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突起的山群中, 最高的那一個嗎? 你肯定敵人就在那邊?」一個老得鬍子都白了,建碩、暴牙、光頭的巨哥林布大將指著遥遠的蓋亞森林中, 那些突兀的山群如是說。


「那些前線本隊搶來的軍糧呢?我讓巴哈哈抓來的奴隸、備用糧食呢?」


「嗯...嗯!...之前的人都這麼..說, 可惡的小...小貓!...都逃了!」被自己人盤問中的巨哥林布敗卒想了想這麼回答。那巨哥林布光頭老將再次耐心的問道:「那些敵人都是甚麼人? 你們營頭也是個具名魔物,是怎麼死的?」


「是...小貓, 很...很多小貓! 魔法!...」啪的一聲, 老將給巨哥林大兵來了一記大耳光, 再唾了他一面,氣沖如斗的罵道:「操! 你們都是擺設嗎? 一班垃圾! 我給你們分了數千人! 怎地奈何一群貓咪不得?之前不是報上來說? 不是都殺了這地區幾成的小貓人嗎?哪何來的小貓人大軍?」




「呀...呀...還有很多骷髏! 啊... 還有...有, 對...對,其他獸人!」


「一拼說清楚! 敵大將呢? 是怎麼樣的人? 你們營頭又是怎麼死的?」


「說...說著不同語言的...」




「甚麼?!」


「那...那是個刀客, 很...很大的刀, 砍死的!」缺乏智慧的巨哥林布大兵吃力的回應著他那黑心的上官。


「廢物!」巨哥林布光頭將軍又是一脚踢飛了那令人氣結的大兵。 心中卻是連連思考:「是處理屍體時不小心引起屍變? 不! 這是有精靈在背後的樹海, 根本沒有會生出行屍來的黑土地...死靈法師嗎? 那些小貓人?! 不!!!! 小貓人屍變、還是小貓人的骷髏恐怕戰力比小貓人本身更不堪! 刀客?! 獸人?! 是獸化程度高,蠻力見稱的傢伙帶兵嗎?」




「綁起這個敗兵。 隨時準備,跟上軍隊移動。」也不能忘了這傢伙的處置嘛。


那麼,到底是誰?巨哥林布為了族群的存續, 其他兩路大軍都吃了奶力的侵攻 艾絲碧 及 薩森 兩個鄰近地區。而以小貓人,犬人等弱妖為主的蓋亞大森林更是旨在必得! 為了彌補軍民分得比較小的缺憾。蓋亞大森林侵攻隊 這邊還突地配了好幾個持名的巨哥林布當著不同崗位的指揮。


而在先峰、抓奴隸隊、探路的、奴隸集中營及跟進隊伍的先後覆滅後 ; 巨哥林布在蓋亞大森林内外就只有約3000多人的兵力了。 在這個光頭大人帶來300巨哥林布親兵的支授下,計上那些到處扎營的婦孺也就5000多巨哥林布。就算計上部落大會那邊再給予的500大兵及糧草也斷難發圍。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只不過是到後方大營開個部落大會回來, 我們就折了2/3的兵馬了?要命的是那些被全滅全都是清一色的戰士...這能報告上去嗎?


當然不啊! 報了上去, 下次就到光頭的 卡卡 被部落大會的大人們給拷問了!




不, 如果對方大將只是傳統的蠻力獸人...那, 說不定是個機會。 戰鬥風格也很像那些野蠻人!!! (拜託你照鏡吧...)


  那麼, 如今...


「喂! 叫上手上有兵權的人都給老子過來  我們開軍議!」卡卡 主意定了, 撚了撚那花白鬍子,再闖了出去 交代下去。


身為蓋亞侵攻隊總指揮的 卡卡 也只有只有拼了。 管對方是甚麼人也好,一定也是元氣大傷的。這一刻敵人也想必是休整中。 既然對方老巢已經知道了...這就以那個山群為目標進行大遠征!全數6000多巨哥林布軍民的決戰!  由這邊到那裡大概要十天八夜左右!軍需還是充足的。在前面的所有部落、原住民全都殺了!殺他們一個措手不及。


「絕對不能報上去...」 卡卡 深明部落頭領的殘忍。 想活命的話,手信是必需的。 例如敵將的首級。




「不就是些弱妖?幹了就幹了!」將校軍議在 卡卡 暪上不暪下的方略下很快給出了一致的意見! 全力補救眼前的絕對劣勢。派給全員武器, 以血洗蓋亞大森林為方針,打個大勝,才能在部落頭領那邊得到原諒。


良久, 各大小巨哥林布大帳炊煙斷絕, 不同的儀仗及報聲在帶領著這一路部落大軍緩而前進。各部在一輪雞飛狗走之下總算是婦孺及糧草護軍殿後的陣勢。 全體向著傳說中的反抗軍巢穴進發了。                 


                「喵,喵喵喵...」 、「好....好像是看到了不得了的東西呢!」在巨哥林布找聖賢的同時、 聖賢亦然。 聖魔軍也派出了不少原住民義勇四出搜尋那些巨哥林布的據點。 再分次擊破他們。 


在遠處的小山崗上。聖賢派出的一隊斥候目睹了巨哥林布的出征! 那是一隊包含著出色隱密能力的小貓人,狗頭人及鼠人的偵測隊伍。


「喵! 喵喵喵!」精英小貓人如是提議。




「襟聲! 我要用魔法通知魔王陛下。 分兩批人, 一批以最過速度回報各處部落。 其他人繼續跟進。」那是一個高大的獸人身影。 具名的新世代魔將。 柏嘉。二世。 一個懂得簡單通訊魔法的小貓人頭目。


「魔君閣下。」


「乞嚏!!!」正在跟一眾近身用飯的聖賢, 腦海中傳來了聲音。 不由的吃驚起來。 打起乞嚏來了。


「親愛的聖賢啊! 你不覺得自己拿渣了點?」旁邊一心(頭) 都係湯嘅阿心抗議。


「Sor....e,  係咪有人叫我呀?」




「聖賢,你吾係想就咁唸詩唸甩咗佢呀吓?」阿心邊抹邊講。


「我是您忠實的部下。 柏嘉. 二世呀。 魔君閣下。」


「哦?大黃貓叫我呀! 阿心, 你聽吾聽到呀?」聖賢興奮的問道。 阿心卻攤手沒好氣的說:「佢用緊魔法同你通訊, 又吾係同我通訊。 我點聽到呀?」


呢一刻, 聖賢就好似第一次用電話嘅鄉里問身邊嘅人聽吾聽到一樣, 佢直情黑咗面。 鑊撈咁樣。 「車, 我...我吾同你講。」。


「點呀?大黃貓?係咪有急事?」聖賢一手掩耳打電話般的問。


「呀聖賢同志, 你係個心度答佢得架啦....」阿心又插咀。 同一時間, 新加盟的前魔軍幹部卻整度不滿阿心「心臟大人, 聖賢 大人自有分數!好嘛?」


阿心望了過去,心中不快;「黑牛呢隻嘢...又係度表忠誠...」


聖賢只覺得呢個畫面就似回到沒有手提電話的年代,家裡食飯時廳中電話來電找自己的時候.....「我都係入房同大黃貓傾,稍稍 離一離席、離一離席...」打過完場, 聖賢就閃左出去飯廳。廳中只剩下那些最高幹部及骷髏人侍應了....


「黑牛。你。w..」阿心指一指黑牛問道,卻又甚麼都不說。


「未知心臟大人有何指教?」在從前,那個 黑牛 就對 心臟 這個奇奇怪怪的人物感到不快!從不不就是光球一個? 點解?點解會收到有手有脚?!最討厭的是心臟可以一天到底伴著德奈瑪殊大人不知道在幹甚麼。啊!我都不求是個人的伴著魔王! 那怕是要當窗簾、當幃帳,我黑牛也想一天到晚的伴著德奈瑪殊大人!

                   嗚哇!原本只係想搭個訕、讀吓心、確保國家安全; 乜原來你咁變態架?! 媽,好毒呀。


「啊哦, 都係無嘢啦。 我反彈返比你呀吓。」心臟突然明白了甚麼似的,說罷也輕鬆的走了出去, 其實心中感到十分嘔心。 心臟就是魔王的分身。 在地下城中誰都管不著。 黑牛則一臉懵懂的看著其他用餐中的同事....「發生咩事?!」黑牛問其左右,沒人回能。都在說甚麼?我發話了?黑牛左顧右盼卻找不到任何線索内。 一手拿起了魔王大人指揮的新料理,只覺妙不可言!未嘗試過!



   =======失去了方針?!噢,黑牛太....=======    
  

來自 德奈瑪殊 的凝望: 看了本文沒有?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