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


極之吾make sense ! 我吾l 係魔王泥架咩?之前仲一直吾駛食同訓都得架! 點解....我會係同阿心講講下嘢嘅時候斷咗片?更大鑊嘅係我仲訓到無警覺性。 係有番知覺嘅時候。 我已經訓左係一大堆禾草上面。 衫褲被人換左做一套西洋服咁嘅嘢! 而我嘅焦點:全身最值錢嘅一對手環仲係度!我身邊不遠處仲要訓左一個穿羅馬裝嘅粉紅色大隻佬係度。 佢仲要係一個頭部明顯呈心臟形狀, 沒有五官, 就一堆血管咁嘢佈滿整個心臟(頭) 。 極恐怖的粉紅膚色大隻佬。 看他那個頭, 就是一顆離開了身體在跳動的大心似的。



根本就是怪物吧?但係, 我無覺得驚。係因為, 我都係怪。定我已經慣左?短短兩日已看化了?對於任何荒誕的事情。





「早啊。聖賢。」 那是死鬼阿心的聲音, 自那可怕的紅色心臟頭大隻佬身上傳來。



「阿...阿心?」



「無錯。係我, 蒙你賜名為阿心的忠誠伙伴。」





「到底發生左乜事? 你本身都夠怪, 而家仲九五馬六咗!你真係吾覺得有問題?!」



「吓?首先, 又係你讚成我馬上關行turbo 整翻個勁嘅身體出來用住先架嘛? 呢個咪我嘅新魔驅, 再者你賜左我名。 所以你會感到疲累。 我係等同於你嘅存在。 當你試圖係我呢啲偉大嘅靈魂刻上你嘅印記時, 你應該留意你需要付出的精神力﹑魔力及體力。」阿心學人抓頭, 抓住果個識跳嘅心,一路答我。





「咁...你...呢個而家係你真身?」



「點可能?我真身係精神體(光球) , 蒙你賜名, 變得更耀眼光輝啦!我真身早已經呢番入最底層下面啦。 呢個身體係我為左同你共同行動整出泥。 仲吾駛再下下用到地下城資源, 可透過食飯補給。」



「嘩!賜名咁危險架?」。 我驚訝的同時, 想到了大黄貓之前同我嗡過嘅嘢。 阿心卻搶先一步答左我:「呢d 係上等魔族﹑ 職能為魔王嘅人嘅特權。當然會伴隨風險。 因為可以令伙伴絕對忠誠同能力大幅提升。比較番賜名者同被賜名者嘅等級,風險會有所增加。就好似打牌叫天糊咁。 食出咪好。食吾出就.....你算好彩。因為我地雖然係同等嘅存在 但你係地下城入面。 佢吾想你死。 會盡力科魔力比你。你最多長訓!」



「咪住,咁其他地下城嘅魔王係咪都係咁做架?」我不禁好奇起來了。 這到底有多奇怪了啊?!





「多少會賜名比强大嘅部下掛?我吾知太多。我近乎未出過去地城囉。 呢鑊嘢都係就你先咁做。 原本我地共生個design 就係為左無論點都有人守住地下城而設。吾係你諗得出我可以整個魔體玩遥控呢下嘢, 我先吾冒險。」阿心ok 寸咁答我, 我係有d 火架。 但有用咩?



「咁, 呢度係?我訓左幾耐?仲有, 邊個幫我換衫架?!(好l 重要?) 」



「正確d 講,聖賢你係地下城生出來嘅不死種﹑魔王。所以吾駛休息同飲食。 就算爆大鑊, 人係地下城内, 佢都會盡力供應左你需要嘅嘢比你。我跟你意思, 進化左。 係吾用地下城資源情況下。 整左我而家呢個强度不亞於你嘅魔體出來。 佢幾花神花心機 ...啊, 至於你d 衫呢! d 衫我換嘅。 吾驚啦。 我咪即係你渣嘛。」阿心指住自己咁講。 我即時有一種不安嘅感覺。 你呢個變態大隻佬!



仲有呀,你係大隻呀。 但同我同級實力?咁於事無補, 叫做多個人用架渣喎...





而係我震驚嘅同事, 房外跌跌撞撞咁走左隻貓仔咁大嘅小貓人入泥。 佢好緊張咁同我地兩個大佬講左句:「喵!」



天呀!我呢個乜鬼魔王泥?咁豆泥嘅?你比左d 乜兵馬我咁大把?一群貓人?史萊姆?定一個寸嘴嘅變態大隻佬?



第12回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