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不起……」晚上,Don在Whatsapp group中告知大家,校慶日他不能幫忙了。
  「不必道歉,這也不是你們的錯。當務之急,我們還是想想Plan B吧。」Norton說。
  「往年交流會的台下發問環節,也鮮有同學舉手發問,我們踴躍舉手,老師們也不得不給我們發問吧?」Eric說。
  「Miss Law推得Don 下台,便不會懶於找人做媒發問啦!」Hannah回應。
  「那看來交流會請願也行不通了。」Chloe說:「交流會結束後,便是舞蹈表演。之後校監便會到處參觀,巡視學校,利用這個時機又如何?」
  「大致也行得通,我們要接近校監,老師們也阻止不了。」Norton說。
  「那我們要不要遞上請願信?像社運人士一樣。」Don傻傻地問。
  「也先準備吧,我們開口後,老師們一定會速速送走校監,只以對話請願,恐怕校監也聽不及。」Norton說。
  「好的,請願信由我準備吧。」Hannah說。
  「麻煩Hannah了。」Don說。


  「不過,我們也不能太指望參觀時間的機會,面對這班老師,要有幾手準備。」Norton說。
  「是的。距離校慶日還有一星期,我們要多想幾個方法。」Chloe說。
  接下來的一個星期,5A同學除了上課,便是計劃請願的事。有同學計劃買通Helpers,要他們在台下發問環節出手,擅自把麥克遞給自己人;有同學計劃製作橫額,在交流會上展開,以獲得校監的注意;有同學計劃派發黃絲帶,讓同學戴在右手,在交流會上高舉右手,並離場抗議……總之,就是各出奇謀,務求請願成功。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