亥時三刻,晉城地牢;窗外月黑風高,牢室內的光線十分微弱。這種昏暗的環境對於游同塵來說,最適合就是讓薛初鶯扶持自己的玉莖,因為看不到的話好像比較不尷尬。
 
於是薛初鶯一如既往,放下游同塵的長褲後,就一手抓住游同塵的命根子。說實話薛初鶯依然對手中毛蟲可大可小感到十分好奇,初時她還以為像粘土一般,輕輕搓揉就能變長;只不過游同塵堂堂武林盟主,豈能被鎖起來讓薛初鶯如此玩弄?所以游同塵一直十分抗拒。
 
但薛初鶯又不能讓游同塵隨處便溺,弄髒牢室。因此直到現在,二人還是靦腆地保持最低限度的接觸,幫助游同塵解決生理需要──
 
豈料眼前突然閃出珂雪霞月二女!游同塵嚇得瑟縮一團,連潑出去的水也得收起。
 
「妳們的興趣是嚇我嗎……」游同塵輕聲抱怨,因為不能讓外面守衛聽到。
 




而珂雪霞月看見游同塵半脫褲子,薛初鶯又捉住了游同塵的玉莖,便齊聲道:「抱歉,打擾了游大人的歡樂。」
 
「唉,不是妳們所想的那樣。」游同塵已經無意小解,便請薛初鶯幫忙穿回褲子。
 
之後,薛初鶯問:「她們是誰?為何在此?」
 
「鶯妹,此事很難三言兩語解釋清楚。但她們不是敵人,反而是來幫助我們脫險的。」
 
「沒錯,游大人,薛小姐,我們是奉命前來相助,希望游大人能盡快趕上太行關的大戰。」
 




霞月說畢,就輕舞祝融劍,把鎖住游同塵的玄鋼手扣腳扣斬斷。
 
「謝天謝地,我終於恢復自由了。」游同塵強忍聲線說著。
 
霞月把祝融劍交回游同塵後,又拿出弓箭,「還有薛小姐的武器,奴婢也帶了上來。」
 
於是游同塵亦用劍輕輕劈斷薛初鶯的腳鐐,讓她接過乾坤弓和五行箭。
 
游同塵笑道:「如今我們取回武器,區區外面幾個守兵亦奈不了我們吧。」
 




「不行,游大人別太早高興著。」珂雪交出水清瑤的信,「別忘記白鹿派的賊子武功高強,再遇的話被他們捉回來就功虧一簣了。」
 
游同塵打開水清瑤的信,裡面寫有關於白鹿派所在地──廬山五老峰的傳說。
 
在廬山上並列的五個山峰,相傳是五位天神化成,分別為「東方青帝青靈始老九炁天君」、「南方赤帝丹靈真老三炁天君」、「中央黃帝玄靈黃老一炁天君」、「西方白帝皓靈皇老七炁天君」、「北方黑帝五靈玄老五炁天君」。
 
此為五方五老,包含了天上所有的「炁」,所以「五方五老功」能呼風喚雨,威力無窮。但正因如此,凡人無法獨自修行,必須把五方五老功分拆五套內功獨自修練。
 
因此,五方五老功必須五人同時運功,方能駕馭天上之炁。若缺失任何一人,就變成廢了武功,一塌糊塗。
 
游同塵有感而發:「想不到白鹿派最上乘的武學,比起湘君湘夫人劍的要求還高。」
 
「殺一人,就破陣。」薛初鶯冷冷說著無情的話。不過白鹿派差點兒就殺了白虎,薛初鶯已經對白鹿派的道士恨之入骨。
 
「話雖如此,」霞月說:「就算有破陣之法,但以游大人現在的實力來說恐怕並不容易。」




 
「喂,妳是看不起我嗎?」游同塵輕聲抗議道。
 
「奴婢不敢。只是奴婢手上還有另一封信,請游大人先行過目。」霞月信交給游同塵,而信的內容是這樣:
 
「游郎,待會我們就要在太行關展開一場生死決戰。不過兵力懸殊,這場戰爭是凶多吉少。然而,只有游郎能夠改變戰局。而且不是現在的游郎,而是昔日那個單挑擊敗蚩尤的游郎。只要你與身旁的薛家閨女陰陽調和,先以玄素之術提升等級上限,再與珂雪霞月鴛鴦交合,取回經驗,就能回復昔日崑崙山頂的風範!」
 
信的最底署名水清瑤,雖然字跡明顯跟第一封信不一樣,但游同塵被信中內容沖昏頭腦,便信以為真。而且信上墨水其實帶有催情成份,於是珂雪霞月又把信遞給薛初鶑看;同時二人不斷在左右動之以情,說之以理,如同遊說少女入火坑一般。
 
「即是交配?」薛初鶯臉紅地問。
 
「對。」霞月說:「所有生物都會跟強者配種,以繁衍後代。」
 
「好像有道理。」薛初鶯這幾天與游同塵親密共處,亦對游同塵有點兒好感和好奇。
 




「那就坐言起行,要在外面守衛發現之前取回等級。」
 
語音未落,珂雪霞月已經脫光身子,在微光中隱約露出豐滿艷麗的雪白身體。游同塵看見,加上之前一直被薛初鶯搓玩小匕首,小匕首就很快變成玄鐵重劍,精神飽滿。
 
「薛小姐很漂亮呢。」珂雪面對面讚著,而霞月就在旁邊替薛初鶯寬衣,撫摸她的玉軀,好讓她獲得快感,準備享受魚水之歡。
 
──嗯!
 
霞月的纖手從薛初鶯的玉臀滑下,用手指愛撫薛初鶯的下身,弄得薛初鶯忍不住呻吟嬌斥。
 
「請安靜,不能讓外面守衛聽見。」珂雪一邊說,一邊在側面抱起薛初鶯的右腿,把薛初鶯粉嫩的部位完美無瑕地正面呈現在游同塵眼前。而薛初鶯就咬著手指,無言點頭。
 
一時之間,三個裸女擺在游同塵眼前,使牢室春光無限。游同塵雖然感到十分奇怪,但感性戰勝了理智,便挪開薛初鶯的手親吻著,不讓她發出嬌聲;同時又手握長劍施展他最擅長的「玄女素女劍法」,在薛初鶯的下半身反覆試探虛實。
 
──啊!




 
二人一拍即合,游同塵來回推動熊腰,配合著薛初鶯的呼吸聲,把精氣灌注到她的深處。
 
牢室地板沾上了初夜的血,珂雪霞月看見時機成熟,於是一同交歡。室內不只比翼雙飛,而是百鳥歸巢,鶯聲四起──
 
牢外守衛終於察覺到異樣,便對另一守衛笑說:「會不會裡面二人耐不住寂寞,於是交歡起來?」
 
「聽起來是這樣呢!反正她們都被鎖住,不如去湊熱鬧吧,嘿嘿。」
 
事實證明,男人都是好色,而且色字頭上一把刀。守衛稍稍地推門一看,還沒看見什麼,就被一劍封喉!
 
「不要偷看別人的閨房啊。」游同塵冷冷道。另一守衛看見游同塵破牢而出,便想打算高呼求援──
 
又是一下快劍,守衛來不及大叫,就被游同塵殺死了。此時游同塵等級26,等級上限64,比起登上武林盟主之時更加厲害。
 




「恭喜游大人。」當日霞月是第一個跟游同塵有染的婢女,所以他原先的經驗值都存在霞月身上。現在終於完成使命,霞月便放下心頭大石,恭賀游同塵。
 
「喔。」歡愉過後,游同塵恢復理智,立刻回頭攙扶經歷了人生第一次的薛初鶯。
 
「鶯妹,妳還可以站得到嘛?」游同塵此時確實有點歉意。
 
「嗯。」
 
「那麼我們就離開此地吧。」
 
「塵哥,我以後就跟著你。」
 
「好,我們永遠都在一起!」
 
看見任務已經達成,亦過了子夜,珂雪霞月便穿回衣服,轉眼離開晉城。臨別之時,霞月不忘把信放到燭台上消滅證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