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游同塵和水清瑤形影相隨地出席了集會大堂的早會,同席的司馬幽如看見游同塵,便偷笑道:「昨晚沒有回房休息,應該很快活吧?」
 
「這個嘛,嗯、嗯。」游同塵支吾以對,不過反正什麼事情都瞞不過他那些聰明的後宮,擔心也是無濟於事,唯有順其自然就好。
 
之後早會的內容都離不開準備重返芙蓉峰。因為衡山郡沒有被西王教入侵,所以八八門上下也會暫時留在臨湘劍門府上作客。另一方面,關於游同塵的婚事,經過商量,眾人決定於三個月後即六月十六日舉辦盟主大婚,並廣邀天下豪傑出席造勢。
 
以上就是早會的結論,大家決定了未來的方向便結束了早會。離開時,當游同塵還在浸淫於昨晚的餘韻當中,忽然有人從背後叫停了自己。
 
「游盟主。」此人正是大師兄敖維,「有時間方便一聚嗎?」
 




「喔,好的。」
 
游同塵答應以後,便跟隨敖維來到附近的一片空地。一路上敖維什麼都沒有說,只是踏足空地後,就突然拋出一句,「你終於要跟水掌門成親了呢。」
 
「是的,我一直都很喜歡清瑤,想跟她在一起。」
 
「可是在我的心目中你還是配不上水掌門。」微風吹起了敖維的衣袖,但他的眼神卻堅定不移,「你覺得你自己和水掌門匹配嗎?」
 
游同塵反駁道:「也許我比不上清瑤,因為她在我的心中無人能及。但我會努力追隨她的背後,成為她的力量。」
 




「努力嗎?你今天得來的一切都是因為努力,抑或是運氣?」游同塵想回應,但被敖維搶先一步,「既然你想成為水掌門的力量,你又曾是臨湘劍門的弟子,那麼你臨湘劍門的武功練得怎樣了?」
 
「我……」游同塵明白大師兄的意思。其實游同塵只不過因緣際會誤闖朱陵洞天,又有父母留給自己一半天兵的血脈,才能習得絕世武功。沒有運氣的話,難道自己什麼都不是嗎?
 
敖維對游同塵說:「我們對上一次比武已經是一年多前的事,就由我來考核你臨湘劍門的武功……出招吧。」
 
游同塵很想大師兄承認自己的實力,這樣的話,他只能以臨湘劍門的武功應戰。畢竟他跟水清瑤成親之後有責任發展臨湘劍門,如果自己連本門的武功都使不好,還有資格成為水清瑤的力量嗎?
 
「大師兄,我看讓你看看這一年來的成長……」游同塵拔劍擺出臨湘劍門的架勢說:「請多多指教!」
 




游同塵現在只有等級1,等級1的武功只有入門的利涉湘川劍。但這不可能是藉口,因為游同塵出的第一招「湘中月落」斬得太鈍,有太多時間被敖維用二指夾住劍刃。
 
「你的本門劍法生疏了,哼!」敖維的劍還留在劍鞘內,他只是以指作劍,屈曲中指並集中劍氣於食指,鬆開游同塵的劍刃後橫揮!一股真氣把游同塵的祝融劍猛然彈開,游同塵勉強握緊劍柄但手腕一陣酸痛。
 
「你這一招……難道是青天芙蓉劍的『天上碧桃』?」雖然有半點眼熟,但游同塵不敢相信,因為他沒想過此劍招能有這種變化。
 
「至少你沒有忘記本門劍法,再來!」敖維語音未落,游同塵的劍尖馬上繞過敖維的視線,撩劍刺向他左腦的盲點──但事與願違,一把鋼劍已在不知不覺間輕碰自己喉嚨。
 
敖維搖頭說:「還是太慢了。」
 
「你快只不過你比我等級高而已!」游同塵退後幾步說。
 
「你讓我很失望,當了這麼多年等級1還不明白後發先至的道理嗎?」敖維道:「比試劍招就是比一個『先』字,與快慢無關。而且我不就讓你先出招嗎?你還有什麼借口。」
 
沒錯,游同塵在出招前,敖維的劍甚至還沒有出鞘,所以這不是快慢的問題。不過明明是自己先出手,為什麼敖維可以後發先至破解自己的招數?




 
游同塵想了一會,便說:「『先』不是指出手,是指念頭。只要念頭在先,就算對方先出手,總能後發先至。」其實這也是三皇五神劍化盡天下武功的道理,只是游同塵擅以身體記住劍招,很少留意箇中理論。
 
「念頭是洞悉對方的能力,這和等級沒有關係,你應該明白。」
 
敖維邊說邊出手,長劍竟消失了實體,幻化成光影,飄忽不定地襲向游同塵胸前,游同塵想擋住卻落空了,左肩重重的捱了一砍,卻同時間又升級至等級2。
 
「既然升級可以補充血氣,我再多送你幾劍吧!」敖維冷冷地在游同塵身上劈出幾道血痕,問:「這樣頭腦會不會清醒一點?」
 
「我很清醒……但你這幾招我沒有見過,真的是臨湘劍門的劍法嗎?」
 
「何謂臨湘劍門的劍招?天下所有武功的基礎皆源於內功,任何能夠把衡湘心法發揮得淋漓盡致的,它就是臨湘劍門的武功。」
 
這世上沒有所謂的「無招勝有招」,就如弈棋一樣,高手對決講求佈局和路數。但這些招式從何而來?便是古人的經驗與智慧累積,透過不斷的切磋精益求精,就像打磨玉石一樣,把最有威脅的套路記錄下來。
 




「但是大師兄你這樣使劍,不就背棄了開派祖師原本劍法的意思?」游同塵問敖維。
 
「劍法的追求是沒有止境的。就算開派祖師悟性多高,他亦不可能創造出一套完美的劍法。而且誰說我這套劍法只是變招?」
 
「……大師兄剛才的劍招已經沒有臨湘劍門劍法的影子,莫非這是完全一套新的劍法?」
 
敖維冷笑說:「你先打贏我再說。」
 
然後敖維把長劍拖在身後,這是一個未曾見過的架勢,更加是此世界二百年以來第一套的自創劍法──「一炁劍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