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同塵抱著邑陽公主冰冷的身軀,苦笑問:「妳不是說過娘親是好人嗎?為何最後妳卻被娘親所傷?真是蠢材……」
 
一邊說著,游同塵一邊全身發抖。但現在不是傷感的時間,他亦只好輕輕把公主放回地上,然後將悲憤化成殺意!
 
此刻游同塵對昭華夫人抱有非常大的殺意!他拖著傷痕累累的身體嘗試站起來,卻因為五臟六腑皆被昭華夫人所傷,他連站也站不穩──
 
只見游同塵二話不說,竟猛地用真氣捶打自己心肺!心肺分別屬火屬木,這樣做是模仿神農宮的五行陰陽拳,以相生真氣催谷自己的五臟;雖然一時三刻能夠止住內傷,但又會對自己身體造成永久的損害。
 
然而游同塵已經沒有任何顧慮,他心裡面只是一直想著如何殺死昭華夫人,因此在捶打心肺後又強運真氣貫通全身經脈,再咆哮一聲!藉此掩蓋痛楚支撐身體,並燃燒著最後的生命。
 




「啊──!」游同塵捨身衝往昭華夫人,再按照以自己為中心的八卦方位,發狂一般使出三皇五神劍的六十四變卦連招!
 
「塵兒你太天真了!你的釋家武功講求五蘊皆空,並不是如今青筋暴現、眼帶血絲的你能夠掌握得到!」
 
昭華夫人眼見游同塵的劍路雜亂無章,看得出他已經走火入魔,便輕描淡寫地以自創的顛倒乾坤之術把游同塵劍招逐一化解──
 
「鏘鏘!」昭華夫人接連擋下游同塵的「乾為天」和「天地否」兩式,再瞧見游同塵屈膝微蹲,便知道他下一招勢要使出「坤為地」掃往自己下盤。於是昭華夫人毫不客氣,打算先發制人將游同塵一劍封喉──
 
「嗚啊?」昭華夫人劍光一閃,卻只斬中了雪花──當她揮空的時候游同塵已經一個滑步溜到她的右側,然後就是一道劍氣攔腰重擊昭華夫人!昭華夫人不得不撤後數步回防,但嘴角已留下一行鮮血。
 




「怎麼可能?明明我的預測沒有錯……」昭華夫人恍然大悟,驚道:「難道是八卦易位!」
 
所謂八卦,其實都是指「乾兌離震巽坎艮坤」。只不過八卦能夠因應其用法而變更排序,而「乾兌離震巽坎艮坤」這種排列就叫做「先天八卦」或者「伏羲八卦」,乃是三皇五神劍內伏羲總訣的基礎。
 
至於八八門的奇門遁甲之術則採用「後天八卦」排序,即是「乾坤震巽坎離艮兌」。雖然兩者的八卦次序不一樣,但基本意思其實不變,差別只在用途。
 
可是游同塵現時神經錯亂,他所使的八卦排序既不是「先天八卦」,亦不是「後天八卦」;甚至乎是沒有特定次序,每次出招圍繞他的八卦方位都會互相易位!
 
八卦次序原本是天之道,順者昌,逆者不死則亡。但游同塵眉心發光,照見五蘊皆空,視有相無相之物皆是如一,居然能夠逆八卦之位使出一套無限變卦的三皇五神劍!
 




「受死吧!」游同塵高聲大喊,再接連環出招!這一刻昭華夫人終於收起了從容的神情,而是額上冒汗,同時又感到危機。
 
「可惡!」昭華夫人察覺到游同塵的出招幾乎跟自己一樣,只不過用了別的方法來顛倒乾坤。因此她知道要拆解游同塵的劍招已經非常困難,倒不如與他對攻──
 
「嚓嚓!」二人完全放棄了防守,只是你一斬我一刺,雪地上血花四濺,就看誰人首先殺死對方!
 
「為什麼?」昭華夫人出招的同時又不禁懷疑:「游同塵的劍氣肯定不及我的龍脈真氣,為何還可以站著跟我對砍?」
 
昭華夫人不知道,此刻游同塵只是靠著意志站在自己面前罷了。只不過游同塵意志堅定,拋開所有雜念,到最後終於找到了昭華夫人致命的破綻!
 
──啊!
 
游同塵放聲大喊,爆發出全身最後的力氣,向著昭華夫人頸項刺劍──但劍尖離昭華夫人數寸,游同塵卻忽然眼前一黑,頓感渾身無力,原來是五蘊皆空的時限已過!
 
「哈哈哈!」昭華夫人大笑,「這是天意,注定你今天要死在我的手裡!」




 
昭華夫人馬上高舉長劍,便向游同塵頸項砍下去──但劍又停在半空,這次換作昭華夫人面容扭曲,神情非常痛苦!
 
然後接下來所發生的事情,已經超出了游同塵所能理解的範圍。
 
──塵兒,趁這機會把我殺死吧!快!
 
──妳為什麼還在這裡!
 
──原本這裡就屬於我的,我不能一錯再錯!
 
──別阻著我!妳才去死啊!
 
──塵兒,替娘親向纓兒說一聲對不起……
 




思緒交錯,游同塵不明所以。他只知道現在昭華夫人無故掙扎,是最後能夠殺死她的機會!於是游同塵一揚手,劍刃就劃破了昭華夫人的脖子──
 
山雨欲來的感覺消失了,在最後一片雪花降到地上之後,整個崑崙山也回復了平靜。
 
一切都完結了,昭華夫人死了。
 
瑤池城被換血的天兵一個接一個的倒下,同時龍脈所賦與的真氣亦都煙消雲散。這一天之後,再沒有人見過天兵和地兵的蹤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