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初七,也是游同塵帶領一眾武林中人誅殺蚩尤的一日後,他和老胡就回到山陽城與其他八八門弟子會合,並暫時定居於山陽城。
 
雲台山下的山陽城,雖然不算是什麼大城鎮,不過相傳前朝皇帝曾被貶為山陽公並幽禁於此地,順理成章這裡也被稱為山陽城。但昔日幽禁山陽公的宮城如今已是八八門的根據地,尤其現在八八門人都下山幫忙百姓維持治安,山陽城可說是八八門的代名詞。
 
除了八八門之外,水清瑤當場斬下蚩尤的一幕亦讓她聲名大噪。原本只在荊州揚名的臨湘劍門亦開始受到中原民眾的注目,更有不少人慕名希望拜入臨湘劍門,就好像兩年多前的游同塵一樣。
 
當然水清瑤誅殺蚩尤不只贏得名氣,還有不錯的經驗值讓她升級。等級25的她越來越有掌門風範,足以讓她能夠與各派前輩看齊,而不再是單純的「少年英雄」。不過水清瑤搶盡風頭,除了矜兒和司馬幽如,其餘幾位夫人顯得有點醋意。
 
首先是南宮青青,她念念不忘要與游同塵創出一套專屬的夫妻劍法,整天都拉住游同塵要他陪自己練劍;姬藻則發覺她在武學上難以跟水清瑤等人匹敵,於是重新拾回神農宮的「毒本」,希望在最擅長的方面能夠幫助游同塵;就連小珣,在目睹七曜璣衡陣之後亦對陣法產生濃厚興趣,便向老胡請教。
 




就在山陽宮的清早,小珣便嚷著老胡傳授八八門的陣法。
 
「游夫人不是本門弟子,本應不便傳授妳本門的陣法。」老胡客氣地說:「不過如今黎民百姓處於水深火熱當中,能夠幫上忙的我自然不會吝惜。」
 
「所以胡伯伯能教小珣厲害的陣法嗎?」小珣高興地問。
 
「我可以把陣法精要傳授給你,正如當日的『煙波釣叟歌』口訣。但是我本身對奇門之術的天賦不及計掌門,戰陣只知其法,不明其義,剩下的只能讓游夫人妳自行參透。」
 
「沒有問題,多謝胡伯伯!」
 




 
正如之前提及,只有矜兒和司馬幽如沒有妒忌水清瑤的威風。矜兒的話她原本就把水清瑤放在心中的第一位,不能比較;至於司馬幽如,她要幫游同塵處理所謂武林盟主的職務,已經忙得管不了其他事情。
 
以往司馬幽如一直暗中協助司馬止管理八八門,現在她就在幕後協助思想單純的游同塵;有時候越聰明的人就越忙碌,這個情況下可能游同塵才是最聰明的人。
 
下午,司馬幽如走到山陽宮的鴿子園,她看見在泛紅的北方天空飛來一隻信鴿,便伸手讓信鴿站在指頭上,並拆解綁在牠腳下的便條。
 
司馬幽如看了便條內容,面色一沉,便回頭往鴿子園內的一間小木屋。木屋裡有一個很多格子的鐵籠,每格鐵籠都用木板標示著不同地名,代表籠中養著全國各地的信鴿。
 
這是因為八八門以往掌握了全國政權,廣佈線眼,而信鴿就是她們其中一個最常用的聯絡手段,代替了驛馬和驛站傳信。




 
司馬幽如走近門口旁邊的木櫃取出紙筆,寫下回條風乾;又打開標注著「晉陽」的鐵籠,捉來一拿信鴿,把便條綁在信鴿腳上放飛。
 
「果然最擔心的事情終歸都要發生嗎?」
 
司馬幽如悶悶不樂,唯有找游同塵、水清瑤和老胡商量。
 
 
司馬幽如離開小屋,來到山陽宮的書房,看見老胡正在畫圖教授小珣陣法。老胡看見司馬幽如,便笑道:「兩位游夫人怎都這麼有閒情,要找我這位老人家呢?」
 
「你以為我很喜歡找你老人家嗎?」司馬幽如辯道。
 
「這麼也是,小司馬找我向來都是不祥事,確實不找比較好。」
 
「別把我說得好像是個不祥人一般。」司馬幽如沒好氣,只好不理會老胡,跟小珣說:「小珣妹子,抱歉要阻妳跟老胡學習,因為發生了其他事情要找這位八八門掌門一起商量。」




 
「嗯,小珣明天再來跟胡伯伯學習就可以。」小珣又小跳步跑近司馬幽如說:「司馬姐姐辛苦了。」
 
司馬幽如聽得很高興,因為就連游同塵都很少跟自己道謝。所謂禮多人不怪,果然小珣才是最可愛的妹子。
 
 
在跟老胡交待後,司馬幽如又走到山陽宮後院,看見游同塵和南宮青青二人不知在耍劍還是耍花槍,愛恨纏綿;司馬幽如覺得他們像傻瓜一樣,天生一對。
 
「喔!」司馬幽如打算走近二人,卻忽然發現邑陽公主也在後院一角看書,便嚇了一跳。
 
「本公主只是喜歡在後院看書,別想太多。」
 
「嗯……」司馬幽如想了一會,道:「發生的事情和公主不無關係,等會妳也來正殿吧,我有事情要告訴大家。」
 
邑陽公主不知道司馬幽如所說何事,只好點頭答應看看。之後司馬幽如亦把相同內容告知給游同塵和水清瑤,而大家就在山陽宮的正殿聚首一堂。




 
 
「有一個壞消息要告訴大家,」司馬幽如開宗明義道:「山陽城這裡很快就會變成戰場。」
 
「欸?為什麼?」游同塵表現驚訝。
 
「剛剛接到情報,說北方冀州的太原郡守昨夜被殺。其中最大嫌疑的就是身在太原的李太尉,因為太原郡守本來就是皇上派去監察李太尉的人。」司馬幽如續道:「據說李太尉已經從京城返回太原晉陽宮,準備起兵勤王。」
 
「嗯……好像是很麻煩的事情。」游同塵還是一知半解的,於是水清瑤又說:
 
「李太尉與薛大將軍不同,他雖無實際兵權,但李太尉在軍家的地位比起大將軍還要高。如今兵荒馬亂,他要號召親信起兵並不是困難的事情。」水清瑤接著解釋說:「更何況京城一帶天災連連、民怨四起,李太尉便能夠打著勤王的口號,帶兵進京,助皇上鎮壓叛亂。」
 
游同塵說:「但這些都是借口不是嗎?實際上那個什麼李太尉只是想推翻朝廷讓自己做皇帝?」
 
老胡回答:「很不幸在這個講求名目的大人社會裡面,口號就是一切。即使理由聽起來很荒唐,但總會有人相信。畢竟平民百姓都是信奉權威的人,其他事情很少去理會。」




 
司馬幽如又說:「名目的事情,相公你也親自推翻了司馬止的統治,你應該很清楚才對。如果沒有正當名分,相公的武林盟主地位就沒有價值,你整個人也沒有價值了。」
 
游同塵最害怕司馬幽如的毒舌,本來不敢問下去,可是何解山陽會變成戰場呢?邑陽公主便搶著說:
 
「那個反賊要由晉陽上京,山陽就是南下洛陽的必經之路!哥你不可以讓那些反賊傷害父皇啊!」
 
而事實上,如果要保護洛陽地下機關,也不能夠讓其他人推翻現在的朝廷。可是朝廷為了推翻天兵的統治,現在竟腹背受敵,司馬幽如對此感到十分惋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