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繼續在森林中的樹上跳來跳去, 我同小貓人可以無聲無色咁靠近目標, 吾代表我親生的一眾骷髏小兵都得。 佢哋淨係行路都會發出聲音, 所以吾可能再打埋身偷襲了。 只能臨場改變作戰計劃, 既然吾可以埋身, 咁就伏擊啦! 總之, 要出奇不意咁攻擊! 我成個作戰最緊要係消滅敵方散兵同時增加兵力 (底級骷髏兵)。任何傷亡對我軍都係致命打擊!



嗯....



大概都知道佢地會行去邊, 我決定吾再接近班巨哥林布, 嗱嗱臨叫晒D骷髏兵呢入草堆, 我並吾擔心D巨哥林布會懷疑或者發現我啲骷髏兵。佢哋本身就係死物, 扮屍體一絕! 咩話? 無啦啦咁多無衫著的屍體係草堆內? 你吾行埋來睇, 你點會知先? 行得埋來....我哋就四出伏擊! 亂刀斬死幾件先!





一切都好地地照計劃進行。




           除左, 啲巨哥林布掂行掂過, 無人留意過埋伏中的底級骷髏兵果下......實在是太有才華了! 底能到得人驚! 不過, 咁可能仲好! 我決定係佢哋行到一半就出擊。 同樣的事情, 我再失敗都不會失手呀。 我自大樹上落下並流暢的打出雙手斬擊, 先取下了兩個仲傾緊計的巨吾林布, 而我親生的骷髏兵也自草木間四出砍殺了! 20人一隊的巨哥林布小隊近乎無反擊之力下, 死左七件 、傷左兩件。果然, 傳統 RPG GAMES 中不死系怪物最底層次的骷髏兵就係戰鬥力比較底?





呸! 弱者都有弱者嘅戰鬥方法架姐!



「一齊上, 吾好比D HI HI 回氣呀!」我直情喝左出泥, 再衝前砍出了一刀, 一個巨哥林布兵妄想用他們一族的大刀來擋我手上呢一張牛頭人粗用打嘅柴刀! 結果可想而知! 佢連刀帶人一齊玩完。 但我都被佢搞到一面係血囉! 呸, 好腥呀!在我出手的同時, 我以超人的動態視力看到了身邊的戰況。 嗯, 還可以吧? 骷髏人有照我之前交帶咁做, 兩三個打人哋一個! 同絕對吾好行近我身邊! 因為我每一次揮刀都會有吾L正常嘅劍風加乘! 埋我身棧死。



點解我咁勇? 你真有在聽的嗎? (讀者: 呀! 魔王! sorry 囉, 我哋有睇, 無聽....)





             我個作戰要點係: 殺敵同時要增加兵力! 而呢樹有<<不死法師傅承>>呢個技能嘅就得我呢個魔王咁大把! 我還可以不勇嗎?! 不多斬死兩件, 我驚生吾出幾多個新的骷髏小兵啊! (辛苦晒!)



「喵!」。 隻大黃貓都吾弱, 佢係一個小貓人劍士, 閃身扭開大哥林布的斬擊, 在跳起的同時給對方抹出封喉的一刀。佢兩隻同馬都吾弱合作的用刀斧斬死了另一個巨哥林布。



「nice, good job!」我不禁的歡呼, 卻被一個巨吾林布的喊殺聲止住了。





「咪煩呀!」我一分心, 又比到位啲巨哥林布入! 我而家話晒都魔王丫, 你認為真係咁就可以打倒我? 我一閃身, 再單手一刀揮出, 正中面門, 收你檔。 實在是夠了! 岩先話完你哋, 又用dcheap 刀斬我? 好心你地吾好咁暴力啦! 我地要win win雙嬴、共同進步架嘛! 你反抗係咪吾岩先? 斬死你都要用力架嘛。


香港人有樣野好, 就係一件事做兩野就會上手。 仲會越做越好 (有heart 嘅話)。 就好似我哋而家呢檀野咁, 真係兩下散手就殺晒一個小隊的巨哥林布兵。 我除左之前嘅蝦碌同猶豫之外, 仲發現自己斬人斬得越來越順手。 hi hi  了, 不過算。 為左生存無得我諗太多! 呢次作戰都係失敗, 我殺了5個巨哥林布, 同樣只轉化出3個新的骷髏兵。睇泥下次都係自己上, 轉化多d骷髏兵好d???



3/5 睇來係我現時以殺生手段生成骷髏兵的比例吧?



但到目前為止實驗結果並吾算太差! 第一, 我d骷髏兵聽得明我講野咁去做事, 個人戰鬥力我並吾敢對佢哋有期待。但係打仗係講求群體攻擊架下? 我計算過, 睇來想短時間內生出一片骷髏兵玩人海戰是斷無可能的! 而在本次夜間作戰不出傷亡對我來說已是天大的奇蹟。 我看在之後正式跟巨哥林布族的戰鬥中, 我這小得可憐的骷髏人軍團更可能會全滅!





大業之初, 係咁架啦?!



         大乜野業? 我求存架渣! 我當然吾會忘記搜下呢班巨哥林布身啦, 有吾小乾糧同錢係身上面喎? 當然要充公啦! 轉化不到為骷髏兵的屍體啊? 跟之前一樣, 叫大黃貓呼叫佢D手下來清理, 我則呢左上樹頂偵測, 搵下一個目標。我地要趕緊去殺多兩隊散兵! 時間吾會等人。 但最令我驚嘅係果個得幾百人嘅後山大營, 仲會有幾多散兵夜巡比我殺?!



!!!!! 睇泥黃天不負有心人!



同頭先果d點點火光吾同! 係謠遠的山出上出現左一條小火龍! 吾怪得後山大營d友仔咁淡定啦! 原來有新力軍?!  吾得, 我要去睇過至得! 反正我同親生的骷髏兵係不死族, 完全不會疲倦。 正好用於急行軍。





「魔王大人, 請你比我跟埋去....」大黃貓係我交帶手尾時咁同我講。



「吓? 我吾係去遠足喎, 去殺人! 保護吾到你架!」



「我知道! 但係我身為魔王的僕從! 我吾應該係呢個時候離開您身邊......」佢大眼萌樣咁同我講, 好啦。 身為貓派傳人的我唯有應承。



         就在聖賢再之甩動他那有著呢士裙邊的斗篷、氣沖沖的下令讓骷髏兵跟上時, 看得入神的大黃貓想到了父老們從前的話語: 「德奈瑪殊大人是個溫柔的人, 也因為我們這裡的魔王是個除了愛美沒甚麼缺點的人。 這片森林才得以和平至今。」、「德奈瑪殊大人是慈悲的人, 會與弱妖的我們分享力量, 而不是一味的掠奪的魔王。為她效力是我輩的榮耀」...........





「父祖啊! 睇來我賭岩了? 呢個人係我族嘅希望! 」大黃貓用佢生硬嘅魔王話 (廣東話) 細細聲咁講, 然後默默地跟上聖賢嘅步伐。 能以幾十人起家的實力為貓人一族解放出一分力的魔王, 還有哪裡不溫柔的?







第024回完


回應啊!!! 追稿啊!!! 拜託啊!!!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