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過數日的路程,游同塵一行人終於從麓山寺返回了朱陵洞天,游同塵亦可以跟小珣、姬藻、南宮青青她們重聚。
 
在游同塵離別的日子裡面,大師兄敖維把陵園打理得井然有序,叫游同塵不得不佩服他的領導能力。不過就算陵園是怎樣的一個世外桃源,也不會忽然有一座瑤琴出現眼前,所以游同塵順道也在衡陽的市集買了一座七弦琴回家。
 
「你買琴來做什麼呢?」回到陵園時,矜兒看見便這樣問游同塵。
 
「西王教的聖女把一本琴譜交給了我,或者需要一座琴才能夠解明她的用意。」縱使烏洛蘭曾經告誡游同塵不能隨便讓其他人知道琴譜,但告訴矜兒應該不會有問題吧。
 
「你別騙我說你會撫琴啊?」
 




「你能想像我撫琴的樣子嗎?」游同塵無奈地問:「妳知道水師姐是否通曉琴藝?」
 
矜兒回答:「當然了,不過小姐她一回到陵園就忙過不停,我看你現在先不要打擾她比較好。」
 
「好吧,我再找其他人看看。」
 
於是游同塵拿著《碣石調・幽蘭》琴譜,在陵園的草地上徘徊。他心想,小珣自幼就居於陵園,應該沒有學習琴瑟;藻兒她就最討厭乖乖地坐著,不用對她有寄望;至於青青,她一直以男兒身習武,看起來機會也不大;幽如的話她又忙於跟清瑤處理門派事務……
 
「看起來最閒的人就只有公主了……」
 




深吸一口氣,游同塵就走到去陵園的書齋去找邑陽公主,嘗試碰一下運氣。
 
「這是《幽蘭》琴譜?」邑陽公主好奇地說:「相傳孔夫子曾求官失敗而鬱鬱不得志,當時他看見路邊的蘭花被逼跟雜草長在一起便覺感同身受,並寫下此曲來抒發自己的情感……說起來我被逼跟哥你在一起,也是這種感覺呢。」
 
「明明是妳自己要跟著我啊,我又沒有逼妳。」
 
「我跟著你只是為了要找回娘親啊!」邑陽公主嬌嗔道:「那哥你把曲譜帶來又是為了什麼原因?」
 
「這個……有人告訴我這琴譜對我練武有益,可是我又對琴藝一竅不通,所以想請公主妳幫幫忙呢。」
 




「琴譜和武功風馬牛不相及,哥你不會是有別的意圖吧?」雖然邑陽公主在麓山寺被游同塵所救,但她依然對游同塵充滿戒心。
 
「不可能!假如我對公主有什麼不軌企圖,要殺要剮,悉隨專便。」
 
邑陽公主皺著眉頭,猶豫一會,最後也答應了游同塵一起研究琴譜。
 
 
二人來到地底湖畔的一片草地坐下,邑陽公主便翻開琴譜覆讀:
 
「耶臥中指上半寸許案商,食指中指雙牽宮商,中指急下與拘俱下十三下一寸許住末商起,食指散緩半扶宮商……」
 
古琴譜又稱文字譜,都是以文字記述指法動作和所按的弦序徽位,包括「宮、商、角、徵、羽」五音。於是邑陽公主全神灌注在琴譜上的每一個字,然後慢慢按撥琴弦,優雅地奏出琴曲。
 
游同塵認得這首曲和昨晚烏洛蘭所彈奏的是同一樂曲,不過兩者感覺迴異……硬要形容的話,烏洛蘭的每個琴音都充滿淫靡的妖氣,而邑陽公主的琴音則帶有一種靈秀脫俗的仙氣。
 




「大指當九案徵,無名當十亦案徵,無名散打宮,食指挑徵,大指搯起,無名不動……」
 
但明明是記載指法動作,為什麼漸漸覺得有奇怪的感覺?
 
「……屈兩腳,男人其間,銜其口,吮其舌,拊搏其玉莖,擊其門戶東西兩傍,如是食頃,徐徐內入。」
 
琴音頓停,邑陽公主雙手懸在半空動也不動,眼睛慢慢轉向游同塵身上,滿臉通紅,罵道:「果然是惡作劇呢!你總愛逼妹妹看淫書你就很興奮對吧!究竟這是什麼變態的性癖!」
 
游同塵不知道原來烏洛蘭給自己的曲譜只是掩飾,實質上裡面記載的卻是《素女經》全文。他不了解為何邑陽公主無故發火,只好左閃右避,直至邑陽公主雙手把瑤琴抬起想用來擲向自己──
 
「那是新買的!別浪費啊!」
 
邑陽公主只好放低瑤琴,哭著大喊:「本來經歷了麓山寺的事情,我對哥你有所改觀;現在才知道自己對你有期待是笨蛋,哥也是大笨蛋!笨蛋笨蛋笨蛋!」然後掉頭跑開了。
 
到後來游同塵拾起琴譜,看見公主正在翻看的書頁時,才恍然大悟。




 
「啊……又闖禍了。」游同塵搖頭嘆息,這個時候剛好水清瑤走來探望游同塵,嚇得游同塵把《素女經》收到身後。
 
「剛才我看見公主哭著地離開了呢,你們之間發生了什麼事嗎?」水清瑤溫柔地問。
 
「沒什麼……只是有一些誤會而已。」
 
「公主在這裡只有游郎你一個親人,其實公主很喜歡你的,你應該好好照顧她才是。」
 
「我知道……不過她現在正生我的氣,我也不懂得如何跟公主解釋。」游同塵無奈地說。
 
「我也盡量替你說點好話吧,畢竟你的親人也是我的親人。」
 
「清瑤……謝謝妳。」
 




「不客氣。」水清瑤說:「其實我有另一件事情想告訴你,是關於臨湘劍門和八八門的未來動向。剛才我跟司馬姑娘討論過,如果我們要進一步跟西王教對決,就不能再偷偷摸摸地躲在陵園裡面。我們是時候要堂堂正正的重出江湖,這也是你武林盟主正名的時候了。」
 
「的確是這樣,我們一直躲在陵園的話,別的門派也會對我們沒信心。」游同塵附和說。
 
「所以在明天的早會,我們會商量一下臨湘劍門和八八門兩派應以什麼方式重返武林。試想想如果我們不動聲色地回去芙蓉峰逍遙殿,這樣就不夠排場。」
 
游同塵想了一會,便道:「這不就簡單了嗎?回到芙蓉峰的之後,我們可以立即準備婚事!這是武林盟主和臨湘劍門水掌門的大喜日子,大可發帖廣邀各門各派來前來衡山祝賀。這排場夠大了吧?」
 
「你這個建議太狡滑了,我都沒有反對的理由。」水清瑤笑說:「但你準備好怎樣跟其他姑娘交待了嗎?」
 
其他姑娘……沒錯。這是游同塵一直想迴避的問題,但終究也要面對。作為男人,他也應該要給「後宮」們一個交待。換句話說,除了武林盟主要正名,後宮同樣亦需要正名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