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密特上校剛離開醫療室,左腿突然傳來一陣疼痛。
這不是他第一次被捲入軍管政治的黑幕中,這左腿便是最好的證明。而每一次舊患發作就仿佛在提醒他不能重蹈以往的過錯一樣。
 
上校閉上眼睛沉思著,過往的學生,以及剛失去不久的戰友一一浮現在眼簾內。
「這一次一定要守護好你們‥‥‥」
此時他聽到後方傳來急速的腳步聲,他整理好思緒,深深呼出一口氣道:「還有有什麼事,妮哥?」然後轉過身來,卻眼見一個不怎麼熟悉的人物。
 
「我記得你,好像是加爾文的部下吧。」
「是的長官。我是李飛少尉,於剛才的作戰中部屬秋藏紅CHARLIE小隊的駕駛員。」
 


看著眼前這個亞洲人,舒密特在他身上感受不到一點下級的應有的姿態。
面對著長官的李飛,他眼光中帶有一絲狡黠。透過掛在他臉上微微上揚的嘴角,還能看出一點的狂氣。
上校帶著疑惑的目光向他問話:「所為何事,要你走得這麼趕急?」
 
李飛終究是忍不住笑意,嘴角更是向上提高。
 
「來自軍事管理委員會的口訊。上校,請跟我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