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SEM一個禮拜,原來好多人已經分左組,我呢D死毒L肯肯定都係被人分剩果批。
 
學高登仔話齋,努力讀書你慌無女埋你身? 我信,我真心信,所以開學一個禮拜都唔夠,我就已經毒係圖書館。

其實上左一個禮拜堂,好多野都唔係好明,可能自己英文好水,又咩都唔識,所以有好多野慢慢要追返上。 

突然,有一隻善良的手拍一拍我。 

「你好啊,我上CMS果堂見到你,我叫Sue,你都係BJC?」
「係.....係啊,你好...Sue。」我無意識到竟然有女仔主動同我打招呼。


「咁夜都未走?開sem第一個禮拜就咁努力?」
「因為自己成績麻麻,想努力小小追返D成績啊嘛。」
「哦!咁好啦,唔好留咁夜啦,夜晚痕管無車返出去架!我走啦BYE。」 

鳴啊!終於有第一個朋友,作為一個小毒撚,重要有人主動行埋黎同我打招呼,感動不已。

 之後自己係圖書館的一角,搞下搞下訓著左,連圖書館關埋我都唔知道,SHIT,零晨三點幾! 明顯我就係因為熱醒啦!因為連冷氣都埋。

 忽然聽到樓下有車聲,我行去窗口望,一卡卡貨櫃車使入學校,零晨三點幾洗入學校? 



然後我就想行出門口推開門出去睇下咩事,突然防盜響起,唔洗三十秒五六個人拎住步槍係門口指住我,D步槍紅外線係我身體指來指去。

 我被人用頭套蒙住,跟手就比人送上學校最高層樓,我聽到學校個電梯大大聲咁話「七樓~癡老~ SEVEN FLOOR」唔通同學校D老師有關? 

入去時候聽到密碼鎖聲又聽到好似夾萬開鎖聲,死啦,我無辜架嘛,點算?

唔通真係有咩陰謀係呢間學校入面? 我頭套一比人揭開,就見到我學系三個主要教授坐曬係度。

 就係佢整響圖書館警鐘。」個保安拉返支槍個保險掣然後企係後面。



「你係圖書館發現左咩野?」紅姐係系主任,佢個樣像呢個時候好惡!

「我咩都唔知架!我係圖書館訓著,關左門都唔知到,然後訓醒見到學校有貨櫃車駛入,咪想行出去門口睇下囉!點知到行到門口突然警鐘響起,就比你地送左上黎!啦,我咩都睇唔到!咩都唔知道,你放左我好嗎?」我話。

「你好似知道我地好多野,如果你扮唔知道都還好,但係你就係太醒目。」

紅姐拎住把手槍對住我個頭。


「不要再跟他說了啦,就地一槍「啪」了他就算了!」詹士係一個台灣黎既教授。

「又要殺人?這次誰負責清潔?還是把他活埋後山,反正又不是第一次了。」宋教授係好似內地黎,講D國語平時都好難明!

「計我話,不如就一槍「啪」左佢,然後就埋去後山,就咁話!」紅姐已經拉左手槍個保險掣。

 突然有人拍門,紅姐就走左去開門。



 「老闆,麻黃素送曬入圖書館,貨櫃車使走左。」

「嗯,出返去啦。」紅姐關返道門。 

「麻黃素......你地係學校製冰毒?呢間原來唔係學校係製毒工場!」我大叫左出黎。

「我都話你知到我地好多野架啦!睇黎都係要送你西天」紅姐準備舉起支槍對住我! 係呢個千鈞一髮之際,我講左一句說話。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