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金黃色的滿月緩緩掛起,游同塵獨個兒走到練武場旁邊的涼亭坐下;仰望夜空的同時,心中的雜念又一下子湧上眉頭。
 
就是夜闌人靜,才更容易聽見自己的心聲。只怪當日在玉龍殿行事太大意,才會招至今天的困境。假如臨湘劍門被西王教打敗而一落千丈,作為武林盟主實在難辭其咎。
 
「當年的父親到底是一個怎樣的武林盟主?我想至少比我出色吧。」
 
初春的夜風仍充滿寒意,尤其在芙蓉峰頂;但游同塵的內心更加冰冷,任由寒風打在身上也無動於衷。
 
「今晚的天氣很冷呢。」突然有人在背後為游同塵蓋上披肩,游同塵回望,說道:
 




「水師姐……這麼晚還沒有睡嗎?」
 
「你不是也懂得叫我做師姐嗎?有什麼煩惱不妨跟我這位師姐說。」
 
水清瑤靜靜地坐在游同塵身旁。這麼近看著她的側面,還是仙子一樣,高貴脫俗;就好像塵世間的所有瑣事都不放在眼內一般,讓游同塵覺得自己很渺小。
 
「不……沒有問題。」游同塵低頭回應。
 
「剛才在逍遙殿的討論結束了,我已經決定接受西王教的戰帖,七天後就在衡陽城跟對方公開比武。」
 




「為什麼?對方可不是善男信女!如果妳輸了,西王教一定會拿此事大做文章,到時候臨湘劍門怎麼辦?」
 
「只不過怪技不如人輸了一仗,沒什麼大不了的。」水清瑤溫柔地說:「我以前有一位朋友,當初他雖然武功低微,又傻頭傻腦,但只要見我有危險就會捨命相救,頗有俠者之風。之後那個人每天都勤奮練功,說是想跟我成親就毅然踏上比武台,跟天下一眾高手比試亦從不畏懼。雖然結果他打輸了,甚至後來被我打下山崖,他卻從不認輸,結果再一次站到武林的頂峰。」
 
「那個人只不過因為初生之犢,所以什麼都不怕而已。其實他沒有妳想像中那麼好。」游同塵抓著水清瑤送給自己的披肩說。
 
「可能你說得沒錯,但我還是比較喜歡那個不肯對命運低頭的人。等級低又怎樣?就算不會武功,每個人都有他的長處,這個世界總會有需要他的地方。」
 
「水師姐妳說什麼,我不明白。」
 




「我們不是說好了要創造一個沒有等級的世界嗎?要是到頭來又被等級的問題纏擾不是很可笑?」水清瑤站起來,輕輕搖頭說:「抱歉,其實因為這幾天我要準備跟西王教的比試,大概不能招呼游師弟,所以今晚前來道別而已。七天後,我們再見,我相信游師弟你一定會把我那位故友找回來的。」
 
說畢,水清瑤便離開了涼亭,整個練武場又剩下游同塵一個人……和他的五位後宮在背後默默偷看。
 
 
翌日,游同塵一起床就把一眾紅顏召到臨湘劍門的空地上,說是有重要事情商量。
 
「為什麼一大清早就吵醒本小姐啦!我還想多睡一會。」
 
「別這麼說嘛姬姐姐,看見游哥哥又回復精神,小珣可是十分高興喔!昨晚我還怕游哥哥在外面──」
 
矜兒立即掩住小珣的口阻上她說下去,「好了,游同塵你叫我們來做什麼?」
 
游同塵覺得小珣可憐,便說:「別作弄小珣了,我有事情想矜兒還有妳們其他人幫忙,是關於水師姐七天後跟連黑千歲決戰之事。」
 




「喔?」眾女一同表示疑問。
 
「我想清楚了,現在我一個人的力量太少,所以就算想幫水師姐也幫不上忙。不過我還有妳們,還有可以做得到的事情。」游同塵接著說:「首先是幽如,我希望妳可以陪水師姐練功,找出對付連黑千歲的辦法。因為幽如妳比我聰明得多,而且那個人又是妳的師父,妳一定可以有方法對付連黑千歲。」
 
聽見游同塵這麼直接讚自己,司馬幽如臉紅起來,「那個嘛……不用你說我本來就打算這樣做。」
 
「謝謝妳。」然後游同塵又對小珣說:「小珣,妳也跟幽如一起和水師姐研究吧。之前我在武學上得以有所突破,也是全因為小珣妳的指點。我想小珣從胡前輩學回來的煙波釣叟歌是八八門武功的精華,所謂知己知彼,或許裡面同樣有剋制八八門武功之法。」
 
「好的!我會好好幫助水姐姐的!」小珣握著拳信心十足。
 
「還有水師姐也交給小珣妳照顧了,因為我想借矜兒一用。」游同塵望向矜兒道。
 
「借我做什麼?」
 
「矜兒妳一直跟在水師姐身旁,一定對她的事情十分清楚吧。我想妳和我下山走一趟……不過只有我們二人太危險,藻兒和青青也一起跟來好嗎?」




 
「沒有問題,能跟游大哥一起就好。」「哼,果然還是需要本小姐保護吧。」
 
姬藻和南宮青青同樣沒有異議,只不過矜兒心中一陣酸溜溜:「只不過因為昨晚小姐的一番話,游同塵就整個人脫胎換骨……看來他還是比較喜歡我家小姐呢。」
 
「矜兒怎麼了?」
 
「沒什麼!就照你的意思去辦吧!」
 
「那這幾天就拜託大家了。」游同塵笑說:「雖然我現在不能幫水師姐擊退那壞人,但水師姐說得對,我還是有其他事情可以做。」
 
游同塵下定決心,他要西王教知道武林盟主不是好欺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