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賢的媚惑看來多小是有效的。至少, 有這麼的一刻。 整個大帳都平静下來了。 問題是根本的問題未解決....

 對應巨哥林布那毀滅式的侵略,義勇軍大會盟的大方針絕對沒問題: 打他媽媽、燒他全家! 抵抗是必然的。 因為對方用行動告訴了蓋亞大森林全體: 縱容是得不到寬容的。

 問題是怎麼樣的作戰策略更保險? 出擊是大家共同的意向。 總不能全森林跟敵人玩捉迷藏! 事後的復甦也是不可能的! 為此, 聖賢一黨提出到古蹟石頭城跟對方決戰!

  其實,在哪決戰也好! 但聖賢的策略是不動用所有民眾、 不發動部落戰爭中全科玉律動肉盾式的白兵群戰。而是以戰士為主導的進行作戰。這就教大帳内一群打了一輩子部落戰爭 的各路英雄不安了。 

 能將自己的身後拜託那些小小的弱妖嗎? 如果混成作戰?不是打贏就行了。 於此等觀點上, 聖賢更單方面要求作戰要顧及陣亡率! 這是天生天義的部落們所未曾有過的作戰理念。




 「那麼, 新任的地城主人有何良計? 我始終認為應該動用全民白兵戰!抵抗到底!」在一眾慢慢於媚惑中醒來時, 那睿智的貓頭鷹鳥人問聖賢。

 「不錯! 女人孩子們不能一直在逃。 要盡快作出決定! 」

 「我們都奉你為大當家了。 就出兵吧! 」各路頭人又開始急燥起來了。

 「地城主人?!」聖賢聽落就覺un (音銀) 耳! 搞錯?! 我吾係身份通咗天啦咩?假假地都魔王一個丫。 呀智者睇來係條氣吾順咁喎!

 聖賢當下笑笑口, 柔聲說道:「我當然也讚成抵抗到底。 但我覺得與其要不擅長作戰的人送死,我哋不如令佢哋可以投入不同專業, 協同作戰、將戰果擴大!」



 「您意思是?!」貓頭鷹鳥人拱手讓大家静下, 都聽聖賢的。

 「我哋吾係吾作戰。 而係要有策略咁作戰! 我哋不妨講翻個作戰啦。 點樣令對手去到有利我哋嘅戰場?我相信我地係石頭城,由上而下咁打點都有利過柴娃娃衝出去打掛? 」

 「魔君。您已有方略?」貓頭鷹又問。 眾人則是擔心:「不是說兵力差多了?又有自信分兵?!」

 「只要係個蓋亞大森林嘅自己友。就所有人都知道要入到樹海,再上魔山得3條路。 如果石頭城外其他兩路吾通呢? 如果我軍可以比對方更為機動性、多方面進擊呢?」聖賢說道, 又面向了地精長老及鼠人頭目、盲目小地底人長老們。 「咁就係你哋嘅專長咧?我相信你哋!大家都相信你哋!能夠建立出自己嘅地下世界嘅專業人士!」

 「?!難道?!」



 「無錯! 聰明嘅貓頭鷹。 我哋要將真正的全民戰爭進行到底 ! 戰勝不難! 我由始至終都相信。」語畢,聖賢又指了指已在自己左右聳立的兩個巨漢。 阿心 同 黑牛! 「威震九重牛頭人各部嘅黑牛, 未計蓋亞外面,各部牛頭人出來的勇士所組成的嘅約定戰士團。 我嘅...左臂右膀、以一當百的格鬥系魔人, 地下城最大戰力 阿心! 一人就滅了半個後山大營。 我本人呢?也不弱的。  大家未老懵懂架?」

 「所以,我們才奉你為主啊...」眾人中又在碎唸著。


 「 啦! 我當我軍一打三喇。我都敢講淨係我下城軍都食到對方三千兵!你哋都有兩千兵啦?差好多?! 用啲計謀! 我哋要扭轉人數差嘅劣勢吾難!只要再做得更好就完美!」

 「這.....」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三日後,在石頭城前數里外。 巨哥林布軍正拉成長蛇的緩而上行。 

 卡卡 是老將了, 他看得出這地型並不單純。 教後軍撥前。 預期中敗弱的婦孺打頭陣。 以探虛實。 自己的本軍兩前押到最後, 並立大寨。 又教前軍、置中, 以防萬一。然而 卡卡 以侵攻隊總指揮身份修書請來的300野豬騎兵、及百多糧草護軍也趕到了主戰場。 這是蓋亞大森林義勇軍所失算的



 「最短的路就是這嗎? 騎獸的打探到別的路不?」卡卡披上了皮甲, 載上了獸頭帽,遠遠的看著前方軍勢,問大帳内眾將。

 「對...對不起,路...路都不通。」

 「呸! 找個說話利索的答我。」

 「戰酋。 其他的道路不是落石,泥濘、就是被人以草木或地洞打斷了, ....要清..理太花時間了呀。」一個巨哥林布參將如是說。

 「也就是說這前的的石城是陷阱?」卡卡撚了鬍子轉頭說道。

 「大概就是決戰場地吧?要全軍湧上?」

 卡卡 對於一眾缺憾戰略的手下感到頭痛, 搖頭說道:「不行。 不知道對方的花樣前, 中堅及前軍不動。」



 「那麼.....? 」

 「嗯,就你吧!  大帳撥500兵支援前面的雜牌軍。叫部落會議派來的驅獸兵開撥到靠左的位置。 侍機策應我本隊。 」卡卡摸了摸頭下令道。心中不安:「情報錯誤啊?! 不是說蓋亞就是一堆部落野人? 總覺得這種種佈局不簡單!」

 「對了, 之前派出去制高的兩個百人隊就位了?」

 「嗯。 一左一右,一個依主軍進兵路線制高。 一個百人隊佔了右上的一個山待機中。」帳内軍校答應著

 「戰酋。 」一個傳令被帳兵帶到了。

 「說!」

 「後方殿後的大爺立陣完了。 求下一步指令。」小兵伏地傳令。 卡卡也爽快,命令道:「再有軍令前, 全軍不動。仔細搜尋可疑之處。 可有伏兵?」

 不安充斥了卡卡的心頭。 他只希望這只是多心、而不是真的。不攻城是不行的了。 百多人糧草隊所帶軍糧, 只夠那班騎兵用吧? 大軍的糧就幾天份了.....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加把勁!佔了前方石頭城就生炊造飯! 」前陣婦孺弱兵的押陣兵吆喝不斷的迫著前軍約千人往石頭城進軍。 後方策應500人, 又加督戰兵。一副辛苦臉面。

 「啊!很近了! 很近了! 紅色警報!」城内的人已能看到正打算蟻附攻城的巨哥林布了。 一飯白色毛球般的小兔人馬上自城牆的監視洞跳下,大聲呼叫。

 「怎麼?石頭城中會有兔人?!」一些城内待機的義勇軍戰士不敢問道。

 「好像是特地過來的。 別亂了。 蓄力啊!要衝了!」另一個義勇軍如是說。

            忽然,巨哥林布軍, 左方軍團進道上方的制高團傳來了一陣陣的小聲慘叫聲。 原來是中了地道陷阱。 及被突然於地下潛服的地精伏殺了。 小小的地精於一片黃土地中潛伏而出甫一伏到身上, 或後來伏上就是一刀封喉的樣子。

  就是幸運的避開了, 地道中潛出來的盲目地底人也會拖他們下地道。



 而同一時間, 石頭堡的守軍在巨哥林布正式要登城的時候, 也登城射擊了。 

 「嗚哇, 不要擠呀!」、「別亂!這是攻城必有的事! 拿背上的木片,同胞的屍體擋箭!」巨哥林布的指揮也不是吃素的!

 「敵軍亂了!敵軍 亂了! 左上方制高點己壓制。」小白兔在石頭城中拿著魔王造的小鐵卷喇叭蹦跳著的大叫。

 「那麼,要上了。」

 「加油傳令啊!小兔你很有意思!」

 混亂中押後了的巨哥林布正懷疑著自己的雙眼, 卻見石頭堡的大門居然開了

 「開...開門了!?」

 「嗚哇...」喊叫的人卻很快就被平的的標鎗給射殺了, 在那些投鎗完了後, 等著他們的卻是以劍術見稱的狗頭人的突擊。

 「別慌! 那500後軍已入陣了。 逃的會被督戰隊殺了!」

 「殺光狗頭的! 搶城!」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長老?」一個地精叫坐了在制高點觀戰的長老。 「啊啊。 是時候了!!! 讓地道的兄弟都發動。 那些小兔人野犬都上來了?」

 「嗯。 魔法植物的成長加速完了。」一個故作高深的小兔人說道。 他可從沒想過有這麼一天:自家的園藝魔法會有派上用場的一天, 還用到那底邪魔術士的魔法植物身上。

 「弱妖戰線發動了囉!」而後,就如某地精長老說的。 巨哥林布將受到弱妖們的可怕攻擊!













========做文明人, 看文回文! 有 FACEBOOK  帳戶即可紙言回文 ~!!=========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