有抵抗力。尤其是小珣很愛纏著自己,又不理會其他人的眼光沒有顧忌,有時候即使在街上游同塵也有推倒小珣的想法。
 
游同塵為了分散自己的注意,只好開聲問:「小珣剛才是做夢見到父母嗎?」
 




「嗯,夢裡面的小珣還是小孩子呢,爹娘都很疼小珣……小珣到現在也很想念爹娘,游哥哥也有試過這樣嗎?」
 
「我嗎?可能我對自己的父母沒有印象,反而不會經常想起。」
 
「這樣的話游哥哥小時候比小珣更加寂寞呢。」
 
「嘛,父親的事情只能日後從其他前輩的口中得知。」游同塵輕撫小珣的長髮,「倒是娘親可能還在生,或者會有重逢的一天呢。」
 
「這樣就好了,小珣很想知道關於游哥哥的一切,一定會纏著游哥哥的娘親呢。」小珣水靈的雙眼與游同塵對望,「不知道游哥哥的娘親會不會喜歡小珣當媳婦?」
 
「當然喜歡啦,小珣是最得人喜愛的了。」游同塵輕吻小珣的額,問:「其實我也想知道更多小珣的事情,妳不介意告訴給我嗎?」
 
「不介意喔。」
 
然後小珣慢慢地訴說自己的往事,從小時候跟爹娘一起在陵園生活,到後來娘親獨力撫養小珣成人。因為在陵園裡面沒有其他玩意,小珣最喜歡就是看書和看星星,縱使在陵園裡面的天空十分狹窄,舉起手大概就只有五個拳頭的寬度。




 
「原來小珣是喜歡看星星的嗎?」
 
「嗯!能夠跟游哥哥走到外面看真正的夜空是非常開心喔!可能小珣一直就在等游哥哥接我到外面玩呢。」
 
但是聽小珣說,她觀星賞月除了是興趣之外,也是因為要紀錄陵園裡面的日子。對照陵園藏書閣裡面的曆法書,從星宿的順行逆行和月亮圓缺來推算時間。或許正是這個原因,小珣才會對奇門遁甲感到容易上手吧。
 
「……只是自從娘親離開小珣之後,小珣每天起床只能對著湖裡面的魚兒說話,晚上有時候看見月光就跟月光聊天。那段日子小珣經常掛念爹爹娘親,其實小珣真是一個很沒用的小孩子呢。」
 
「在我的心目中小珣已經很了不起喔。」游同塵輕聲回應。
 
其實游同塵亦很難想像一個十歲的小女孩要親自為娘親下葬,然後獨個兒在陵園裡面生活。即使小珣表面上看起來很獨立,歸根究底還是一個愛黏人的女孩子。
 
不過到底小珣的族人為何要隱居陵園?這問題一直讓游同塵十分好奇。
 




「話說回來,」游同塵便問:「陵園地方頗大,最初應該有不少人居住才對。為什麼後來只剩下小珣一家呢?」
 
「好像是因為生病還是詛咒之類的,其他族人都接二連三的離開了,長埋陵園裡面。」
 
「詛咒?」
 
「原本守陵的族人都是要逃避什麼詛咒才選擇隱居陵園的喔。」小珣解釋:「聽娘親說,二百年前山洞外面發生了一場災難,像是外族入侵之類的;中原的人敵不過對方,所以先祖才決定與外界隔絕,避居於陵園之內。」
 
小珣的族人雖負責守陵,但最初還不至於終身在陵園裡面聚居。究竟二百年前發生了什麼事情迫使他們長居陵園?現在已經沒有人知道,游同塵也沒有聽說過這麼一段外族入侵的歷史。在游同塵的認知裡面,一直都是由漢人當皇帝,其他外族蠻夷只有臣服天朝的份兒。
 
游同塵並不知道在他身處的時代裡面,其實沒有任何一冊史書能夠正確地記錄歷史。
 
「雖然不知道二百年前的大災難是怎樣,但也許就是這個決定,才讓小珣妳們的族人跟外面不一樣,都是沒有等級呢。」游同塵說。
 
「如果游哥哥想知道以往的事,或者陵園裡面的藏書閣會有記載喔。」




 
「這麼說來,小珣也想回去陵園一趟嗎?畢竟那裡是妳的家鄉,也是我們初相識的地方。」
 
小珣伏在游同塵身上點頭說:「雖然現在跟游哥哥和姐姐們相處得很開心,但有機會的話也想跟游哥哥兩個人回家探望一下爹娘。」
 
「就這麼決定,待崑崙山之行完結以後,我們便回去陵園看看吧。」游同塵撫摸著小珣的臉龐,小珣則微笑回應。這一刻什麼江湖事情都暫且放下,只要享受著二人的時光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