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中午,李太尉在晉陽起兵勤王的消息已經逐漸傳開,游同塵與老胡等人趕到洛陽,希望能夠進宮覲見。抵達京城後,游同塵便帶同水清瑤和邑陽公主,來到洛陽天街的武林局找武林令接洽。
 
豈料武林令李笑笑依舊一副看不起游同塵的樣子,鄙視著說:「本官也講過皇上大人日理萬機,無閒接見幾位,你們就是聽不懂嗎?」
 
邑陽公主十分不滿,再次擺起公主的架子威脅道:「本公主要進宮見父皇還需要你的批准?」
 
不過這次李笑笑沒有領情,回應道:「非常抱歉,歷來規矩朝政不用公主操心,煩請公主見諒。」
 
「那……我要見吏部的韋尚書!他可以帶本公主進宮!」
 




「公主殿下,卑職只負責管理武林事務,其他事情恕卑職無能為力啊。」李笑笑說著的同時,又嘴角上揚,面目可憎。
 
邑陽公主勃然大怒,指罵道:「姓李的,你好大的膽子!連本公主都不放在眼內嗎?」
 
「嘿,公主教訓得十分正確,姓李的確實是目中無人。因為天下很快就不再屬於姓楊的了。」
 
「你!」公主怒得七竅生煙,不懂回塵。
 
「公主別生氣,」李笑笑又故作冷靜地說:「卑職什麼都沒有說過,公主因何事要發脾氣?這裡是官場重地,不是公主鬧著玩的,請回吧。」
 




看見李笑笑當眾羞辱公主,游同塵沉不住氣想出手威嚇,卻被水清瑤按住阻止,低聲說:
 
「公主要進宮應該有其他法門,我們先離開此地吧。」
 
「還是水掌門聰明。」李笑笑高聲道:「來人,送客!」
 
「你沒有資格送。」游同塵冷冷拋下一句,然後忍氣吞聲,帶著水清瑤和邑陽公主拂袖而去。
 
三人步出了武林局,游同塵便質問水清瑤為何要當場制止他。
 




水清瑤回答:「李大人能夠說出那麼大逆不道的說話,如果他不是虛張聲勢,就是有十足把握所以才不懼怕我們。後者的話,若我們把他逼得太緊,難免他會發難,到時候不會武功的公主就有危險了。」
 
游同塵聽見後十分慚愧,「……抱歉清瑤,妳總是為我著想但我又亂發脾氣。」
 
「沒有這回事,游郎你也是為了公主著想才發脾氣。」水清瑤又說:「可是剛才在武林局的客廳裡,我隱約感覺到有人監視著我們,所以不得不小心行事。」
 
「原來如此,我的修為還是不足夠呢。」接著游同塵問邑陽公主:「那麼我們還有其他途徑入宮覲見嗎?」
 
「也不是沒有,宮中侍衛有幾個也是認識本公主……但要碰碰運氣就是。」
 
「這樣就沒問題。」游同塵得意地說:「你哥我一生人最引以為傲的就是運氣!我們就去宮城外面看看吧。」
 
於是游同塵等人便從天街走過天津橋,希望能到皇宮天門前找到公主相熟的人。然而同一時間,在武林局內牽起了另一場的風雨,卻是沒有人知道。
 
 




黑色斗篷少女躲在武林局的客殿屋瓦上,用道具拆出一塊瓦片,偷窺著殿內狀況。
 
那位少女正是薛初鶯。薛初鶯之所以重回洛陽,是因為她在城外發現幾個行蹤鬼祟的人,便一直跟蹤來到城內的武林局。剛才當她聽見武林令與游同塵二人的對話,即使平日喜怒不形於色,亦不禁大吃一驚。
 
「欺君犯上……危險。」薛初鶯喃喃自語。
 
──姑娘,這裡可不是妳隨便來的地方。
 
薛初鶯急急回頭望,居然有人能夠避過她的感應,進而反追蹤到自己。她心想,對手絕對不簡單。
 
「是剛才的人。」薛初鶯凝望對方,不敢輕舉妄動。
 
「哦,原來在城外一直跟蹤我和友人的人,竟然是一位標緻的姑娘。」穿著一身道袍的中年男子露出了奸險的笑容和殺意。
 
薛初鶯仔細打量,眼前人雖然只有等級29,但從吐納節奏看來,此人內功修為極高,獨自一人是難以應付。所以應對方法只有一個,就是跑。




 
「鏗」聲,薛初鶯腳下屋瓦如同漣漪一般,瓦片由腳尖向外方圓逐一掀起,接著薛初鶯屈膝一躍就是數丈之遙──
 
可是道袍男子不慌不忙,掌心運氣擊出,瞬間刮起一陣狂風襲向薛初鶯,把天上鳥擊落地上!
 
道袍男子從屋瓦跳回地面,道:「姑娘妳的輕功不俗,御氣能舞於空中。可是論氣功妳還是太嫩了。」
 
薛初鶯二話不說,馬上從斗篷取出紅色弓箭!手指、箭頭、心臟,當三者連成一線,薛初鶯便猛然向道士的心臟射出一箭!
 
紅色箭頭旋轉破風,威力巨大,命中的話不只刺穿心臟,還能夠射破胸腔!一眨眼,箭就猛然飛來,離道士的心臟只有一寸距離──
 
可是道士雙手放在胸前,雙掌互相對峙,就像正在抓緊胸前無形之氣。此時箭頭忽然減速,最後更凌空凝在道士雙手之間!
 
「怎、怎會?」薛初鶯不敢相信,眼前人竟用純氣功接住了自己威力最強的紅矢。這位道士的內功深不可測!
 




道士不只凝住了箭,就連雙掌之間的氣也凝結成霧,然後箭杆就在霧中折斷。
 
「姑娘妳的箭術亦不簡單,居然要我動用全身內勁才能擋下。」道士說畢,突然擊出一掌,轉換內勁之快是薛初鶯始料不及!明明道士剛用全身內勁凝箭,彈指之間掌勁已經拍中薛初鶯下腹氣門,而她就應聲暈倒地上,失去知覺。
 
「外面發生什麼事了?」此時武林令李笑笑才步出客殿,看見了部下的道士和倒在地上的少女。李笑笑命人把少女捉過來,一看,他馬上認得出眼前少女正是薛大將軍的千金。
 
「哈哈哈,做得好!這次我們有帶給太尉大人的見面禮了!」李笑笑隨即吩咐下人準備馬車出城,要親自將少女送往太原晉陽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