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耳的警報聲持續著‥‥‥

「一之瀨涼也中尉,你被釋放了。跟我出來」毫無起伏的話語傳到涼也的耳中,但迷迷糊糊的他並不是很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跟我出來,你的宣判已經下來了。」傳話的軍人重複了一次,就再也沒有等涼也反應過來,二話不說便一把將他拉下床押走。

被押送的這段時間,涼也心中有很多的疑問。
釋放,也就是無罪復職?那麼加爾文呢?先一步被軍管會帶走的他怎麼了?
上校和妮哥怎麼了,感覺好像把他們也拖入事件了‥‥‥不,上校肯定知道些什麼。
多瑠‥‥‥看見那麼殘酷的畫面她一定很難受吧。
還有這警報是怎麼一回事,從剛才開始一直在響個不停‥‥‥



漫長的思考因為涼也進入作戰準備室而終於得到停止。
涼也在熟悉的房間裡見到熟悉的面孔,妮哥,李飛,羅素,書蟲和一些歌德第七大隊的隊員都在。他們看起來狀態不錯,只是李飛看向涼也的眼神有點奇怪。『是憤恨?不對,好像是不甘‥‥‥應該只是錯覺吧。』涼也沒有將此放在心上,因為現場有點奇怪。

往常的行動指揮官舒密特上校並沒有出現在現場。

取而代之,一位穿著整齊軍裝的老年男子走進了​準備室,在他身後的正是舒密特的副官。一個是原本由軍管會安插在上校身邊的線眼,一個是未曾見過面的上級軍官,涼也對上校的去向有不好的預感。

「就著POINT52二次事件的調查,管理會對以下人員已經有了適當的處分。」
副官她用一貫的平靜宣報,和強烈的警報聲形成奇怪的對比。



「羅素 哈帕士官長,班 賀普上士,李飛上士,因保護要員有功,獲晉升一級。」
「一之瀨涼也中尉,因保護要員,臨場應變以挽回全滅事態有功,獲晉升一級。」
「​加爾文 謝魯特上尉,涉嫌多項違反軍紀以及反人類罪。目前因其取向不明,暫時繼續禁閉刑罰。」

涼也聽完眉頭一皺『看來軍管會是截取了隊內通話記錄來判斷的‥‥‥』
見到副官還未結束,他有不好的預感。果不其然,她似乎還有話要說。

「舒密特 米勒上校因擅離職守,監管不力,即日起調遣到地球聯合國戰略部門。」因為現場有不少是舒密特的舊部,在副官還未說完,討論聲已經吵得像一壺沸騰的水。強忍住心頭的怒火,涼也嘗試不把情感表露出來『調走經驗老到的軍官和同袍,是想告訴我們無論是誰,只要他們有那個意思就能隨時把我們處理掉嗎!』應驗了涼也不安的預感,看來軍管會不能容忍上校的存在。只是,不知為何副官的表情並不像勝利者。



「咳唔!」副官身前的老人清了一下咽喉,準備室馬上被老人那雄壯又具威嚴的聲音震住。他踏出一步說:「時間無多了,你們面對過的那些傢伙回來了。不過,這次我們已經有準備了。」他微微一笑,掃視著在場所有人,眼神和笑容中帶著一點狂氣。

以刺耳的警報聲作背景,他繼續未完的話:「我是你們的新指揮官—法蘭 卡遜上校。我正式宣佈,對異星生物特勤隊​—『荷魯斯之眼』正式成立!」

 
已有 0 人追稿