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不容易,Norton終於找到了家教會主席——周太太。今天,他、Chloe和Eric約了周太太見面。
  「周太,您好。我是高子傑,芳淇書院4A班的班會主席,你可以叫我Norton。」
  「您好,我是張巧兒,Chloe。」
  「許天俊,Eric。」
  「你們好。」三位同學自我介紹後,周太平淡地說。
  「周太,今天我們約見你,是想請求你幫忙的。」Chloe單刀直入。
  「噢,可以說說發生什麼事?」周太似乎樂意幫忙。
  接著,三人便把事情的來龍去脈訴說一次了。過程中,周太一直若有所思。
  「所以,我們希望周太你以家教會主席的身份,呼籲家長們關注此事,並向學校反映,要求校方問責,甚至轉換老師。」說完後,Norton清楚地提出請求。
  周太沉默了數秒,才說:「同學們,謝謝你們這麼看得起我,找我幫忙。也很欣賞你們這麼有Guts,向學校發表意見。但是,我聽完之後,並不覺得有必要幫助你們。」


  聽到周太的拒絕後,大家十分失望,但Eric仍追問了一句:「為什麼呢?」
  「首先,我不認為兩位同學的操行,是一個老師可影響到的,你們何不想想,自己平日的表現如何?其次,老師教得好不好,從來都是一件主觀的事,不能有幾個學生不滿意,便大力投訴的。而且,即使老師教得不好,你們下年便F.5了,很快便畢業,不必多生事端吧。」周太大條道理地說。
  「我們不是沒事找事幹的——」Eric激動地說,,卻被Norton阻止了。
  「好的,我們明白。謝謝周太你今天抽時間見我們,我送你出去吧。」Norton說完,便起來送別周太了。咖啡室內,留下Chloe和Eric。
  「為什麼Norton要阻止我?為什麼你又一言不發?」沉默良久,Eric責問Chloe。
  「沒用的……周太根本就不想幫助我們,你看她一字一句也在說是我們的錯,就知道吧?」Chloe失望地說。
  「而且,周太的兒子下年便考大學了,他要得到校長的推薦信,母親也不該給學校添麻煩吧。」Norton送完周太,回來坐下說。
  「原來你一早便知她不會幫忙,為何要浪費時間!」Eric責備道。
  「不能坐以待斃,是你說的吧。」Norton回應。
  「唉……」三人再次歎息。


  4A同學的努力,沒有得到回報,除了周太,其他家教會成員也不願意幫助他們。這次求助計劃,正式宣告失敗。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