補習社的冷氣威力無窮,把所有學生的靈魂都困在體內,不容任何人在這處魂遊太虛。皓輝戴上了眼鏡,格紋襯衫配上棕色西褲,打扮端莊得隱隱若市。銅鑼灣街上很多人都認不出他正是無人不曉的學雲思潮召集人楊皓輝了。「同學,這是你的筆記,麻煩請往三號課室…」
         
      「各位同學大家好,歡迎來到我第二期的暑期課程。你們要快點準備上課了。接下來的一課將會很刺激!」電視機中的補習老師洶涌地開始授課,皓輝使勁地把文具拿出安頓下來,一邊又對身旁的男生喘着氣說道:「Yeah!時間剛剛好!」
         
      那男生一臉沉靜,一瞧見皓輝這副狼狽相,悠然地笑了。他那舒服的臉龐和溫暖的微笑,對皓輝而然就如一股清泉,令他暫時忘卻了閃光燈下的壓力。好像他在那一刻不是甚麼學運領袖,只是一個平凡中學生 — 鍾君賢的好朋友。
   
      充實的一課好像很快就結束了,楊皓輝和鍾君賢來到了一所餐廳。
        
      鍾君賢欣賞着周邊精緻柔和的裝修,輕聲對皓輝說道:「哇!我們今天竟然吃得這麽闊綽呢。看看餐牌,還要『加一服務費』!」
         


      「嗯,反正這一陣子我們這麽少機會見面,闊綽一些也沒所謂吧!」皓輝懶洋洋地靠着軟綿綿的椅子道。
        
      「好,那這一頓飯就你請我吧!」
       
       「你神經病。」話音未落兩人都歡笑起來了。餐廳裡播放著西方爵士樂,一碟又一碟漂亮的菜式被送到客人面前。皓輝一邊吃着,一邊談及補習課堂:「你有聽到他剛才說的考試死穴嗎?我發覺我通通都犯了!」
         
       君賢道:「我也犯了很多呢!接下來的十幾天我應該多抽時間練習了。」君賢看着窗外奔騰的人羣,悠閒得意地道。這種空閒的時光好像特別令人輕鬆。不用趕時間,也不用為事情煩惱。他托着腮子,指尖在滑溜溜的智能手機屏幕上滑動着。
       
       皓輝誇張地垂直張開雙手,弄出趣怪的表情:「唉,接下來我的時間也所餘無幾了。我還有一大堆暑期功課呢!」。君賢見狀也忍不住笑了:「誰叫你是學雲思潮召集人,天天都肩負重任呢?」
         


       聽到這句,皓輝想起一點事情,不禁低着頭沉思半晌。君賢依然看着手中的手機,正看得入神。皓輝疑惑地問道:「你在看甚麼?」
         
      君賢聽後神色腼腆,又立即擠出笑容看皓輝:「哈哈,我也成了低頭族了。」他連忙放下手機吃東西。碗裡散發的熱氣逐漸散開,一片迷濛的景色在兩人之間流連。看着霧氣輕輕地覆蓋着君賢的臉,皓輝心裡的謎團又多了。
         
       皓輝和君賢自幼稚園以來便是好朋友。他倆一同成長,一同學習,一起奮鬥,從同一所小學升到同一所中學。隨着皓輝眼中的香港變得越來越波譎雲詭,他對社會運動的事務的熱情便變得越來越熾熱。漸漸,他在社會上佔據了耀眼的位置,兩人之間的距離遠了,但依然是最要好的朋友。
        
      可是,奇怪的是皓輝總是經常摸不透這位好朋友的心思。他自討沒趣,看着窗外的芸芸眾生想着。
        
      「怎麼可能?」突然,另一張桌子傳來一陣爭論,君賢定睛好奇地看,皓輝見狀也轉身探頭觀察。
          


      一位與他倆年紀相若的男生爭吵着:「你們餐牌上明明說好了『加一服務費』,現在我已經多給了你們一蚊!為甚麼我要付這麼多?你們想搵我笨啊?」
          
      一位伙計一臉不悅地道:「先生,我們沒說是一蚊啊?你在餐牌上能找出個『元』字嗎?加一就是加10%!」
         
      男生道:「那你們有寫『%』嗎?」
          
      那伙計開始面露難色,現在已經有好幾個伙計圍着男生站了。
        
      皓輝連番暗笑,悄悄對君賢道:「真想不到有人這麼笨!哈哈!」君賢越看越不舒服,回道:「不如我們去幫幫忙吧。」
       
      其中一位伙計看着兩人走來,頓時一驚:「你不就是那個….」那男子一轉頭,看到皓輝也嚇了一跳。
      
      皓輝一臉認真地道:「老友,加一服務費在香港的確通常是指加1%。他們的確沒騙你啊。」那男孩開始迷惘起來了,難道學運領袖也會搞錯嗎?他疑惑地又看一看皓輝身旁的君賢,君賢也苦笑着向他點了點頭以示這是真的。
       
       男生的怒氣一下子被潑息了。他低着頭,一臉尷尬地道:「那…真的對不起。但是,我…剛好不夠錢…」


        
      眾人驚愕地望着他。
       
      他傻氣地道:「我剛才看着餐牌,是計算到剛剛夠錢才點餐的。」一片死氣隨即滲進眾人之間。
       
      君賢二話不說就把幾塊錢放在桌上:「我幫你付吧。從此要記住『加一』是加1%啊。」
         
      「謝謝你!」
          
      「沒關係。幾塊而已。」君賢悠然從心地向他笑道。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