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可以幫你造到90%純度既冰毒!!」我對眼已經合埋,自然反應 ,主要因為我怕血。
「OK,GOOD,我最喜歡有利用價值的人,你需要咩器材同我講,比一個禮拜時間你,做唔到你一樣同我死!」紅姐終於放低把槍。

紅姐對高爭鞋『確確』聲,佢放低把槍係台頭,我差D嚇到賴曬屎咁。

「搵人送佢落去A BUILD底層」佢指示其中一個保安。「呢個禮拜你照常上堂,唔好打算出蠱惑,你醒醒定定,我就比多幾隻A你幫你畢業,做得好就有錢分,做得唔好,你就係後山長眠啦!」

之後我就比人送左落去A BUILD底層。

「哇,屌,呢堆野我都係向書見過,首先就係蒸餾,然後催化,呢部機係外國好犀利,結晶可以快一倍!」我就好似個細路咁係呢個幾千呎的
毒工廠周圍走。


「邊個咁夜走入黎?」有把熟悉的女聲。

「點...點解會係你?」我望住阿Sue,原來佢又有份呢件事?
「說來話長,而家我就係幫手,好似係。」我答。

跟住我就將之前發生所有事話比佢聽。

「OK,所以你就而家係度
製冰,希望你成功,重有,呢度所有野都唔會隨便同人講,唔係你同我都唔掂。」
「其實我只係想搵D零用錢,如果呢度發展好我無咩所謂。」我答。




「紅姐其實好睇得起做到野既人,只要你做到好產品,佢自然保住你。」
「不過點都無人估計到,一間咁美麗,準備話要做大學既學校,竟然係一個製毒工場。」

「你太睇小呢度啦,唔係你想像中咁簡答。」阿Sue翹起雙手,然後對雙峰露了一半出來。
「咁...即係點?」我問。

「表面睇,呢度可能只係一間學校,但你有無想過,其實學校任何一個精英,要做起犯法野,比起任何一個人都會高明。」阿Sue拿左包煙出黎,準備點火。
「可唔可以詳細小小?」我問。

「讀bba,呢度所有關於金融學科,小至幫跨國集團逃稅造數,大至幫恐怖分子洗黑錢票白、黑金政治,全部都經我地學校手。好似我地新傳呢科,表面就係讀新聞,其實就係負責聯絡全球黑市生意接頭人。重有,我地準備開理科,就係想做埋毒品同軍火,想係堆學生入面搵d做到野既人。」



「點解你好似咁熟,你都唔似Freshman。」
「我真係Freshman,我隻到咁多野,係因為我係紅姐個女。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