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恆久基地有個傳聞。傳聞在基地的地下某層,有著聯合國特務調查組織「權威十二」的領地。現在,在舒密特眼中看來,這個傳聞很有可能是真實的。
 
「咚!」
彷彿是為了說明自己的存在,舒密特上校的碳纖維義肢為他宣佈了他的到來。環視四周,這個會議室對舒密特來說十分陌生,並不是常用的會議室,應該說,比起會議室,這裡更像是一個審訊室。
 
房間中沒有人發出聲音,在長方型桌子後則坐著三個男人。他們面向舒密特,默默注視著他。而桌子的一旁站著一名持鎗軍人,從他的臂章上繡著的簡寫「DP」可得知他隸屬恆久基地的內部紀律部隊。舒密特並沒有看到自己的副官,這讓他有一點不詳的預感。

「感謝你的服務,李少尉。你現在可以退下了。」

命令般的聲音打破了持續不到半分鐘的沉默。在桌子的最右邊,一位穿著筆挺西裝的中年男子向李飛說道。


 
「是的長官。」李飛向西裝男子點了點頭,欲轉身離開之際,又開口說:「長官,對那兩個人的最低處分‥‥‥」
 
說到這裡,西裝男子的眉頭突然一皺,桌子最左的男子卻搶先發聲了:「我說那個李少尉,搞清楚自己的身份。你能為我們服務只因你提供的情報足以讓我們行動。你並沒有權力得知我們如何處分那支部隊。」
 
男子說的不是「那兩個人」而是「那支部隊」。「部隊」所指的自然是秋藏紅了,當然也包括李飛在內。
 
舒密特斜視著李飛洩氣地走出會議室,又冷眼看著剛才發話支開無關人等的男子。他看起來只有二十多歲,身穿長袖白色汗衫和牛仔褲,一看便知沒有梳理好的頭髮遮及眼睛,沒精打采地癱坐在椅子上。在莊嚴正式的會議室裡,這年輕男子的打扮未免過於簡便。
 
「舒密特上校。」在三人正中間,穿著整齊軍裝的老年男人發言了。簡短的話語把舒密特拉回現實。他繼續說:「那麼,就秋藏紅在搜索高原一的任務時發生的「POINT52二次事件」,我們需要你的證言去決定下一步行動。請你從你的角度-最高行動指揮官,去描述事件的始末吧。」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