喺地下城心臟所發出嘅一片刺眼嘅光茫同熱浪當中,  一眾我尋日同今日先收嘅手下已經拜倒地上、口中唸唸有詞。 大黃貓仲鬼食泥咁帶頭叫道: 「魔王大人!!! 魔王大人!!!」。 而至於個所謂地下城心臟呢? 仲係度鬼叫緊佢同我一心同體之類果啲..... 面對在坐眾多死吾斷氣嘅躁音, 我決定要排除咁啲!!! 我對住班手下大叫: 「我同心臟有嘢傾, 你地全部同我出去聽吾到我哋講嘢嘅地方!」




無耐, 斑友就滾水淥腳咁走晒出去, 而個心臟亦都靜左落泥。 我好平靜咁問佢: 「阿....心贓, 你而家同我會合左啦! 咁之後點? 我哋又係點嘅關係係點? 我哋同個地下城之間又係乜嘢關又係點?」。身為一個社伯人, 出到來社會行走。 交朋結友嘅嘢都係問清楚好啲嘅!



雖然, 我大槪都估到架啦, 但係....吾問清楚D人物關係, 我個心吾會死咁囉。






終於, 果個地下城心臟又發光發熱, 兼發聲咁回應我: 「你即係我、 我即係你; 你同我, 亦都係地下城生出來的一部份! 」。 果然, 同我諗的好好類近, FINE, 咁最重要的問題來啦: 「咁個莊係我揸定你揸先?」啦! 邊個係阿一好重要, 我吾願做阿二比人指指點點囉! 我入人好坦白。



........





「我看你完全沒有成為魔王的自覺, 我看我還是重頭說一遍比較好?!」多麼令人驚喜的答案! 好! 實在係太好啦! 你終於明白, 喺成件事上面, 好多嘢我係從頭到尾都吾知、 得你知! 我甚至連自己點解會爆出來都未知!




「首先, 我同你係命運共同體, 除非我們同時死亡。 否則, 另一方早晚會復活! 而亦正如我所講, 我們是地城所生下的一部份! 你是負責帶領地下城所生魔物的頭腦! 而我則是負責營運地下城的心臟! 而地下城本身是一隻大魔物! 這是基本的概念! 你可明白了?」心臟咁講。





「OKAY, 但....我想講, 其實我本身吾係呢個世界嘅生物.....」。其實, 到左家陣, 我仲係想同個心臟DEAL, 可吾可以放我返香港,做返個平凡心! 好可惜, 佢馬上落閘: 「這是因為從前我們地下城太弱! 你被一個不成才的勇者打倒了! 而你最成功的是讓靈魂馬上逃到異世去! 避免了我們全滅的命運。 當然該不成才勇者根本不知道地下地是魔物也是原因。」




       咩話?! 原來我先係呢度嘅原居民? 而在香港卻只是個過客?! 喂? 你咪玩! 我揮了揮手, 大叫道:「咪住! 咁點解我吾記得你先? 又吾記得呢度所有嘢? 我......」



「其實, 你已經很幸運! 你就算連靈魂都被消滅。地下城都會再生一個新魔王出來.....能夠成功做到兩屆魔王。 你算係我所知的第一位....」






「點解!!! 點解會咁?!」



「你冷靜點! 還有, 未通姓名! 先告訴你, 你上一輩子的名字是.....」




「我叫聖賢呀! 好未?! 咪煩我呀!!!」我有啲燥咁喝佢。




「好的。 我親愛的﹑一心同體的德奈瑪殊, 啊, 不, 是聖賢。」





德奈瑪殊?! 邊位?! 我吾識囉!



「咪住!鬼同你一心同體呀! 仲有呀! 講廣東話!」 我吾多客氣咁指住佢講, 呼左口氣再繼續:「咁啦, 以後我叫你做阿心! 你...可以嘅就換個造形好嗎? 我吾怕講, 而家座城好似得番我同你似係打得...」



「錯啦, 吾係好似。 係直情係!巨人兵你吾駛諗, 佢地要守住通往地下城本體嘅最後大門, 咁啦, 我馬上開足turbo 整個新魔體出來同你打孖上闖天下啦。不過吾會快。」阿心你未免學得太快啦, 我當堂被佢流利嘅廣東話嚇窒左。 佢ok 得意咁話過我知:「see?! 都話我地係一心同體架啦。」。





我不禁擔心, 這是本文進入變態向分支的前奏?!









第11回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