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試成績出了,4A班的中文科成績大跌,一向是中文科全級第一的Hannah,今次也三甲不入。下課後,大家都拿着試卷,在班上吵着,咒罵Miss  Law的教導無方。
  Hannah更在班上哭起來了:「那個垃圾Miss Law,一點也不懂得教書!中文課只會叫我們做練習,交上了又不批改,真是無能!我看她根本無心教學,只是閒着等薪水罷了!」
  大家都很同情Hannah,趕忙上前安慰她。Chloe也遞上紙巾,加以安撫:「不要緊,下年可能不是她教呢,你再一雪前恥吧!」
  「怎會不要緊!我的目標是連續六年奪冠,今年就是因為她,我連首三名也沒有!她這個只懂拍校長馬屁的女人!」Hannah越說越激動。
  這次,再沒有人回應她了,班上一片肅清。Hannah回過神來,看見走廊站着那個令人恐懼的身影──Miss Law把所有說話都聽入耳了。
  Hannah,甄月思,芳淇書院4A班同學,中文學會主席。中文能力極高,連續三年奪得中文科學科獎,今年卻因Miss Law的教導無方,首三名也沒有。
  沒有人再提起這件事,直到結業禮那天。
  4A班的總成績大跌,全班第一名只是全級第六名,完全不是精英班應有的成績。而操行方面,Chloe的操行只有B,Hannah更由A-跌至C+。二人很驚訝,拿着成績表去問個明白。
  「Mr Lo,我自問循規蹈矩,四年來從未犯錯,為什麼我今年的操行只有B呢?是不是我做錯了什麼自己不知道?希望老師不介意直說。」Chloe理直氣壯地說。
  「Mr Lo,我也十分不解。雖然我不及Chloe乖巧,但按照校規,只有多次犯規和被記小過的學生,操行才有必要給予C+,這個學期我只欠交過一次功課,也罪不至此吧?」Hannah可憐地說。


  「每個同學的操行,任教老師都有權過問,你們想想自己在其他課堂上表現如何吧。」Mr Lo沒有說出真相,但二人已經明白了。
  那個女人,還真愛算賬。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