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廿三日,黃昏,洛陽宮城內。自從李太尉帶兵進京,宮城內外已經被李太尉完全控制;楊姓逐漸變成一個傀儡政權,僅保有少數天子衛隊和奴僕能夠使喚。
 
「請皇上放心,臣與陛下同樣心情,都是憎惡天兵。」
 
「朕明白,以後天下事情就交給李卿了。」
 
在宮中御書房內,李太尉表明心跡後,就跟皇上告辭。此時李太尉已經與皇上達成共識,只要他在八月結束之前能夠保護洛陽的安全,皇帝之位就會禪讓給李家。
 
當然,李太尉大可不遵守協議推翻朝廷,但這樣做只會損害他勤王的正當性,甚至使他背負謀朝篡位的污名,不利日後統治。
 




「報告太尉大人,」一踏出御書房,左將軍陳良就在門外稟告:「從兗州前來增援的宋大人已經抵達了京城。連同前日赴京的州刺史,所有人都準備就緒,隨時可以進軍。」
 
「好!此事就交給陳將軍你去處理,必定要趁此機會一舉消滅函谷關內的餘黨。」李太尉暗自歡笑,要不是之前薛家軍與天兵叛軍打得兩敗俱傷,他也無法像現時這樣拾便宜。
 
「對了,」李太尉特別叮囑陳良,「那些屯駐在弘農的地兵甚有利用價值,無論要犧牲多少人,都至少要把當中一、兩個活捉回來。」李太尉知道八八門曾經控制蚩尤呼風喚雨,因此他也想仿傚八八門的做法,將蚩尤據為己有。
 
「末將領命。」陳良恭敬地向李太尉恭手敬禮。
 
可是此時卻有一將軍匆忙跑到御書房前。李太尉看見,便問:
 




「張將軍因何事如此慌亂?」事實上李太尉甚少看見右將軍張超急亂的樣子。
 
「報告大人,弘農的地兵已經全數被殺!」
 
「什……什麼回事?陳將軍的軍隊還沒有起程,誰人有如此本事?」李太尉大驚。
 
張超回答:「是一個叫游同塵的人!說是什麼武林盟主,但他斬殺六十蚩尤一事已經傳遍弘農四周!」
 
「游同塵……又是那小子!」李太尉氣上心頭,卻頓感不適,要按住胸口找椅子坐下來。不過無論如何,他晚了游同塵一步,這個已經是不能改變的事實。
 




 
一天前,正午,弘農城內官衙。一頭白虎躍在半空,越牆而入,直闖進種滿白百合的官衙後園。
 
「有刺客……!」官衙的守衛看見白虎先是驚慌,之後才舉槍指向白虎,卻被虎背上的南宮青青打下武器。
 
「快、趕快通知宮主大人!」其中一名官兵落荒而逃,南宮青青察見,就使白虎衝前,再用劍把官兵攔住,厲聲喝道:
 
「你口中的宮主,人在哪?」
 
「女、女俠饒命啊!宮主就正在官衙的正殿處,請女俠不要殺小人!」
 
「嗯。」南宮青青用劍柄錘向官兵的太陽穴把他打暈,而白虎就向著官衙正殿飛奔。
 
──呯!
 




場面一轉,正在殿上的武曲宮主聽見爆破聲,舉頭一看已是窗門碎片橫飛,更從殿旁破窗當中衝出一頭白虎和少女。
 
南宮青青瞪眼武曲宮主,看他一身將軍打扮,而且更重要的是沒有等級,就肯定對方是弘農的天兵代表。
 
「來者何人?」武曲宮主執起長槍問道。
 
「我是來取你性命的!」南宮青青大喝,就飛身一劍撲向武曲宮主。武曲宮主雖然下意識橫槍抵擋,但身體卻動不了半分──
 
「可惡!」
 
武曲宮主馬上收槍迴身躲避,在避開南宮青青之後便橫躍與她拉開距離。武曲宮主心想:「果然在地上有限制,不能對地上人出手。」
 
武曲宮主不知道為何天兵與生俱來會有此限制。但不只是他,世上大概已經沒有人知道此條規限的來由。明明天兵比地上人高等,為何面對地上人反而處處受束縛?
 
「受我一劍!」南宮青青使出致柔劍法的纏字訣,希望能纏繞對方不給他逃。




 
「哼!」可是武曲宮主的武功始終比較高,只是輕擺上身,就完全化開了南宮青青的招數。
 
但南宮青青沒有放棄,她緊貼武曲宮主的身影,二人相距從不超過四步距離,使武曲宮主感到非常煩擾。
 
然而,就算在場官兵嘗試阻止,但見白虎站在正殿中央,眾人皆不敢靠近。武曲宮主只能向蚩尤求救,卻不曉得六十隻蚩尤在另一邊廂正在與游同塵展開一場大廝殺。
 
 
「青青現正在城北糾纏天兵,那我就由南門殺入城中,引開蚩尤的注意。」
 
游同塵背著太陽,獨自站在城樓高處,俯視著腳下這片人間地獄。
 
眼前弘農一片廢墟,到處都是倒塌的建築物。起初游同塵以為城內瓦礫都是月前的大地震所致,但他觀察了一會便發現蚩尤在街上橫行,肆意破懷;更有蚩尤在大街上吃著人類屍體,根本整個城已經是一個無法地帶。
 
眼前的一切都看得游同塵十分痛心。明明弘農是當地人的家,他們辛勤工作只想在弘農安居樂業,卻被一群不明來歷的人霸佔家園。當地人慘成蚩尤的食糧,但沒有人有能力反抗。




 
「嗯?」游同塵瞥看有一蚩尤發現自己,並向著自己走近。那隻蚩尤只是獨自行動,游同塵心想這是機會,就拔出祝融劍指向城樓下的蚩尤作挑釁。
 
蚩尤看見劍刃反射著陽光,他亦相應磨刀,奮力踏地跳上城牆──
 
蚩尤原本一雙白眼,在游同塵一劍刺破頸後變得血紅,當場死亡。
 
與蚩尤的眼睛相反,游同塵雙目游離,就連眼前的景物都變得朦朧一片。此時游同塵的所有感官相連起來,使他能嗅出城內餘下五十九隻蚩尤的在處──
 
腳踏城樓的琉璃瓦,游同塵不消一秒鐘就躍到樓下落單的蚩尤面前,猛然向著蚩尤的頭劈劍!
 
蚩尤看見劍勢兇猛,但殘影似劈又似刺,甚至像是幾道劍影合而為一。蚩尤一提刀,祝融劍就從意想不到的地方挑來,蚩尤才發現游同塵的出手居然是由下往上的挑劍,就被割破喉嚨而亡。
 
「清瑤曾經提點過我,說我修行功底比較差,以致內力方面比較弱。」游同塵回想著水清瑤對他的建議,「蚩尤與天兵類似,都有特殊內功運行全身。所以我要跟蚩尤硬拼的效率會十分之低……」
 




──救命啊!
 
游同塵「感覺」到西南方二十丈外有人呼救,於是先飛上樹幹再躍往該地,並從後斬向正在覓食的蚩尤頭顱──
 
「嗯?」
 
斬到半途,游同塵像是察覺到異樣,便強行收劍,卻露出破綻被蚩尤回身反劈一刀!
 
──嗚啊!游同塵胸膛被砍出血,但不是致命傷。痛楚影響不了游同塵,他運功御劍,這一次再沒猶疑,就將蚩尤一劍封喉!
 
「等級28了……」因為升級恢復血氣,游同塵感到傷口不再痛了。然後游同塵看見有小孩躲在街上木桶中,原來剛才就是他在喊救命。
 
小男孩與滿身鮮血的游同塵四目交投,理應感到懼怕才對;但小孩居然微笑起來,原來他看見游同塵臉上一片慈悲,甚至隱約看見他的眉心發出淡光。
 
五蘊皆空──所有感官被強化至連成一體,身邊事物皆如浮雲,既可視、亦可聞、可碰;別人看不清游同塵的出手,但游同塵心裡卻明瞭自己的劍招。他甚至能看穿別人的內心,出手自然比蚩尤佔先,輕鬆收拾對方。
 
但游同塵能夠一劍殺死蚩尤,這也是因為水清瑤的建議。
 
就在水清瑤與蚩尤交手時,她就注意到蚩尤一開始出招總是拖泥帶水。蚩尤雖然厲害,卻往往只有受傷之後始發揮潛藏實力。因此與蚩尤對峙時,寧可自己捱刀都不能弄傷對方,一出招就要了結蚩尤的性命。
 
「清瑤總能一語道破對手的弱點,這確實是她的本事。」游同塵佩服之餘,內心亦盤算著時間,「五蘊皆空只能維持半柱香的時間,以現時的進度來說,半柱香只能殺到二十隻蚩尤左右……這情況不太理想。」
 
游同塵邊想邊跑,就一口氣跑到人口最密集的市集廣場,一連挑釁四隻蚩尤。
 
「來吧!要加速了!」
 
看見四隻蚩尤同時俯身擺起迎戰的架勢,游同塵馬上以三皇五神劍的「用九」口訣──見群龍無首;同時配合五蘊皆空,一劍竟同時融合五招,分毫不差地刺破對面四隻蚩尤的眼球;之後接連數招襲向蚩尤頸項,就如一陣龍捲風把四條生命通通帶走。
 
一些躲在家中的普通百姓聽見嘈雜聲,紛紛伸頭望向街上。他們只見到群龍隨劍起舞,把走近市集正中的蚩尤接二連三地殺死,無不感到驚訝萬分。
 
游同塵的等級直線上升,待半柱香時間結束後,他已經是等級40,面對蚩尤幾乎毫無懼色。
 
而事實上,蚩尤本身的設計也不是用來獵殺如此武功高強的對手。他們現在只是被血腥的氣味吸引到市集廣場,一味為游同塵獻上頭顱和經驗值。
 
直到一切結束,游同塵果然是等級50。游同塵心中驚嘆:「既然沒有前人到達如此等級,究竟幽如是怎樣推算自己能升上等級50?」
 
但他知道就算司馬幽如跟自己解釋,自己也肯定是聽不懂。所以也沒有繼續多想。游同塵只知道接回南宮青青後,今天的任務就完美結束,這樣就足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