擂台下的觀眾看得如癡如醉,亦不忘為水清瑤吶喊助威,好不熱鬧。
 
「水掌門果然是巾幗英雄,確實令人刮目相看……但妳還可以撐多久?」雖然連黑千歲剛才一輪襲擊沒有嘗到甜頭,但他所用的武器只能以攻代守,於是照樣衝前揮舞雙撾。
 
所謂「追命陰陽撾」,陰陽的意思就是互補不足:每一招之間互相補足、左右手的撾又互相掩護。
 
首先一招「毒蛇入洞」,右撾從側邊切入,筆尖水平向內鑿,攻向水清瑤的左腰──卻被水清瑤以劍尖鎮住撾柄,輕易化解。連黑千歲立即乘著上招餘勢,便是左撾一發沖捶,由下而上攻向水清瑤的右肩。
 
可是無論連黑千歲怎樣連環攻擊,結果亦跟之前一樣,通通被水清瑤以青天芙蓉劍擋下或避開。
 




突然間,水清瑤眼光變得銳利,她看見平常不可能出現的空隙,就刺出一招「春風楊柳」,並在連黑千歲的左手背劃下一道淺傷!
 
「……原來是這樣,」連黑千歲感到可恨,說:「連開始和終結都能夠看穿了嗎?」
 
這時候,擂台下的司馬幽如同樣是目瞪口呆。三天前她把追命陰陽撾的弱點告訴給水清瑤,說這套武功在每一招中間固然沒有空隙,但在一套連招之後總會有機可乘;正如一首曲無論節奏如何,每一節中間總會有停頓的時候。
 
司馬幽如能夠一口氣連上十招,已經足以讓她在八八門建立了地位;但連黑千歲可是一口氣連上數十招,她沒有想過水清瑤竟然第一次就成功,輕描淡寫地破盡自己師父的追命陰陽撾。
 
可是這一下真的觸怒了連黑千歲,他毫不掩飾自己的不悅之情,大叫:「想不到臨湘劍門出了這麼一位奇才,要親手折斷這朵芙蓉花實在太可惜了。」
 




連黑千歲一如既往提起雙撾出招,但這次左右雙撾一高一低,居然有陰陽不調的感覺。左撾的招式比右撾慢,攻擊起來好像雜亂無章,令人眼花撩亂。
 
「這是師父完全放棄進攻時的架勢『陰差陽錯』,就連我自己也沒有領教過……」司馬幽如十分擔心,因為「陰差陽錯」是不傳之法,她沒有學過所以無法事先提點水清瑤。
 
其實「陰差陽錯」是連黑千歲為了彌補追命陰陽撾的缺點,因而自行領悟出來的變招。本來追命陰陽撾的招式互相重疊已是非常繁複,很少人能夠跟得上筆撾的招式;現在左右撾的攻擊節奏又互相差了半秒,旁人即使跟得上也會被左右撾不協調的技法擾亂。
 
連黑千歲雙眼血絲暴現,不斷狂揮雙撾攻向水清瑤的頭顱,招招凶猛,是名副其實的「追命」。可是水清瑤相對地悠然自得,更不自覺地哼起歌來。
 
連黑千歲暗自大怒:「這賤婦還有心情哼歌是看不起我嗎?」卻又忽然醒悟過來,「不對,她是以哼歌的方式來掌握迎刃的節奏,所以才沒有被左右撾的時間差影響到。」
 




在曲譜裡面,「板」是強音、「眼」是弱音;水清瑤正哼著一板一眼的曲調,「板」是格擋、「眼」是閃避,竟再一次把連黑千歲的招數全部化解,然後又在他的右手臂劃下另一道血痕!
 
台下的司馬幽如感慨說:「水掌門跟游公子一樣,都是面對比自己強的對手就會自我進化的怪物嗎……」
 
同時間,與司馬幽如一起觀戰的台下觀眾看見水清瑤威風八面,紛紛歡呼拍手,使得旁邊一群西王教徒不是味兒。
 
而且那些西王教徒看見自己的千歲處於劣勢,信心漸漸動搖起來。
 
──哈哈哈,台上的連黑千歲忽然大笑,並對水清瑤喊話:「果然我加入西王教是正確的。沒辦法,就讓妳見識一下我投身西王教的原因吧!」
 
還來不及反應,在連黑千歲周圍突有風雲變色之勢,震懾四方。除了站在台上的水清瑤突感噁心,就連台下的觀眾亦同感不安,全身發抖。
 
「這是何等妖邪之氣!」水清瑤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在她面前的連黑千歲居然有一股黑氣纏身!
 
看著連黑千歲互磨雙撾,它所發出的刺耳聲音不是尋常的金屬聲,而是淒厲的悲鳴與慟哭,有如冤魂不散之感。




 
水清瑤立即退後兩步,但已經太遲──連黑千歲交叉一劈,一陣黑色的真氣馬上轟向水清瑤!即使她橫劍擋著,亦整個人被轟出了擂台數丈之外。
 
換言之,比試已分出勝負。台下鴉雀無聲,這不單是因為水清瑤敗陣,更加是一眾人同樣被連黑千歲的氣勢嚇得不敢吭聲,包括西王教徒在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