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正式宣佈,對異星生物特勤隊​—『荷魯斯之眼』正式成立!」法蘭上校不慍不火的聲線在預備室裡回響著。
 
「我反對。」承受著在場十數人的視線,妮哥對上級長官的命令提出了異議。妮哥繼續說:「歌德第七分隊承擔著基地的巡邏護衛任務。屬下不認為破壞大隊的輪換制度有什麼好處。」妮哥之所以反對,並不是因為她口中說的理由那樣,而是由於這趟渾水已經令兩個指揮官下馬,一個調查中隊幾乎全滅。出於保護隊員的初衷,她不認為僅投入一個大隊能改變些什麼。
 
在眾人來得及點頭認同之前,法蘭上校當即就搖頭回答:「駁回。你們是全個月面基地首個面對那些異星生物作戰的部隊,存活下來的你們更是當中的精銳。這也是舒密特的意思,妳也不想看到因為妳不願挺身而出,而令基地的人員無辜被殘殺吧。」
 
話已至此,妮哥再作什麼反駁的話就顯得過於懦弱了。涼也不發一言,只是靜靜地盯著法蘭上校,試圖在他眼裡看出他的意圖。也許只是涼也多疑,法蘭並沒有對他的凝視有什麼心理上的動搖。他只是用交疊在胸前的左手對他做了一個動作。
 
涼也十分熟悉這個動作,只因這套手語系統是以前舒密特為了方便與他聯絡而做的,這世上應該只剩兩個人知道,看來現在變成三個了。他收回了略為震驚的表情,只是與上校互相微微點頭。
 


「好了,再爭論一秒,那些生物就離我們再近一步。現在開始任務簡報!」
警報聲還未停下,提示眾人危險正在逼近。注意到的法蘭把話題帶回正軌後便把簡報的任務交給副官了‥‥‥
 
「就是這樣。你們有五分鐘時間準備,然後到機庫出擊。解散!」
 
二十五架新式MMU在機庫等待出擊。
機體上下充斥著一副趕製而成粗糙感,上面的塗裝幾乎可以說是沒有,只有基本的灰色保護漆和在左臂裝甲上清楚可見的英文字。

看見新機體的駕駛員們一掃緊張氣氛,像小孩一樣手舞足蹈地討論了起來。「這‥‥‥這是什麼」「從未見過這型號的機體,是新型機嗎‥‥‥」
眼尖的古尼指著機體左手臂「看!上面好像寫著什麼字!」


「Courier‥‥‥當我們是信差嗎?」原歌德七隊員志帆自嘲著,引得眾人不感苦笑,然後尷尬的沉默籠罩著機庫。
 
「說起名字,我們的隊名好像叫荷魯斯之眼吧,感覺真符合我們現在的處境啊。」隊內通訊顯示著羅素的名字。

他沒有和誰交談,仿佛在自言自語,卻為這支拉雜成軍的隊伍打開了話匣子。「是這樣嗎?我單純覺得挺帥氣罷了。」原歌德大隊隊員們也不以為然,接下了話題:「好像是有守護的意思在內。」書蟲見此機會,當然大拋書包:「還有遠離痛苦,戰勝邪惡的含意。」「欸,這樣啊。」他得意洋洋地解釋,但沒有換來多大的反應。

「閒談到此為止,全機做好出擊準備!目標是前往賽科諾伯斯克隕石坑佈防,迎接向基地方向行進的異星生物集團!」在新隊伍裡,身為少校官階的妮哥理所當然地成為了隊長。她繼續出撃前的最後任務布置:「第一小隊的隊長是我,第二小隊由迦太基帶領,第三小隊由古尼帶領,第四小隊由志帆帶領。一之瀨,你負責第五小隊。」似是不太放心涼也的狀況,她又補充一句:「上尉,給我看好我交給你的人。」她卻是不知道涼也這時狀態十分良好,完全不像剛被釋放的囚犯。他眼裡有著以往妮哥未曾見到過的熱情,這是當然,上一次他露出這種眼神,是與舒密特潛入蘇聯的時候。
 
「Horus 5-1收到。」涼也簡短而有力的答覆為所有隊員收拾好出發的心情,聽到他那自信的聲音,妮哥在駕駛艙裡暗自點頭。
「很好。那麼,這是荷魯斯之眼的首戰,想升官就給我好好表現,出發!」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