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廿一日,辰時,晴天。游同塵向薛初鶯借來白虎一用,帶著南宮青青從山陽飛奔千里,終於趕到函谷前的草原,剛好能從此地眺望得到西面的函谷關。
 
「游大哥,我們要硬闖函谷關,還是要繞其他路前往弘農?」南宮青青在虎背上,從後抱著游同塵問。
 
「硬闖函谷關不是不行,但打草驚蛇只會惹來麻煩。」游同塵回答:「函谷關北臨黃河,南依崤山。但我們經水路走亦是太過張揚,所以只能翻越崤山前往弘農。」
 
「原來如此。」
 
「崤山地勢險峻,普通人和馬匹都難以抄捷徑登山。不過,這正是我帶虎兄來的原因呢。」游同塵輕撫白虎頭毛,某程度上,因為游同塵身上已經帶有薛初鶯的氣味,所以白虎也接受了游同塵成為自己另一個主人。
 




「辛苦虎兄了。」南宮青青把游同塵摟得非常緊,就像怕他隨時都會走去鬼混一般,「那麼游大哥,我們事不宜遲立即登山吧。」
 
事實上,南宮青青跟來的主要職責也是監視游同塵的一舉一動。人們經常形容夫妻形影不離是一種甜密,但在游同塵的狀況就是一種壓力。
 
可是為何只有南宮青青跟來呢?
 
根據先前擬定好的計劃,這一趟游同塵要暪過叛軍和李太尉獵殺蚩尤,所以水清瑤要留在山陽主持大局,避免與游同塵一同消失而引起李太尉的懷疑。(換句話說,游同塵不在山陽其實是沒有人理會的。)
 
由於這個緣故,水清瑤不能與游同塵一起行動。另一邊廂司馬幽如亦忙著跟老胡處理教務,而後薛初鶯也要暫回薛將軍府盡一下女兒的責任,順便為游同塵上府提親作事前準備。
 




如是者,在懂得武功的夫人裡面,就只有南宮青青有空閒可以陪游同塵前往弘農了。
 
 
五個時辰飛快流逝,太陽在不知不覺間已由頭頂走到西邊地平線的盡頭,天空一片橘紅色,把整個崤山摩雲嶺的林木都染成金黃。
 
可是游同塵和南宮青青二人無暇欣賞風景。因為崤山的山勢高峻,山脊陡峭,高低差起落十分之大。二人騎著白虎沿摩雲嶺走,好不容易才在山坡林中找到下山的路,還隱約聽見流水聲淙淙。
 
「聽起來前面應該是溪谷,我們再往裡面走走看吧。」因為下山的山坡崎嶇,游同塵和南宮青青便從虎背下來,小心翼翼地抓緊周圍樹幹,與白虎慢步前行。
 
果然,在穿過山坡林地後,周圍可以看見黑潤的大石,上面還佈滿了青苔。大石下面有溪澗,地勢比較平緩,作為歇腳的地方就最適合不過。




 
「差不多要天黑了,我們就在這裡過夜吧。」游同塵說。
 
「好的。」南宮青青說著,然後與白虎一同走到溪澗喝水休息。至於游同塵,他在溪邊四圍顧盼,說:
 
「青青,我先去附近拾一點柴枝回來呢。」
 
「嗯。游大哥要吃點東西嗎?我可以捉一些溪魚來。」
 
──吼!
 
「呵呵,看來虎兄也肚子餓,那就拜託妳了。」游同塵說畢就走進附近的樹林。
 
 
不久之後,日落月升,天空眨眼間已經佈滿星星,十分漂亮。游同塵與南宮青青二人在火堆前互相依偎,至於白虎在吃過溪魚後就捲成一團睡覺。




 
「青青,我們輪流在夜裡看守,妳可以先去睡喔。」游同塵摟著南宮青青說。
 
「對呢,游大哥要保留精力以備明天作戰,今晚不能『那個』了。」南宮青青有點無奈,唯有親吻游同塵的臉然後倚在樹下休息。
 
待南宮青青入睡後,游同塵便拿出了司馬幽如給他的信紙,重複確認這趟任務的內容:
 
 
相公,殺六十隻蚩尤的任務是有期限的。李太尉已經從冀州兗州等地調派十萬雜兵上京,預計在八月廿三日左右後能夠分批抵達洛陽。雖說十萬雜兵只是臨時湊成的烏合之眾,但我相信退守函谷關的叛軍不會眼睜睜看著朝廷增援而無動於衷。
 
因此,要在兩軍廝殺之前,用最快的速度越過函谷關前往弘農,並把全部蚩尤殺死。當然相公不能犯險一挑六十,但要引導蚩尤出來逐個擊破相信也不困難。
 
實際上之前叛軍因為某些原因而撤換將領,他們曾經失去天兵的領導,所以蚩尤才會留在弘農無所事事。這就証明了在正常情況之下,只有天兵能夠指揮蚩尤,因此相公和南宮姐你們到了弘農之後要分頭行動。
 
南宮姐負責引開天兵,而相公你就要引開蚩尤,盡量把蚩尤與指揮的天兵分隔開。只要沒有天兵的指示,蚩尤比起相公和南宮姐都要笨呢。




 
我已經跟珂雪霞月再三確認,天兵身上都有詛咒,絕對不能傷害地上人的性命。因此南宮姐的方面應該沒有問題,加上白虎助她一臂之力就更是如魚得水。
 
我擔心的只是相公你。縱然相公現在的實力已經比蚩尤強,但對方始終人數眾多。你若要安全完成任務,務必要速戰速決,並善用殺死蚩尤的經驗值助你在戰鬥中提升等級。這樣做既沒有車輪戰的問題,相公亦可以越戰越勇,完成前無古人的創舉。
 
祝君武運昌隆。
 
 
若然相公是天下最好武功的人,我就是天下最聰明的人
 
司馬幽如醉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