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黑風高......



又越過高山又越過谷! 呸, 我又吾L 係忍者呀。....



說時遲, 那時快。我地一群不死軍團已經係目標前方的山道中混入草木中扮死屍了。 大貓貓同佢兩隻疑似唐貓種的頭馬就呢係再後面的樹上面。我? 呢度唯一嘅天生偵測兵--- 半不死者的幽暗妖精! 堂堂魔王 ----- 我, 聖賢; 正埋伏在我方伏兵群前方兩百米左右的大樹上, 學足以前睇戲咁監視我前面落緊山的巨哥林布輸送隊!





「快Q D 啦! 我等住殺你咃架!」我一幅犯罪份子咁嘅口吻, 在內心中吶喊。 因為我幾日前仲係合人類? 所以, 內心有著不同的呼聲、無萬咁多的雜念? 咩話? 又話我暴力啦? 喂喂喂! 好似係佢地班殺搞我哋D人先架下? 你吾係想旨意我做PEACE MAKER 唱歌感動班巨哥林布咁泥解決問題吓?



咪住先, 我話晒都係一個魔王丫, 因乜叉事要同你班嘢解釋?! 而家砍人呀! 你班活係我內心深處嘅左膠, 失敗主義思想收收口先!!!





....



           在聖賢監視巨哥林布輸送隊的同時, 巨哥林布輸送隊一行六七十個巨哥林布兵, 同淪為奴隸的小貓人輸送隊苦力正徐徐的越過山坡。 「喂!都趕快點! 太陽要出來了! 在之前就要到大營,遲了, 要吃鞭子的」。帶兵嘅巨哥林布將校明顯比一般巨哥林布醒水! 佢講嘢無漏口先! 佢同其他聖賢所知識講話的底級魔物一樣, 都吾講廣東話!



「係!」一個巨哥林布兵應聲就走去鞭撻D 小貓人行快D!





「隊長!」



「嗯? 怎麼樣?」




「呀...我們派...呀很多人來! 危...危險?」果然就是智力底下的巨哥林布雜兵!說話都組織吾好! 抓了抓頭, 好不容才能將說話好好講完。佢隊長都聽到搖晒頭咁! 「不過就是些底能的弱妖! 我軍必勝!」。





「隊長! 聰...聰明!」



「啊啊! 都交給我這個睿智的巴哈哈大人就對了!」好吾對路, 佢有名?! 持名的魔物嗎?! 之但係, 我真係感覺吾到佢有幾勁喎! 呢隻甚麼巴咯咯大人又吾係壯, 仲細粒過D一般巨哥林布兵成個碼添! 更加不得之了是, 佢應該係吾用刀嘅! 佢腰間配咗把細劍。





好! 咁就等老子我襟你隻自爆制啦!



          我堂堂聖賢, 何許人也? (讀者: 我知, 毑型的魔王囉!) 係半不死幽暗精靈! 仍哋未到, 我就聽到佢哋講D乜啦! 我有超夜視; 隊伍成份仲一早睇得一清二楚添! 我僅代表絕對不是底能的弱妖反抗軍立下誓言: 「一定要將你地斑友趕出呢片森林!」。而對方隊裡有小貓人奴隸呢一點亦令我要趕翻埋位, 改變計劃: 吾傷到無辜恐怕無可能, 但我可以做得更好! 呢個時間只能讓大黃貓三人跟到前鋒去了。 要靠佢喵喵叫, 叫D小貓人奴隸共同起事或者走佬!






驚吾驚? 巴哈哈話晒都係持名魔物? 我仲有得驚咩? 我扎行晒馬啦! 對方行到眼前咁滯啦。 我仲有得驚咩?!




輸送隊的隊伍拉得很長! 前面是廿零個前鋒開路, 中間就係果個隊長同佢D親兵, 之後就係再廿零個大兵包圍住D輸送物資。 果然, 果隻巴哈哈隊長同我之前遇到過嘅懵炳巨哥林布完全吾同級數! 佢識得擺陣!




去吾去馬好呢? 無理由而家先收手架?! 唉, 燒賣就燒賣、煮到泥就食啦!










*************************


做個文明人, 要比回文啊!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