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日炎炎的早上,獵鷹在酷熱的天空上盤旋着,飛到了政府總部的塔頂上駐腳。牠眺望着蔚藍的蒼穹,又遙望着滿地的風雲。政府總部外喧鬧沸騰,只見草地上聚集着一群又一群的記者、攝影師。有的忙着把麥克風的電線拉好,有的忙着調較好鏡頭的焦點。
     
       「楊皓輝來了!」傳媒中七嘴八舌的人聲夾雜着「咯嚓、咯嚓」的快門,一切目光都集中在迎面而來的一群少男少女!為首的一名少年雙眼炯炯有神,閃光燈在他那黑色短袖汗衫身上不停的閃爍。
       
       一位一臉熱切的女記者立即衝上前把麥克風遞到少年面前,開門見山地問道:「楊同學,對於中央政府聲言對香港特首選舉的標準,你有甚麼看法?」楊皓輝深呼一口氣,然後聚精會神地應着:「其實中央政府訂立這所謂標準的原因很簡單:就是想特首是一位對北京絕對服從的政客,換然之,中央想香港怎麼樣,他便要令香港變成怎麼樣 – 試想想?這樣合理嗎?一國兩制,何謂兩制?就是港人治港,香港人有權利掌控自己的命運,而不是被一個單單一個黨派主宰一切!香港人怎能容許只有這種領袖作為既定選擇?」
       
      好幾個麥克風在這少年前面排成一列,一位男記者又肅然攻來:「那接下來你們會有甚麼行動?」楊皓輝道:「我們接下來可能會繼續舉行大規模的示威,更會盡量呼籲不同學校的代表加緊合作,去大力宣揚我們的信息。中學生年紀需小,但絕對應到了建立好自己判斷能力的階段了。因此大家都有關心社會,關心政治的責任,尤其是在這重要的時局中…」
       
       回答完所有問題後,他帶領同伴們步走了,接下來一連串的「咯嚓、咯嚓」又在他們的黑衣上響起。
       


      「大家今天辛苦了!再見!」「你也要好好休息啊!」學雲思潮就這樣完成了一個早上的奔騰。皓輝、若婷和家權坐上了私家車的後排,疲態盡現。「龍哥,可以開車了! 」坐在司機旁的博瑜道。
          
      車子在一瞬間飛奔着離開,融入這城市的繁華交通之中。
   
      家權:「唉…有又有錢,又支持自己搞學運的父母真好。自由之餘辛苦完又永遠有私家車搭…」
         
      博瑜:「呻甚麼啊?你現在不就有順風車坐了嗎?」
          
      皓輝聽着雀躍起來了:「那最重要的是有這樣家庭背景的朋友真是正!」
         


      博瑜鄒着眉轉頭問他:「這樣說那你們接近我就是為了這意圖嗎?」
         
      皓輝:「對啊,不然為了甚麼? 」車上隨即眾人歡笑起來。
         
      若婷苦笑着,忍不住說了:「夠了吧你們這班友!」
         
      車上的喇叭漸漸播出了熟悉的前奏。皓輝道:「 哎呀我們不亂說了。我們之所以能成為朋友,就是因為我們…有共同的決心,共同的理想!」他抬頭凝望着窗外的藍天,好像今天香港的天特別藍一樣。
           
      前奏播完了,四人開始滿懷熱情地開口唱道 :     
           


       今天我 /寒夜裡看雪飄過 /懷著冷卻了的心窩漂遠方 /風雨裡追趕 /霧裡分不清影蹤 天空海闊你與我 /可會 —
         
      「且慢,我們這樣會影響龍哥駕車的,很危險!」家權突然道。
           
        皓輝:「你怕甚麼呢,反正現在你都要下車了。」
         
        「係喎。」家權看看窗外,然後車子停下時他跟眾人道別後,急忙下車了。
           
      車子裡少了一個人,空間頓時寬多了。若婷原本坐在中間,為了舒服些也遷往家權原來的靠左一角了。她連打了幾個呵欠,頓時意識到自己有多累,漸漸靠着椅背呼呼大睡了。
          
      博瑜輕聲道:「皓輝,你現在要去補習,不是又要『變身』了嗎?」皓輝恍然一悟:「對呀,差點忘了。但是…」他望着旁邊的若婷。家權:「怕甚麼?她現在在睡呢!」
           
       皓輝點了點頭同意。他輕輕地把那標志性的黑色短袖汗衫脫下了,乍看自己全身都是汗,忍不住拿出毛巾擦了一番。他又從背包拿出粉藍色的格紋襯衫,連忙將之穿上後,迅雷一般地扣好所有鈕子,然後脫下了牛仔褲 。
   
       此時,車前的綠燈突然轉色,龍哥急忙剎車。若婷旋即被振醒 —


       
     「啊!!!!!!!!!!!」
         
      博瑜轉頭望向一臉吃驚的若婷,含笑道:「怎麼樣?紅色的嗎?」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