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慶日,各人整裝待發。
  Helpers買通了兩個,他們答應在首3次發問內,把麥克遞給5A同學;橫額已準備好,負責同學把寫著「強行暴政 毀我芳淇」的橫額藏在課室內,準備在交流會中,老師不留意時,偷運入禮堂,並展開之;黃絲帶應派的也派了,各人約定在老師宣佈交流會完結時,高舉右手,離埸抗議。
  校監到場了,校方先接待他到校長室,與校長互相問好。然後,待各班有秩序地進入禮堂,才恭請校監上來。
  「怎麼現在還未通知我們班進入禮堂呀……」心情興奮,正準備幹一番大事的Eric坐在課室內,很不耐煩。
  「是呢,今天進入禮堂需時特別長。」手執請願信的Hannah也奇怪地說。
  「校方不是禁止我們班進場吧!」Don驚惶地說。
  「老師們沒有這個打算,只是要逐個同學檢查儀容,花了些時間罷了。」Miss Law聽到Don的說話,一邊回應一邊走回課室。
  「屌,大家知咩事啦。」Eric不忿地小聲說。
  是的,大家也知道發生什麼事了——老師們正在拿走同學的黃絲帶。
  「噓!小聲點。不要生氣,我們還有Plan C。」Chloe 撞一撞Eric的手,提醒並安撫他。


  漫長的檢查結束,各班已安坐禮堂了,拿掉的黃絲帶約二百多條,從手中、口袋中、銀包中……什麼地方拿掉的也有,一早把黃絲帶戴在右手的同學,更被記操行留堂,原因是儀容欠佳。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