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同塵一手牽著薛初鶯,另一手猛揮祝融劍,二人從地牢一路跑往地面,即使被上百官兵包圍亦如入無人之境!
 
這就是單挑戰勝蚩尤的力量,這就是天下第一的游同塵。薛初鶯看著游同塵的背影,亦感到自己沒有選錯郎。
 
衝出衙門地牢後,游同塵拖著薛初鶯躍上屋頂,在星空中飛簷走壁;更踏著街道樹木翻越城牆,一眾官兵追到城樓上只能眼睜睜看著二人的身影逐漸遠去。
 
「鶯妹,只要逃到城南樹林就安全了!」
 
二人越過晉城的護城河後,雖然不斷往南跑;但跑到中途,忽然從遠方傳來詭異的笑聲,游同塵便停了下來。
 




「是仙人三笑,白鹿派的內功!」
 
果然,正如游同塵所料,在游同塵的面前出現了五位道士。他們正是白鹿派長白道長,以及白鹿四子。
 
「游盟主,你還真是冥頑不靈。看來不把你的手腳打斷,你就不知道害怕!」長白道長高聲喝道。
 
游同塵不甘示弱,回罵道:「可笑!上一次我被你暗算才會處於下風。現在光明正大地打,我會怕你們這群牛鬼蛇神?」
 
「既然游盟主如此充滿自信,就讓老夫領教高招!」
 




長白道長斥喝一聲,四周頓然風起雲湧!游同塵感到不妙,因為自己正身處一片空曠草地;白鹿派要控制「氣」的流動,這裡就是最佳的地方。
 
長白道長罵道:「哈哈哈,這片空地就是你的葬身之地!」
 
白鹿派五人立即向橫分散,各就各位包圍著游同塵和薛初鶯,讓薛初鶯感到害怕。
 
「塵哥!」
 
游同塵踏前,把薛初鶯拋開,道:「鶯妹,這裡就由我擋下,我不會讓其他人傷害妳!」
 




接著游同塵右肘水平拉後,把劍尖往上斜指長白道長的右眼;左手則伸前,掌心朝天聚氣──此乃祝融八式的「龍虎二劍」之勢,亦是三皇五神劍的「澤」卦,配合伏羲八種內功口訣可以因時制宜,使出相對應的三皇五神劍招。
 
同一時間,長白道長與白鹿四子互相打著暗號,然後突然一起踏前,收緊了游同塵的包圍網──
 
長白道長緩緩打著白鹿派的九天雲海掌,雖然掌法沒有奇招,但掌力逼人,就算五步之外亦足以令游同塵全身灼燙!
 
相反,游同塵手中長劍的範圍有限,就算明知主動靠近會被長白道長的體外真氣灼傷,卻依然要步步進逼。游同塵瞄準長白道長的眼、喉、心,一口氣刺出三道劍氣,同時劍刃又劈向長白道長下胯!
 
先不談論三道劍氣,劈向下胯其實只是游同塵的惡意。雖然劍招不怎光彩,但如今對手亦不顧江湖規矩以五圍一,游同塵當然也不會客氣──
 
但只見長白道長擺動雙掌,隨意搬弄纏身氣勁,就能隔空彈開游同塵的劍刃。至於三道劍氣,就算能夠牽動湘水衡山,但擊在長白道長的氣牆卻如泥牛入海,消失殆盡。
 
「去死吧!」
 
電光火石之際,鬼牙子、真陽子、玄谷子、仙空子,原來四人早已貼在游同塵的前後左右,五人相距只不過兩步之間!白鹿四子同時向游同塵擊出掌勁,游同塵馬上換上雙手握劍,嚴陣以待──




 
砰砰砰砰!游同塵以氣御劍,雙手運劍纏頭轉了一圈,就是轟出四道劍氣,當場與白鹿四子的掌勁抵消。
 
不過白鹿四子剛才的攻擊只不過是前奏,四人分別奉上「始老九炁」、「真老三炁」、「玄老五炁」、「元老一炁」,再加上長白道長的「皇老七炁」,居然就在長白道長的鼻前煉出一團「無形炁丹」!
 
長白道長深吸一道氣,雙臂呈拉弓之勢,再迎向游同塵正面推掌──這一道掌勁結集了白鹿派的五方五老神功,威力無比驚人!
 
只要略懂洛數易經,其實不難察覺五方五老真氣同是奇數之炁。奇數為陽,而「九炁」更是「極數」之炁;因此五方五老功集合了天上至剛至陽的內勁,甚至把夜空染成赤色,有如太陽一般灼熱。
 
然而在氣勁背後,游同塵其實瞄到長白道長此時全身虛位。假如自己能夠越過氣勁與他過招,肯定能在三招內取他性命。
 
可是,就算自己能夠破盡天下招式又如何?游同塵面對如此內力差距根本無能為力。
 
頃刻,五方五老真氣逐漸逼近游同塵,所到之處,地上乾草全部枯焦。而游同塵就冷笑一聲,把全身內力運向劍尖,接著閉上眼睛一劍插入前方的五方五老真氣──
 




五方五老真氣猛然爆炸,游同塵如斷線紙鳶般被炸到數丈高!這一炸也炸昏了游同塵,他腳板朝天、頭向地,從高空俯衝,勢要撞爆頭顱而亡──卻在千鈞一髮間,一道白影在半空咬住了他,然後四條腿安全著地。
 
──濕漉漉的感覺,游同塵慢慢張開眼睛,看見白虎正在舔舐自己的臉,游同塵才知道自己還沒有死。
 
「哼,居然被一頭畜牲救了嗎?」長白道長輕蔑著說。
 
而游同塵就慢慢站起來,摸著白虎的頭,沒有理會長白道長的挑釁。游同塵對白虎說:「抱歉呢,我好像對他們沒有法子。」
 
「吼!」白虎吼叫一聲,半伏在地上。
 
「是說我可以坐上去的意思?」游同塵問。
 
白虎搖搖尾巴,點點頭,繼續半伏在地。於是游同塵跨到白虎背上,輕掃白虎的頭頂的毛,說:
 
「虎兄,我們就一起收拾那群臭道士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