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精的殺法從來只能在自己的地道及地城用得上。 在陽光底下、廣大的戰陣中發揮效果? 大概也只是小打小鬧吧? 誰都沒想到只是在做自己最專長的工作....挖地道就能夠左右到蓋亞保衛戰的戰局。原本地精們也以為只是要發動突襲及運兵的。可是, 在魔王的謀略中, 他們卻得到了協同進擊巨哥林布軍的命令!  自坑道中四出突擊伏殺了制高點巨哥林布軍團的地精長老不由得呆了! 對自家及盲目地底小人的戰術還得再多參詳啊! 他此刻是如此想的。「以前從來沒想到過的做法啊...」、「啊!不是想這些的時候...讓大家行動吧!」


 在地道中跑出來的,還有來自各部落的邪術士及薩滿們。 他們可忙著了!正在瘋狂的召喚著各式小型植物系魔物、 並祖靈加持它們以作戰力提昇。 旁邊一隻隻的小兔人們則忙於跳踏脚舞,畫魔法陣; 協助他們兔人族的大法師在發放兔人族自傲的園藝魔法。


 「$6'8&8$#-1-# (咒文)!!!  快高長大吧!」萌萌小兔子們發動了園藝魔法, 那些本身就一小株的植物魔物馬上就長大成兩個成年人大小的兇猛植物了。


 「黑暗的從者們啊!突擊到可恨的巨哥林布中去吧!」來自各部族的邪術士們也急不及待的控制著從者突擊去了。




 「遙遠時空的祖靈啊!降臨到為部落打拼的戰士身上吧!」


 突然,一顆顆赤紅的、人般大小的流星落到了巨哥林布前軍的陣營中,還碰死了幾個巨哥林布!「嗚哇!!天....天降...草莓?!」。巨大的草莓從天而降! 一下就死了幾個雜兵。 對, 在山崗上那些植物系魔物正在大發神威!「射擊吧!草莓衛士!」小兔人們興奮的大叫著。


 「上....上面?!」




 「看守的人都在搞甚麼?!」


 「又來了!有些大傢伙跳下來了?!」、「食....食人花?!」巨哥林布前軍突然被人從中打亂了!制高點的守衛被消滅殆盡! 被召喚的巨大植物系魔物正不斷對巨哥林布軍進行著遠程攻擊及突陣。 巨大的食肉植物衝入了巨哥林布軍大快朵頤!


 「不,不要怕!快生火! 用火燒了他們就是!持盾的上前頂著!!」軍中的將校在此刻還是盡力穩住的。 可是在下一刻,他就被上面剛回復過的魔法師們的魔法彈打著了!倒地了,一動也不再動了。




 「陣...陣頭! 喂, 別亂啊!」


 「報,下面好像全亂了!」一些觀戰中的小兔人說道。
 

「哦?那麼就等山下的人動手了! 讓地道的兄弟多上來一點, 傳矛投矛!」地精長老也下命令了
 

「嗚哇哇呀呀!!!!」
 

「後軍到底都在搞甚麼?!」或許是動静太大了,還是說等策應軍不及了!已陷入了攻城戰中的巨哥林布先鋒們也察覺到了一些甚麼....
 



「報。....」
 

「搞甚麼?...我們....正忙著!」前鋒小將不耐煩的打退了一個狗頭人劍士,回頭望那個慌忙趕來的傳令問道。說真的在攻城中,遇著狗頭人的劍士團是始料不及的。他們竟然會跟其他種族合作弓矢夾擊,白兵在後的。 很是辣手。
 

「...」傳令小聲的說道, 卻得來前鋒小將的一聲暴喝:「聽不到!這邊很吵!你喊出來吧!」


 「後軍被巨大的植物們襲擊,全軍大亂!宜早速決!!!」傳令無可奈何大聲喊道。


 「甚麼?!」這一喊可不得了!




   正在攻城, 被城兵反擊, 卻不止後軍無望?退路也要沒了嗎?「可惡!撒退!」


 「大人!我家大人是想你再頂一陣的!!!大帳一定會來救的! 看,後面亂的儀仗都掉得一地了!」傳令慌忙勸道。


 「不管了! 管大帳的!小的們,我們且戰且退!!」那是前鋒小將唯一的選擇了。 根本上前鋒及策應軍唯吾的活路就只有合流, 從後突破了。


 「大人!!」


 「你醒醒吧!婦孺軍團早就敗得不能收拾了!何苦我們都要折進了呢?」某小將說罷掉頭就走!




 再多相信大軍一點吧!只能以本軍會來援為前題下突圍退兵了。


 山上的動静總算傳到了山下。 大帳中的戰酋 卡卡 卻沒有讓全軍擁上,打了多小年的混仗了?他感覺到了不妥! 應該稱為靈感嗎? 他預見了全軍馳援的下場!


 「戰酋! 還不上嗎?」


 「不, 中軍不動!叫後軍上, 我們中軍連同後邊驅軍聯合守住退路!速去傳令! 叫一個大隊去後山制高點看看!」卡卡  沉唸過後如是命令道。 前軍要救! 但根本不能失! 只能盡力救了


 「戰酋!你這是...」




 「不要亂! 只是防個萬一! 後路絕不能被切斷!」卡卡 說罷無力的坐到了大陣中, 心中七上八落。


 這是怎麼樣的對手?能在我軍不覺下偷襲先機?是彼此都有智冠天下的名將在陣嗎?(你太自大了吧?) 

 未幾, 又一傳令闖帳來了。 「報!後方驅兵縱軍上前了!糧草兵也披甲往前軍去了。」

 「你說甚麼?!」卡卡慌忙而起, 傳令則底頭回應:「後方...後方騎獸兵的頭頭說了, 他是部落大會的人, 自此刻起行部落大會事! 不聽大帳號令!」

 「豈有此理?! 沒法了, 中軍拉長戰線, 要兼顧好兩邊退路!」

 此言一出,大帳中將校無不振驚, 一人出列勸道:「戰酋啊!我們不上會被部落大會責怪的!」


 「白痴! 沒了後路也是死路一條!」


 「戰酋。 前邊就是一群弱妖,依小的看他們已經投入了後軍了!要不然我軍不可能出現劣勢!應該一鼓作氣啊!」


 卡卡怒了, 一巴掌賞了那員將校, 喝問道:「第一天打仗了? 那場部落戰爭中會出這麼多詭計?!狗眼看不清楚?火光閃閃!真的是部落戰爭嗎? 他們...不是戰士們衝陣的打法!有智者在設計!有不知幾個法師在助陣!」


 「這...?! 」


 「堅守著!有甚麼都先守好這一邊再說! 過來殺我的一定也是大將吧!? 那就以討伐敵大將為優先的方針打!」對於這個 卡卡是不懷疑的, 要發動大戰略,部落中勇者不走在前面是不行的!那就來賭賭看, 那個先倒下?!




 ***********************


怎麼都不回文,不給人氣?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