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要下課了。
  「好吧,今天說到這裡。」Miss Law一邊說,一邊收拾課本,準備離開課室。
  「Miss Law,請問我們的上一次作文改好了嗎?」下課前,Chloe舉手一問。
  「還未。」Miss Law平淡地說。
  「可是,我們已經交了一個月了。」明知答案如此,她仍是有點憤怒。
  「你以為Miss只教你們一班?Miss每天有那麼多學生的功課要批改,你們40篇作文怎改得及?」Miss Law並不滿意她的追問。
  「這個學年我們一共交了16份文言文練習、8份閱讀報告和6篇作文。現在已是學年末,我們卻只收回2份文言文練習,Miss Law你要我們怎樣溫習,為考試作準備呢?」原來,她是有備而來的。
  想不到,這個學生也挺有膽色。
  「你們作學生的,考試準備得不好,只懂推卸責任給老師,自己有沒有付出過努力?好好反省一下!」在班上被一個學生問責,作為老師的,當然要還以顏色。
  「我們沒有材料溫習,如何努力……」直當她想反駁時,Miss Law已離開了。


  芳淇書院,區內最頂尖的傳統名校。學校歷史悠久,校風純樸,學生優秀。每年都有不少家長爭相報名,讓子女入讀此校。學校唯一不好的,是管治專制。校內任何政策,均由校方決定,學生和家長不得有意見。
  前幾年,新校長上任,他是司馬仁。司馬校長為人散漫,處事草率,在管理方面更不用說,放任老師按心意行事,使教學質素每況愈下,學校高層十分腐敗。因此,芳淇書院的成績逐漸下跌,「第一書院」的地位也難保了。
  Miss Law,羅心慧,芳淇書院中文科科主任。入職三年,因外表出眾,又會阿諛諂媚,深得司馬校長喜愛,短短兩年已躍升為科主任,在校內更是目中無人、不可一世。
  Chloe,張巧兒,芳淇書院4A班同學。為人正直,十分自律,不容許自己犯任何過錯。入學四年,從未遲到、欠交功課或被罰留堂。她的成績一般,操行卻每年奪A。升上2A那年,司馬校長剛剛上任,她見證着學校的退步,感到十分失望,也越來越不滿。
  可是,不滿又可以怎樣?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