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的, 明白。 一切說遵照魔君您的意思。 可是,時間上如有不足以全數救援的情況。 也請你原諒。」高挑,人化程度甚高,被自家魔王形容為美形系毛孩的柏嘉. 二世 如此的跟自家魔王交代著。


                  那個就是魔王。聖賢的第一馬仔:從前的大黃貓!佢得到咗魔王親自命名。 喺好耐以前, 佢嘅其中一位祖先曾經做過呢個地區嘅魔王嘅具名手下。果陣個魔王叫佢祖先做柏嘉。 於是乎, 聖賢 故作高深, 又「慎宗追遠」、又「傳承是種美德」;又乜乜物物咁話過大黃貓知, 以後佢就叫做 柏嘉. 二世。


 「當然, 我明白嘅! 你哋都要以保命為前題咁做嘢呀!」某魔王一再叮囑長氣過街下姨婆同屋企仔「母也」(手機打吾出呢粒字...) 。


 「嗚哇!我主到底是多麼的慈悲啊! 不才定必精進不殆、報效大恩...(下略千字) ...」大黃貓呻吟完後又是一翻歌功頌德。 教聖賢汗顏不已, 只好草草cut 線:「啊, 你喜歡就好....總之,你係我第一個收嘅馬仔。 吾好出事啊!」




 「聖賢大人.....呵....., 看到了嗎?聖賢大人的心已經被我牢牢穩住。 我族....(下略) ......」


 「嗚,喵喵喵?!」柏嘉. 二世身邊一個貓咪大小的小貓人戳破了他的好夢。其他種族的偵察隊員已被派到需要言語交流的地方去通風報訊。 柏嘉. 二世身邊就只有其同族的手下們在。


 「啊。 知道了... 根據王令你們分兵,往前面的部落通風報訊。 盡可能減小蓋亞眾生可能出現的死傷!」柏嘉。二世這麼解說。




 「喵嗚。」


 「慢著!」柏嘉忍不住叫停這位令人不放心的傳令。


 「最近的幾個村莊、寨我親自去就好。知道嗎? 」




 「喵?!」小貓咪則頭的問。


 「雖然問准了來不及等可能出現萬一情況的原諒及處理。但 還是由我去吧! 我跑得最快!不能問准了就不發力! 這太不敬了。」


「喵!」


 「沒錯!一定是有其深意的。 這斷不是叫我們安全行事這麼簡單的....」大黃貓明白了甚麼似的。(作者按: 跪求翻譯啊!拜服了。 聖賢: 我講過啲乜呀又?) 


 「喵!喵嗚喵喵...」小貓咪跳起手舞足蹈的喵來喵去。 大黃貓也不斷思考,時而點頭;又時而反對的討論著。 「無錯! 為了甚麼這個任務會落到我等精英的小貓人身上?! 一定是有著魔君那睿智的安排。」(聖賢:求你了。 停止你那無厘喇肺的妄想吧!) 




「喵喵喵!!!」


  「明白就好、明白就好。 魔君倪下的深意,你跟外面的小貓人說吧。我允許了。」某大黃貓語畢,轉身過去,雙手背負其間。 呈漠不高深狀。 某小貓人則點頭喵過,疾走通報。(其實, 你哋明白咗啲乜 呀???) 


                 在那些手下的小貓人都分批向不同方向疾走報訊後, 雙手背負的大黃貓也行動了。身為德奈瑪殊大人的忠實僕役又豈可事事讓主人說個明明白白? 一旦想到主人不必然的被不明事理的群眾抹黑的可能性!大黃貓,現在的柏嘉。二世。 不由得抱起了頭來。痛苦不已!


 這就是為什麼主人要安排我來當偵察隊的指揮吧? 要將一刻都離不開的精英 ----- 我放遠身邊! 魔君大人將自己置於空前的危機中, 果然就是為了 (作者按:你太自大了吧?) ....為了什麼要用我部最晚走? 安全行事、最近的部落、務必通知, 0死傷!這種種不都是些暗示嗎?!.現在正是發揮這種種巧合的可能性的時候了!(眾:求你講人話吧..吾明呀!..) 
 現在正是提昇各族戰士戰意的重要時候! 我們要有選擇性地犧牲某些人才是道理! !這背後的安排、啊!到底是魔君大人! 這種睿智, 嗚哇!!!!


            結果, 聖賢的好意被扭曲了! 在小貓人們努力下。 可計算、走避不及的受害者被減小至200多人,共3個離巨哥林布大軍最近的小型部落。 換在任何場面來講, 這已經是超班表現了。 除了不清楚大黃貓在進化後的脚力的 聖賢 等人。 都忘了嗎?當初,雙脚站立似個少年般高的大黃貓已經能夠跟上 聖賢 那夜的不死者夜襲了。 全程共同進退及時鬥。




  而且, 大黃貓當時是在一個忘記自己跟大部兵馬均為不用休息的瘋狂主帥的指揮下連續戰鬥。 那一夜, 對一些小魔物來講真的是容易渡過的嗎? 大黃貓大多數參戰手下事後都睡過半死! 可見大黃貓本身就很有耐力。


           而在授名後, 大黃貓現在的脚力及耐力可是幾何級的進化了! 他有著完美完成任務的可能性! 可是為了妄想中聖賢的大計。 滾了幾個山頭, 受點小傷的回去覆命了。 放棄了最前線的小部落。


可是, 效果卻是完全到位的。 三天後,全數部落義勇聚集在魔軍的山上基地。 場内無不為巨哥林希不化愚昧及可恥的侵略表示了前所未有的憤怒及參戰積極性。


「都冷静。 都冷静!」在那為了習結兵力, 動用不死軍團日夜建築的山頭大營。 現正召開著 蓋亞大森林 的抗戰義勇軍大會。 主持人。 聖賢再三阻止了不服來戰的衝突現場。 


「吾好! 停!不要衝動! 你哋聽我講!」美少年幽暗精靈好比被強x 叫噢的再三勸阻衝突。




「現在就出兵吧!大伙都在逃亡! 這麼下去, 所有部落都會...」代表們又再提議拔寨出擊。


「我明白。 但你地都要等其他人疏散好先...3日啦。 應該清得七七八八! 而係各部努力打探, 跑死了不少勇士嘅情況底下, 我地亦總算知道對方行動...而家正係時機!」


「那, 我們這就拔寨吧!」一個狗頭人頭領如是說。


「對,對,對 我豬人的同胞都很危險!」


「7000巨哥林布三路出擊,而又合而一路進迫??!我部落也就幾百人! 只能用人海戰術!」




「啪!」一下振天的斧頭倫地聲止住了那群吵作一團的部族領袖。 那正是甲冑在身的魔將。 黑牛。 那威震九重部落的聲 音說道:「我黑牛手下, 約定戰士團, 153體牛頭人戰士都聽魔君的!大帳外又有各牛頭人部落來參戰的代表。 慌甚麼?」


「吾該晒, 黑牛。」聖賢驚魂中稍息, 先對黑牛先生的表現表示了深切的認同。


「人來, 上地圖。」未幾在十多個小貓人的奶力下, 一幅老舊,簡單的地圖被攤開在一眾席地而坐於大帳的頭目中間。 聖賢則脫了靴子,手持小貓人奉上的木條跳脫於地圖上面。


「首先, 對方有7000左右兵力, 喺離我哋呢座山五日左右脚程嘅地方。 即係呢度, 明吾明白?」聖賢似個小學教師指著地圖在講解著。


 「我義勇軍動員第3天喇。根本造冊結果睇: 3567個會武技, 上過部落戰爭戰場嘅勇士。其中戰士出身2389人。 加上民兵, 算4000. 我魔軍佔咗成千人。 如果計埋我啲骷髏兵, 我哋都小人過對面成2000人。」


「那您意思是?」


「吾可以再好似部落間打地盤咁沖同鬥多人! 我們要動腦筋。 我軍戰力比對方強。 一個牛頭人抵上百巨哥森布! 但係咪打晒呢7000兵, 戰爭就完?未必!」聖賢如是說。又點了點山下一個地方提議道:「我建議。 我哋喺以前吾知乜水起嘅石頭保遺址作戰。 要往我軍基地來得三條啊。 佢哋無乜糧草, 我哋又走得就走,同清晒物資...佢哋頂吾得耐。」


「那困死他們???」一個無腦的地精長老提議。「吾得架。 我地清空咗地方出來, 我哋呢邊都會好大程度咁停產。而我哋最先知嘅情報係, 巨哥林有人口多到可以擠出成萬兵!我咪唯一生路係贏!仲要係吾可以有太大傷亡咁勝利。」


「不如再多動員幾天?我今多派人到外面求救?」又有代表這麼提議。


「艾絲碧 是不明的魔法師團體管治、 薩森 是不講道理的兇暴獸人!說不動。 後面的 愛普 及 奧崗也是沒交情...」一個貓頭鷹鳥人失望的如是說。


「最重要是巨哥林布正同時侵攻 薩森、 艾絲碧 及 我們蓋亞! 而蓋亞人口上大部份都是弱妖...動員了也不能期待。」又一個只有聖賢半足高, 肩上提著一把叉子, 不穿衣服, 就似是魚多了雙足而立的魚人戰士代表這麼說。(弱啊!朋友!) 
「所以呢。 就由我魔軍做主力啦! 你地聽我講...」聖賢撫了撫臉柔聲的說道。他正試圖發對對上菜園村13哥時的媚惑技能。 而後所有的頭人都征征的看著他....



----------廉恥啊。沒有了------- 回文呀-------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