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敖維把劍藏在身後,而且出手甚快、毫無先兆,轉眼間長劍已向游同塵來回連劈四下──起初是出奇不意,游同塵只能用手臂勉強卸下力度;而後來的三回斬擊縱然很踏實,卻無特別之處,就被游同塵簡單地提劍擋下。
 
兩劍清脆相碰,敖維和游同塵同時收招,又同時起手再出招。這一次游同塵接連使出「湘靈鼓瑟」和「曲終人散」,相對地敖維亦回敬兩招未命名旳上段撩劍和垂直砍劈。未命名是因為敖維的一炁劍法尚未完成,只不過其劍招已經非常精妙,壓制住游同塵的出劍同時更令游同塵右臂張開,暴露了自身的破綻──
 
「哼!」敖維立即往游同塵的腹部刺劍,眼見游同塵右手劍被彈開,快要得手之際,游同塵竟馬上回手以劍柄擋下敖維的劍尖。
 
「大師兄你這招固然高明,但撩劍之後不用砍,改成點劍,不是更有效制止我的劍招嗎?」游同塵本能地回應。
 
「的確有意思,」敖維點頭後,問道:「但這一招看你可以怎樣擋?」
 




語畢,敖維掌心朝上,逆手劃圓橫斬,劍刃看似緩慢,卻同時斬出一虛一實的兩條軌跡!
 
眼見如此狀況,大多數人都會馬上豎劍抵擋;可是游同塵不需要想辦法迎劍,因為他早就預計到敖維的套路,於是直刺向敖維持劍的右手,在手背上割了一道淺傷。
 
「居然被你看穿了。」敖維淡淡地說,不知道他感到意外還是不意外。
 
「大師兄你這招起手的意圖太明顯,很容易被人識破。」
 
「原來如此。」畢竟敖維自創這套劍法時,只能靠自身經驗去判斷成效,沒有機會從旁人的目光去觀察這套劍法的破綻。
 




「換我上了!」游同塵嘗試模仿敖維的劍招橫揮,卻被敖維輕鬆擋下,但同時間又有一道暖流灌注全身──游同塵居然升級為等級3了!
 
游同塵感到十分奇怪,按照以往的經驗,自己的上限應該只有等級2才對。但如今竟然等級3,換言之自己的等級上限到底是多少?
 
──啊!一個不留神,游同塵又被敖維刺傷手臂,看情況不得不專心應戰了。還好敖維這套一炁劍法仍有很多不足之處,二人交手,游同塵屢次化解敖維的劍招,一打就打了超過一百回合。
 
「我把這套自創的劍法名為一炁劍法,你知道原因嗎?」打到中途,敖維停下來問。
 
「一氣劍法?是一氣呵成的意思?」因為「炁」同「氣」,游同塵聽不出分別。
 




「混元一炁化三清,炁是先於天地之混沌,亦是萬物之母。」敖維搖頭道,「雖然一炁劍法與本門的劍法比起上來相當稚嫩,但終有一天你會看見這套劍法的真正價值。」
 
游同塵心想:「難道大師兄特意找自己切磋,只不過是利用我去改善一炁劍法?可是大師兄所創的劍法根本及不上臨湘劍門原有的劍法,這也是一直以來沒有人自創劍法的原因……所以究竟大師兄為了什麼原因而這樣做?」
 
還在滿腦子疑問的時候,敖維已經消失眼前。這一刻游同塵才有空思考自己的事情,因為游同塵在過招其間已經升至等級4,亦大概真正到達了現時的等級上限。
 
「等級4嗎?到底發生什麼事了。」游同塵一時之間沒有頭緒。況且剛才跟大師兄過招受了不少傷,所以游同塵決定先回去包紮傷口,順便休息一下。
 
 
游同塵回到房舍,碰巧看見南宮青青正在打掃客廳。
 
「青青原來妳在家裡嘛,可以幫我包一下傷口嗎?」
 
「游大哥你又做什麼弄得滿身傷……咦?」南宮青青十分愕然,「1、2、3……等級4。游大哥你跟誰雙修突破上限兩次!是兩次!」
 




「嗯?啊,不是這樣的──」
 
「快說!你除了清瑤之外還跟什麼女人搭上了!」
 
「沒有啦,我昨晚只是跟清瑤一起而已。大家將來都是一家人嘛……青青妳先把劍收起來!有話好說。」
 
「可是等級4就是兩個女人,等級是不會說謊的。」南宮青青冷靜地回答。
 
「欸?妳說得沒錯、不對!我的意思是等級4妳說得沒錯,但是我昨晚真的只有──」
 
說到途中,姬藻剛好進屋,便撞見南宮青青正想怒斬親夫的場面。
 
「姬家小姐妳來得正好,游大哥他等級4了,快把他吊起來審問誰是經手人!」
 
「什麼!」姬藻聽到後馬上變得同仇敵愾,與南宮青青合力把游同塵綁起來吊在樑上,接著把其他人都叫到屋內召開家庭會議。




 
「等級1升等級2,等級2升等級4,的確是突破了兩次呢。」司馬幽如進屋後這樣評論。
 
「游哥哥……」小珣就只是用擔心的眼神望著被綁的游同塵。
 
「竟然吃了小姐還不滿足?」矜兒抱怨道。
 
「我是冤枉啊。」但無論游同塵怎樣解釋其他人都不相信,唯有等水清瑤回來替自己辯解好了。
 
「喔?」終於,木屋的大門緩緩打開,當大家以為是水清瑤開門之際,門後的人卻是邑陽公主。
 
「哥,你昨……」邑陽公主一踏進門便覺得不妙,「怎麼這樣熱鬧,而且哥為什麼被吊起來?」
 
眾人望向邑陽公主,便覺真相大白,齊聲道:「原來兇手就是親妹妹!」
 




「什麼?妳們在說什麼蠢話?」邑陽公主不屑回應。
 
「唯有把公主抓起來驗明正身。」南宮青青伸出雙手說道。
 
「笨蛋,妳們一群笨蛋別碰我!」邑陽公主邊說邊逃,一個調頭就在門口撞上了正好趕到的水清瑤。
 
「妳們不要胡鬧了,公主是妳們的未來小姑,怎可以這麼無禮?」水清瑤命令道:「矜兒,快把游郎放下來。這不是游郎的錯,我可以證明游郎昨晚只有跟我在一起。」
 
「可是……游大哥為什麼會變成等級4呢?」
 
於是水清瑤就把《玄女經》和《素女經》放在枱上說:「會不會是這兩部經書的緣故?」
 
「對了!」邑陽公主便道:「我來找哥就是關於之前哥給我看的這本《幽蘭》琴譜。我後來記起琴譜入面有一句藏頭詩,它聽起來好像不是好東西,但至少要讓哥知道一下吧。」
 
「玄素御女,事半功倍」──這就是聖女隱藏在琴譜給予游同塵的訊息,亦是是游同塵上限提升4倍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