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正:圖中「有人在起趕墟」應為「有人在趕墟」

每個人都有他的選擇。
 
有些人會聽朋友的意見;有些人會隨波逐流;有些人會相信自己;而有人會相信這個世界上有神的存在,而神是有能力可以主宰一切,於是盼望以各種方法去親近神,或是嘗試跟神溝通。
 
而求籤就是其實一種主要的方法跟神祇溝通。
 


聽說元朗大樹下天后廟可求靈籤,求來的籤文全都會靈驗。
 
當你站在兩難之際,你會選相信自己還是去求個籤偷竅未來呢?若然不求籤,未來是否真的在自己手上?
 
**
 
他們在宿舍的公共空間內,以各種姿勢睡覺。宏謙趴在鋼琴前;王旺躺在地上,雙臂枕在腦袋後面;甯兒側睡在沙發上,抱著電話,蜷縮著身體;嘉淩則在睡袋裡,把睡袋蓋過自己的頭。
 
一大伙人的電話同時響起來了,這兩天,他們都不敢把電話調到靜音。
 


「短訊!」王旺伸出手,在四周搜尋著手機。
 
「喂,醒啦!有可能有消息了!」甯兒用手拍打著在沙發下的嘉浚。他探出頭來,說:「吓?」
 
王旺拿起手機,把頭湊向前,說:「屌!是Hall O Camp群的無聊短訊!大家繼續睡吧,唉五點多的時候,我們還要起床出發呢。」
 
這是珍莉失跡的第二天,他們本應是最後目睹她的人。
 
**
兩日前,他們一行五人相約行山,走元荃古道。


 
珍莉遲到了整整兩個小時,仍還未出現。大伙兒都急了,因為再晚出發,就會天黑了。他們就坐在行山徑的起點,一直等著珍莉的來臨。
 
「到底要等多久呀?再不出發,我們就真的不用出發了。」王旺最不耐厭。甯兒說:「你就別著急,她說她快到。」「要不我們下次再去吧,再遲出發的話,我怕我們趕不急在日落前到大棠。」宏謙提議著。嘉浚點頭,和議著:「我們就等她來,然後一起找個地方吃Tea就好了。」
 
王旺有點不滿,道:「難得大家可以抽空出來行山,怎樣也要走一走。要不叫她從後趕上吧。」他從袋裡拿出電話,想打電話給珍莉。
 
「但一個女孩子自己行山,恐怕有點不安全……」宏謙低聲說。
 
「喂?Jenny?我們先出發,你待會兒自己趕上來吧,我們在田夫仔營地等你呀,好嗎?」王旺問。其它人面面雙覷,不知如何是好。「那好吧,在營地見,記得迷路要用Google Map!」王旺續說。「拜!」
 
他掛了電話後,興高采烈地說:「好!我們走!她說她自己會來!」「這樣真的好嗎……」甯兒的聲線漸漸沉下來。「走吧。」王旺推了甯兒一把,其它人也跟上前了。「有Google Map,別擔心!」
 
從那一刻開始,珍莉就好像人間蒸發一樣,沒再回過他們電話,沒再發短訊給他們,從此消失在人海中。
 


是他們丟下珍莉的……是他們丟下珍莉的……
 
 
**
那天早上,珍莉陪婆婆到聯合醫院覆診。雖然覆診紙上寫的時間是十時二十五分,但最後她們到十二時半才見到醫生,之後還要等候拿藥,又等了半個小時。要知道香港的醫療服務,若非急症,是出了名地慢。
 
她心急如焚的送婆婆回家,然後揹上背包出發。
 
珍莉想也沒想過她的朋友會這樣丟下她,但她也覺得,自己遲到活該受這樣的懲罰。她沒怪罪他們。
 
她趕到元荃古道入口時,已經是三時許,那時候天依然澄明,太陽還耀眼到你不能直視它,但此時,已經沒有人會再走進去了。
 
她沒有感到害怕,一鼓作氣的爬上樓梯,再經過引水道,又繼續向上爬,爬過了一層又一層樓梯。她看著手錶上的時針和分針一直在轉動,她知道她必須要再走快一點。
 
好不容易走到第二個涼亭,她停下來,決定要喝一口水,順利打電話給王旺等人報平安。


 
她拿出手機,發現手機只餘下四分之一電量,心感不妙,於是趕快地撥電話給王旺。「喂?王旺?我在第二個涼亭了!」電話是接通了,但卻沒有人回應。她覺得很奇怪,於是再試多一次,電話再次接通了。「喂?你聽到我說話嗎?」
 
此時,一輛載貨的手推車在她面前經過,緊隨後面的是一位老伯,身穿淺灰色的、寬袍大袖的上衣。珍莉看到他,他對她微微笑。
 
「小姑娘,你在趕去元朗嗎?」他問。「對喔,我的朋友在前面等我哦。」她回著。老伯用手抹抹額頭上的汗,回道:「噢,其它行家也早就出發回去了,我現在已經算遲了。」「回去?」「對呀,今早我們在趕墟呢!」「趕墟?」
 
她覺得面前這個老伯不太對勁,於是就趕快把水樽和電話收好,跟老伯說了聲再見,便急步繼續向前走。
 
她沒發現,那輛手推車是木製的……
 
此時,她聽到前面有幾把人聲,於是心也覺得踏實了,以為以前有人……
 
趕墟嘛,前面一定有人……
 


**
 
「起來呀,起來呀!」王旺大叫,一邊拍打著身邊的人。「我們要出發了!」
 
「天啊!天還黑呢。」宏謙坐起來,伸展一下,站起來。「我們要起來找Jenny了!她已經失跡兩天了!」王旺認真地說。「警察那邊還沒有消息嗎?」甯兒也坐起來了。「沒有,Jenny的媽媽說,若是收到警察的消息,會第一時間通知我們的。」王旺翻看著手機。
 
「那好吧,我們也應該要盡力去找她,畢竟,這是我們的錯……」嘉浚的聲線沉下來了。「都說是你!」甯兒不屑地看了王旺一眼。「你們都默許我這樣做的!」王旺慌了。「但帶頭的是你!」甯兒瞪著眼。
 
「你們搞甚麼鬼,別內哄!現在這個時候,我們更應該要團結起來。」宏謙道。甯兒沉默了。「好,我們現在來討論一下今天要做些甚麼,別再亂探索了,要先好好計劃一下。」宏謙吩咐大家坐下來,相討一下接下來的計劃。
 
嘉浚拿來地圖,地圖上有很多紅色的交叉,有些部份被填上了瑩光黃色。他坐下來,道:「這些地方都是過去兩天我們去過的地方,我們基本上已經走遍了整條古道,還有周遭的位置。若今天還要搜索的話,就要再深入一點,走進森裡面找。」
 
大家都沉默起來,這是前所未有的蕭靜。
 
這是絕望的氣氛。


 
「大家想不想走偏門?」王旺的聲線劃破了半空。「偏門?」宏謙有點興趣。嘉浚問:「我們去問米?」「問米是問死人的。」王旺回著。「會不會Jenny已經死了?」甯兒的聲音抖著。「別亂猜。」宏謙靠近甯兒,搭著她的肩膀。
 
「我們去求籤,去大樹下天后廟求籤。」王旺說。
 
王旺戴上他的厚眼鏡,突然認真起來。他個子小,身穿一件藍色裇衫加黑色褲。那件裇衫看起來不太稱身,有點長,剛蓋過他身體上最重要部份,感覺有點蓬鬆,更顯得他短小。
 
他是大家的大學師兄,二十四歲的他,從小跟著父親在商場打滾,十分迷信,左拜拜、右拜拜的,還特意到泰國紋經文在身,說可以增加人氣,跟這一代的九十後不一樣。
 
「我也聽說過大樹下天后廟很靈,人們都到那兒求愛情、求事業,但可以尋人麼?」嘉浚問。「當然可以,有聽過白沙村姦殺女童那件事嗎?」王旺一本正經地說。眾人皆搖搖頭。王旺於是繼續說:「那時候,警察到過天后廟問那個女孩在那兒,存不存在,然後他們求得籤,籤上有『白』字,這為他們們帶來了很重要的線索。最後,警察均在白沙村內找到兩個女孩的屍首,並且找到了兇手。」
 
「如果真的那麼靈,不如我們都去試一下。」宏謙道。
 
「又去?……」甯兒半信半疑。嘉浚點點頭。 


(待續...)


呀刁
http://www.facebook.com/artiutiu
IG: janustiu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