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天,衡陽的市集人頭湧湧,來趁熱鬧的人把四周大街擠得水洩不通。因為等會兒就會上演臨湘劍門與西王教的比武,近月來連黑千歲屢挫傳統門派高手,所以大家爭相趕來,看看究竟水清瑤能否為五大派挽回名聲。
 
縱然之前連黑千歲曾在十招內擊敗白鹿派的代掌門,但真正向五大派掌門下戰書還是頭一次。城內的人當然對水清瑤抱有期望,想看見她為衡陽爭光,但是實際上哪邊贏面比較大?
 
水清瑤還只是二十歲的少女而已,有等級22已經很了不起;連黑千歲卻跟司馬止、老胡同輩,是一位年過四十的武林高手,比水清瑤還要高出10個等級。
 
論輩份也許是連黑千歲比較高,但地位卻是水清瑤稍高一點,所以在擂台上就當作扯平。
 
「馳名衡陽荷葉包飯──」市集的小吃攤販忙著叫賣,水清瑤看見這麼熱鬧的場面,便想起一年前這兒同樣塞滿了圍觀比武的人。不過當日是其他人為自己而戰,如今則是自己為了其他人而戰。
 




「沒錯,一年前在同一個擂台上,那個人跟比自己高出20等級的人打也毫不退讓……現在我這情況根本算不上什麼。」
 
水清瑤坐在擂台旁的椅上,遙望南邊大街,剛好有一眾藍衣信徒整齊排列地走進市集廣場。那幾十人除了穿上藍衣外,還戴有黑色頭巾,表示他們是西王教「黑旗」的人。
 
這時候,一直待在水清瑤身旁的司馬幽如打眼色說:「人群中間那位穿得特別光鮮的長鬚漢,他就是我的師父。」
 
雖然距離頗遠,但水清瑤洞察力好,一看就看見等級32,今天在擂台上比試的對手是他沒錯。
 
然而連黑千歲作為一個身經百戰的高手,稍有感到敵意的視線,便逆流望回去,跟水清瑤四目交投。
 




「哦?果然她也在這裡呢。」連黑千歲看見水清瑤身旁的人便會心微笑,接著在眾人目光下步上擂台。
 
台下眾人嘩然:「那個就是西王教的高手吧!等級32看起來很厲害。」
 
「無論如何我都是支持水掌門的,臨湘劍門怎可以敗給外來的人!」
 
「但如果真的敗給了西王教,我還是把將來的兒子送去西王教習武好了……」
 
台下圍觀的人,尤其是衡陽城的居民大多心情複雜,他們有些還是看著水清瑤長大,當然是不希望看見她被欺負。
 




「久聞水掌門英名,今天果然是聞名不如見面。」連黑千歲在擂台上對水清瑤行禮問好。
 
「素聞連前輩武功非凡,今天幸得機會切磋,稍後還請多多指教。」水清瑤不亢不卑的,反而她身邊的司馬幽如顯得有點激動:
 
「果然是師父……為什麼師父要背叛八八門?」
 
「幽如,妳也不同樣離開了八八門嗎?」連黑千歲摸著鬚子說:「我只不過跟妳一樣,有追求的東西所以棄暗投明而已。」
 
連黑千歲的話也確實沒錯,令司馬幽如沒有反駁的餘地。
 
「連前輩,」水清瑤道:「準備好的話我們便上台開始比試吧。」
 
連黑千歲笑著的跟水清瑤走到擂台上,雙方先禮後兵,互相抱拳後亮出兵器,接著比武就在一片喝采聲中展開──
 
首先出招的連黑千歲,跟司馬幽如一樣,因為他的一對玄鋼撾屬於短兵器,所謂一寸短一寸險,必需步步進逼才能發揮到優勢。




 
「噹!」連黑千歲的右撾以鋼指向水清瑤胸前一截,水清瑤便用劍脊擋下;可是右撾忽然向外迴轉,撾上筆尖繞過水清瑤的劍正對準她的喉嚨!
 
筆尖像斧頭一般往上一撩,雖然水清瑤輕輕仰頭剛好閃開,但此時右撾又猛然來一招回馬槍,以鐮刀的技法直砍向水清瑤後腦的死角──
 
「哦?」連黑千歲看見水清瑤不慌不忙,甚至不屑顧盼,只是反手提劍就把從死角襲擊的玄鋼撾彈開,彷彿閉上眼也能破招的樣子。
 
當然水清瑤沒有外表看起來那般輕鬆。她回想起幾天前司馬幽如的教導,現在還是對「追命陰陽撾」這套武功嘖嘖稱奇。
 
簡單來說,因為筆撾能夠同時模仿各種兵器,於是「追命陰陽撾」的每一招裡面都同時隱藏了另外半招。
 
指法中隱藏半招斧技,斧技中又隱藏半招鐮刀技──於是連黑千歲看見第一下指法被擋,便立即接下半招轉換成斧頭攻擊;斧頭落空的話又是接上半招就變成鐮刀橫砍。
 
正因為筆撾的招式能夠互相重疊,攻擊就能綿綿不絕,招式與招式之間完全沒有起手和收招空隙。
 




除此之外,由於偷空起手收招的時間,水清瑤每出兩招,連黑千歲就回敬三招──結果無論水清瑤如何揮劍,追命陰陽撾往往能比水清瑤多出一招,處處牽制。
 
「雖說『追命陰陽撾』出手總能比妳多出一招,但這套武功也不是沒有缺點。」當日司馬幽如對水清瑤說:「就是太過死板。縱使武功的套路本身變化多端,但因為每出一招裡面都包含了接下來的半招,只要妳觀察力強,又熟識『追命陰陽撾』的所有套路,就能預測下一招是什麼了。」
 
──水姐姐加油!
 
台下的打氣聲把水清瑤拉回現實。她與連黑千歲對望,連黑千歲忍不住開口說:「我還真的不敢相信有人可以在短短七天內背熟我這套武功的套路。」
 
「要再試多一次嗎?」水清瑤平淡地問。
 
「哈!」連黑千歲立即再次雙撾猛攻,正如剛才所解釋,對打時追命陰陽撾永遠都能比其他武功打多一招,所以不能指望能夠把所有招數擋下。
 
於是水清瑤是半擋半避,而且閃避的時機都掌握得非常好;只見水色長掛飄逸搖曳,雙撾每一次攻擊都停在水清瑤身前半寸,完全傷不了水清瑤半分。這一刻水清瑤就如仙子一樣,捉摸不到。
 
看見這情景,連黑千歲便苦笑說:「水掌門果然是武學奇才,比我教過的任何一位徒弟都要有天份。」




 
「連前輩過獎了,」水清瑤回答:「但比試現在才正式開始呢。」
 
事實上雖然這幾天的鍛鍊,水清瑤已經完全摸清了司馬幽如的「追命陰陽撾」,但那終究是司馬幽如的。如今眼前的人是連黑千歲,同一套武功使出來當然會有不同之處。
 
所以一開始的過招對水清瑤來說只是試探性質,用來熟識連黑千歲的武功而已。現在摸熟了,也代表反擊的時間來臨。因為追命陰陽撾雖說每一招的起手收式都跟下一招重疊,看似每一招之間都沒有空隙,但實際上還是有弱點的。
 
水清瑤相信,沒有一套武功能無敵於天下,完全沒有弱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