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咯吱咯吱,車輪連夜趕路的聲音從木箱外面傳來,吵得游同塵心煩意亂。加上路面不平,木箱內的禾稈草不斷刺在游同塵的傷口,亦讓游同塵感到很痛苦。
 
不過,即使箱內漆黑一片,游同塵知道他並不是箱內的唯一一人。換句話說,白虎的同伴就在自己面前,而且憑著他獨有的嗅覺,不用看游同塵也知道對方應是一位少女。
 
「……抱歉。」黑暗中,少女吭聲跟游同塵道歉。從聲音聽來,少女應該比自己年輕。
 
「不用道歉。其實都是我不好,我本應可以救到妳的。」
 
游同塵的聲音帶點悲傷,因為他現在很擔心司馬幽如。游同塵知道司馬幽如高傲的性格,她必定會把所有責任都攬到自己身上;可是這次失敗其實與她無關,要不是自己太過衝動,就不會弄成現在的困境。
 




游同塵越想越懊悔,只是薛初鶯誤會游同塵因為救不了自己而自責,便安慰他說:
 
「不……你救了小白,我很感激。」
 
「小白?是白虎的名字?」游同塵問。
 
「對。」其實薛初鶯也不知道為何游同塵會捨命救白虎,可能在這個殘酷的世界上會有如此的好人?
 
「很有趣的名字呢。」游同塵轉了語氣,輕鬆地說:「對了,我叫游同塵,姑娘怎樣稱呼?」
 




「薛初鶯。」
 
「原來是薛姑娘……咦?」游同塵記起,幽如說過白虎的同伴或會是朝廷要人的家屬,便問:「莫非姑娘是薛將軍的家人?」
 
「當朝大將軍是家父。」
 
薛初鶯心想,對方也不是因為知道自己身分而出手相救,真是奇怪──
 
「啊!」
 




忽然馬車轉彎,連聲嬌嗔把薛初鶯拋到游同塵面前。此時在木箱頂部的縫隙透來絲絲月光,正好照在薛初鶯烏黑的秀髮上,並讓游同塵隱約看見薛初鶯白晢的臉頰。
 
「姑娘抱歉……」
 
「嗯。」
 
游同塵凝望著薛初鶯的臉看得入神,頓然意識到整個空間只有他們二人;所謂男女授授不親,游同塵顯得有點不好意思,於是沉默良久。
 
豈料馬車因為趕路,竟越走越急;車後貨架的木箱就不斷左搖右擺,把游同塵和薛初鶯在狹窄的空間內拋來拋去。而且他們雙手都被反鎖在背後,自然地挺起胸膛,碰撞之下難免會有肌膚之親。
 
久而久之,二人的距離越來越近,近得連對方的呼吸和心跳都能感受得到。薛初鶯在月光下隱約看到游同塵的臉,還有他臉上的傷口──
 
「欸?」
 
臉上一陣濕潤的感覺,薛初鶯居然輕舔著游同塵,像小動物一樣舔舐他的傷口!




 
游同塵起初有點兒驚訝,不過對方像是有奇怪的魔力,很快就把游同塵制伏了。如是者,整個晚上二人共處於木箱之內,在月光下互相對望。
 
 
假如給南宮青青知道不曉得她會有什麼反應?游同塵當然不敢想像,但司馬幽如的情況就正如游同塵猜想的一樣。
 
司馬幽如回到跟水清瑤等人會合時,她就躬身向眾人道歉,並把游同塵被捉走的責任背在自己身上。
 
「幽如妹,」水清瑤溫柔道:「妳不用太過責怪自己,這事情不是幽如妹的錯。」
 
其實回到洛陽東郊村落時,南宮青青也冷靜下來,沒有再埋怨司馬幽如阻止自己救人。她知道司馬幽如也愛游大哥,所以沒有埋怨她的理由。
 
「謝謝大家……」只是司馬幽如依然非常後悔,便沉默不語。這個時候水清便擔當了大姐姐的角色主持大局,跟老胡說:
 
「雖然游郎落在李太尉手上,但只要游郎有利用價值,我想對方也不會傷害游郎。胡前輩,你在武林最德高望重,可以麻煩你寫信給李太尉談判嗎?」




 
「的確如此。李太尉是聰明人,應該不會隨便做損人不利己的事情。」但老胡又憂慮地說:「只不過要談判的話,我們就無法明目張膽地召集人馬鎮守山陽,可能會誤了大事。」
 
「山陽還是要守,跟李太尉談判只算是拖延戰術。」水清瑤補充道:「幽如妹其實也沒有放棄過要救游郎,所以才把游郎的祝融劍帶回來吧。」
 
司馬幽如十分憔悴,只是微微點頭,帶祝融劍遞給水清瑤。
 
「還好白鹿派以為這把破劍是爛貨,沒有收起來。」水清瑤續道:「其實只要我們能夠將祝融劍送回給游郎手上,游郎就有機會脫險。」
 
南宮青青忍不住問:「現在連游大哥身在何方也不知道,要怎樣把劍送給他?」
 
水清瑤則回答說:「相反地,其實只要我們知道游郎確切的所在地,就能夠把劍送給他呢。」說著的同時,水清瑤瞄看身旁的珂雪霞月,答案就呼之欲出。
 
霞月道:「的確,只要不是過度介入地上人的事,送一個貨應該沒有問題。」
 




「這樣就好。」水清瑤冷靜地說:「我們一方面跟李太尉和談,另一方面暗中營救游郎;裡應外合,反而能夠給予李太尉一個突擊。其實情況並不是想像中那麼壞呢。」
 
經水清瑤一講,的確是絕處逢生的感覺,其餘幾位夫人也較為安心下來。
 
「對呢……」司馬幽如點頭同意,「一定要把相公救出來。」
 
「沒錯,這樣就對了。」水清瑤說:「現在已經很晚,我們明早再商量詳細的計劃吧。今晚大家就這裡解散。」
 
其餘五位游夫人點點頭。雖然她們同意游同塵暫時沒有危險,但擔心仍然無法避免。於是小珣就拉著南宮青青的衣袖,希望可以陪她入睡;姬藻看見司馬幽如意志消沉,也同樣拉她回自己房間裡,用自己的方式替小賤人打氣。
 
剩下來矜兒理所當然會陪伴水清瑤左右。然而,當所有人都離開客廳時,就遺留下邑陽公主,喃喃地為游同塵祈福。
 
「哥……」
 
在此漫長的夜晚,只有邑陽公主孤單一人惦記著游同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