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個Whatsapp視窗,4A同學正為Miss Law的事激烈討論。
  「那個Miss Law真是害死人,原來不只我們班,她教的其他班也是,3B和5D的中文科成績也大跌!」Don作為學生會幹事,認識不少其他班的同學,打聽了很多消息。
  「Oh fuck!5D下年便要考大學了,再給她教中文,恐怕會全軍覆沒。」Eric說。
  「接著便到我們受罪了……」Hannah害怕地說。
  「是的,我向Mr Lo打探過,我們升上F.5,只會轉班主任,不會轉科老師。」作為班會主席,Norton跟Mr Lo的關係較密切。
  「Oh shit……」同學們都叫苦連天。
  只有Chloe沒有出聲,一來她仍為Francis的事而傷心,二來她正在構想一個實際的方法,一改學校內政。
  「不如,我們向家長教師會求助吧?家長們最緊張子女的學業,要是知道子女正接受着低劣的教育,怎樣也會反對的。」良久,Chloe終於開口了。
  「不是不行,只是Chloe你不要抱太大期望。」此時,Don竟然潑了Chloe一桶冷水。
  「為什麼?」多人大惑不解。


  「學校一向高壓管治,教師專政。家教會只是虛有其名,沒有權力干預學校內政。他們的功用,只是有空便搞搞家教日旅行、中秋糖水會等濕鳩玩意,都是跟學校拉關係的把戲。要靠他們爭取權益,恐怕成效不大。」Don回應道。
  上學期,校方清拆自修室,改建為教師飯堂。這決定惹來大部分同學不滿,學生會大力反對,並向家教會求助。家長們卻沒有伸出援手,更支持校方。這件事令Don十分憤慨,對家教會亦十分失望。
  「而且……」Don繼續說。
  「而且進得家教會的,也是為了子女而跟學校拉關係。家長們又怎會得罪校方呢?」Norton說下去。
  「對。」Don無奈道。
  「但我們總不能坐以待斃吧?」Eric說。
  「是的,我們要為自己爭取。這一個暑假,我們好好利用自己的關係,找來所有家教會成員,加以游說,希望可以起一點作用。」Chloe 說。
  「Ok!我在中文學會有兩位幹事,他們的家長也是家教會成員,可以一試。」Hannah道。
  「我也問問籃球隊的隊員。」Eric也說。
  「我明天也找找樂團的人……」Norton也加入。


  「好吧,大家一起努力。這個暑假,一定要游說成功。」Don也鼓勵了一句。
  一時之間,大家的士氣十分高昂。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